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世之缘》全文

弗安
2018-01-05 看过

  挺好玩的小文章,摘自《雨月物语·春雨物语》(新世界出版社)

  山城国高槻的树木,已是落叶纷飞,深山一片冷寂萧然。一个名叫古曾部的村子就坐落在山中。村里有户人家,世代居于此地,凭着先祖在山边广置田亩的余荫,无论年景好坏,都能宽裕度日。家中的男主人不喜交友,只嗜读书,时常在窗下读书至彻夜不眠。他的母亲为此劝道:“夜半更深,仍挑灯夜读,极耗精神,易生疾病,难道你不记得外祖父的训诫了么?凡事均应适可而止,不然就要适得其反了。”主人听了,点头称是。从此一过亥时(晚上21点整到23点整)便安枕就寝,夜夜如此。
  然而有一晚细雨沥沥,静谧清宁,主人读书入迷,竟忘记了老母的教诲,手不释卷直读到丑时(凌晨1点整到3点整)。
  雨停风止,月出窗边,皎洁明净。值此良夜,主人向月轻吟,文思泉涌,忙研墨申毫,欲即兴赋诗一二。就在这时,窗外忽然传来虫鸣声,那声音很像是在击打古钲。以往虽然也时不时地听到这击钲声,但今晚特别响亮。主人便来到院子里,四下寻觅,终于发现响声是从庭院角落里一块大石下发出的。大石被久未割除的杂草丛遮掩得密密实实,故而平常难以察觉。翌日清晨,主人叫来家仆,命他掘开大石。仆人挖地三尺,碰到一块大石板,再向下挖,发现了一口石棺。掀开棺盖往里一瞅,内有一物甚是怪异,似人非人,像鲑鱼干一样枯瘪。主人细观之下,发现就是此物在石棺里击钲鸣响。
  家仆将此物抱出石棺,感觉其体颇轻,发垂过膝,也不怎么脏。那怪物离开石棺后,仍然不停地以手击钲。主人道:“这定是佛教高僧在此禅定,祈求来世往生极乐。吾家世居此地,已历十代,想来此物年月更为久远。其魂灵已然升天,肉体却留在地面。不断地以手击钲,说明他执念甚深。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让他的肉身苏醒。”于是命仆人将那怪物抬入屋中。
  主人小心翼翼地将怪物靠在屋角,给他穿上衣服取暖,然后朝他嘴里灌送米汤。片刻后,那怪物竟自己吸吮起来。目睹此等怪状,围观的妇孺皆畏惧不敢近前。但主人并无二话,仍然细心照料,他的母亲也在一旁边喂汤边诵佛。
  五十天后,怪物的身子开始慢慢暖和起来,母子俩高兴道:“有救了。”更加细心地照料怪物。终于有一天,那怪物睁开了眼睛,不过似乎对周遭的事物还看得模模糊糊。无论给他喂粥还是喂饭,他都以舌舔食。到后来皮肤也渐渐变得温润,四肢可以活动,耳朵能听见声音,被风吹还会感到寒冷。递给他被子御寒,他立即伸手接过,已完全无异于活人。在饮食方面,平常的食物也尽可吃得。只不过主人考虑到他是一个僧人,所以不给他鱼吃。那僧人却直勾勾地盯着鱼,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主人便把鱼递给他,他吃了个干干净净,连骨头都吞下肚去。
  主人见他已彻底活转来,便问他是否记得以前的事情。僧人答道:“我什么事都记不清了。”主人又问他:“敢问大师法号?您还记得入土下葬时的情形么?”僧人答道:“这些也记不得了。”主人无可奈何,便让他帮忙洒扫院子。他倒也勤快,从不偷懒。
  诸位看官,你道这僧人虔诚信佛,巴望着能飞升极乐。于是禅定、击钲,算来至少也有百年了。而今看这情势,岂不是一场镜中花、水中月,何来的灵验呢?熬得只剩下一把枯骨,怪模怪样倒吓煞旁人。
  老母由此恍然大悟,自思:“我往日里与这僧人一样,笃信拜佛。为了来世的善果,向寺里布施了不知多少财物,结果还是浑浑噩噩,终日受惑于狐道中。”遂同儿子商量,从今往后,除了拜祭祖先外,绝不踏入佛寺半步。自此她不再迷信,得空时便与儿媳妇及孙子一道游山玩水,一家人和和睦睦,对待仆人也十分客气,还时不时施舍些钱财给穷人,日子过得甚是和美。老母心满意足,常对人言道:“以往信佛时,只知祈求来世的安乐,却忘记了今生的幸福。如今我只要每天开心度日,就很知足了。”
  再说那个从地底被挖出来的僧人,日子过得却不顺心,时常怒冲冲地瞪着双眼,朝别人发火。嘴里还唠唠叨叨地,像在埋怨着什么。由于他曾经入定过,所以大家都管他叫“定助”。定助在主人家住了五年,后来本村一户贫农的寡妇,招他入赘,做了上门女婿。定助虽然不清楚自己的确切年龄,但夫妇间的欢爱之事却与常人无异。
  本村的人不消说,就连邻村的人见到定助这般潦倒,也都悄悄议论道:“瞧吧,这就是信佛的下场。说什么因果报应,定助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寺庙里的和尚听了,怒不可遏,急忙对村人们说,定助的事当不得真。但村里拜佛的人还是一天天少了。
  这个村的村长,有位老母亲,已到了八十岁的耄耋之年,得了重病,眼瞅着就要辞世。她对医生说道:“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临死才对世事有所觉悟。能享高寿至今,全靠平日的药物进补。先生日后只要身子骨还行,请一定常来寒舍盘桓盘桓。我这孩子虽说也六十岁了,可仍然不明事理,幼稚得很。请先生时时教导于他,我才走得安心。”
  村长道:“我虽已白发苍苍,却依然懵懂糊涂,叫母亲担忧,实在于心有愧。请母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虔诚念佛诵经,求佛保佑家业兴旺,保佑您往生极乐净土。”
  老母大怒,啐道:“先生,你听听,这孩子还是这么糊涂。到现在还相信拜佛能往生极乐。其实就算堕入畜生道,当牛做马也未必就是苦事;而做人也不见得有多么好。人间绝非乐园,人生一世,奔波辛劳,营营役役,比牛马辛苦得多,只有逢年过节方得喘息。而那些周身是债的人,就连年节也过不好,一到年关便唉声叹气。唉……我干脆眼不见为净,不再嗦了。”说完闭目而逝。
  那个入定后苏醒的定助,做挑夫、抬轿子,活得比牛马还辛苦。每日为了糊口,拼命劳作,苦苦挣扎。“你们看,这事儿多么荒谬。别指望靠拜佛祷告,就能去极乐世界享福。还是要脚踏实地地努力啊!”村里人纷纷以定助做例子,这样教训孩子们。还有人嘲笑道:“定助入定后又醒过来,是因为跟他现在的妻子有‘再世的缘分’啊!哈哈!”
  定助的女人更是逢人就抱怨道:“我真是命苦啊,怎么找了个如此没用的男人!”她一边拾着麦穗,一边怀念独身的日子。“如果先夫能复活就好了,那就不用为米面衣裳发愁了。”
  您瞧,世事就是这么无常难料。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殺騎士團長 第一部 意念顯現篇(平裝)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殺騎士團長 第一部 意念顯現篇(平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