蘋花浅记

[已注销]
2018-01-06 00:34:12

《纵放悲歌》的再版。写明代江南四大文人祝允明、唐寅、文徽明、徐渭的诗情品性之底蕴。

从狂诞一世的祝允明在儿子祝续任翰林庶吉士之时诚惶诚恐的附诗勉励道“望应非曲雪,功欲得真儒”叹不愿子嗣打破陋习陈规,追求新的价值才是导致饱学之士身陷囹圄,社会僵化的真正原因。

从《唐伯虎集》轶事窥见《红楼梦》的黛玉葬花是引子畏(唐寅)哭花、葬花、感花伤己而作诗之典故。唐寅风流多情,更是妙笔生花“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向往自由“生涯画笔兼诗笔,踪迹花边与柳边。”生死之际他再三思忖写下:“他年新识如相问,只当漂流在异乡。”

文徽明喜伴石湖吟细雨,面对趋迫淡然处之。虽被王世贞贬谪:“大抵徽明诗如老病难摩,不能起座,颇入玄言;又如素衣女子,洁自掩映,情至亲人,第亡丈夫气格。”但却继承宋诗清质雅丽之遗风,是我最为欣喜,深感赏心悦目之品作。

对徐渭的诗的分析与着墨,可谓层次最为分明。其人生亦是一波三折,被胡宗宪重用、受幕僚之辱、自杀未遂、发狂、弑妻、入狱。喜欢骆先生写徐渭诗词歌赋魂画曲兼环绕对花卉草木的意象吟咏可见偏爱一章“因思花草犹难辍,却悔从前受一经。”花草永远令他留恋,读经书

...
显示全文

《纵放悲歌》的再版。写明代江南四大文人祝允明、唐寅、文徽明、徐渭的诗情品性之底蕴。

从狂诞一世的祝允明在儿子祝续任翰林庶吉士之时诚惶诚恐的附诗勉励道“望应非曲雪,功欲得真儒”叹不愿子嗣打破陋习陈规,追求新的价值才是导致饱学之士身陷囹圄,社会僵化的真正原因。

从《唐伯虎集》轶事窥见《红楼梦》的黛玉葬花是引子畏(唐寅)哭花、葬花、感花伤己而作诗之典故。唐寅风流多情,更是妙笔生花“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向往自由“生涯画笔兼诗笔,踪迹花边与柳边。”生死之际他再三思忖写下:“他年新识如相问,只当漂流在异乡。”

文徽明喜伴石湖吟细雨,面对趋迫淡然处之。虽被王世贞贬谪:“大抵徽明诗如老病难摩,不能起座,颇入玄言;又如素衣女子,洁自掩映,情至亲人,第亡丈夫气格。”但却继承宋诗清质雅丽之遗风,是我最为欣喜,深感赏心悦目之品作。

对徐渭的诗的分析与着墨,可谓层次最为分明。其人生亦是一波三折,被胡宗宪重用、受幕僚之辱、自杀未遂、发狂、弑妻、入狱。喜欢骆先生写徐渭诗词歌赋魂画曲兼环绕对花卉草木的意象吟咏可见偏爱一章“因思花草犹难辍,却悔从前受一经。”花草永远令他留恋,读经书求功名却令他懊悔唏嘘。

此书笔酣墨饱,不赘闲语,风格观点独树一帜。引祝的诗总结,可谓“独怜穷海客卧者,魂绕江南烟水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欲采蘋花不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