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白夜行

四叶
2018-01-05 22:08:16

看这篇文章你会感觉像是在玩拼图,零散的剧情和跨时间空间的叙述方式,有些人在一开始就已经失去对整个情节走向的把握。我已经记不起从何时开始带上有色眼镜审视唐泽雪穗。她如一具行走在人间的躯壳,需要依靠吸食别人的灵魂为生。她的灵魂被亲生母亲出卖,那是她小五的之事,她是个可怜的人,但却不是个值得同情的人。因为那些污垢本应在生命与人性的关怀之下,渐渐淡去以获得重生,但邪念纹丝不动的残存于她身上,她不能再信任别人, 失去 生命中唯一的光。 “有一株芽当时就应该摘掉,因为没有摘掉,芽一天天成长茁壮,长大了还开了花,恶之花。这是文章的原话,似乎有人称颂过她与亮思的爱。尽管男女主人公在整本书中未曾有一句对白,也未曾有出现在任何同一场景之下,除去最后一章,看着死去的亮思,雪惠也只是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便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但是仍有人们称他们为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呵,我想,所谓的爱,不过是一些人坚持为这冷漠而又残酷的故事粉饰上一丝温存吧。故事给他们的遭遇是肮脏不堪的,一个被母亲出卖了身体在她五年级的时

...
显示全文

看这篇文章你会感觉像是在玩拼图,零散的剧情和跨时间空间的叙述方式,有些人在一开始就已经失去对整个情节走向的把握。我已经记不起从何时开始带上有色眼镜审视唐泽雪穗。她如一具行走在人间的躯壳,需要依靠吸食别人的灵魂为生。她的灵魂被亲生母亲出卖,那是她小五的之事,她是个可怜的人,但却不是个值得同情的人。因为那些污垢本应在生命与人性的关怀之下,渐渐淡去以获得重生,但邪念纹丝不动的残存于她身上,她不能再信任别人, 失去 生命中唯一的光。 “有一株芽当时就应该摘掉,因为没有摘掉,芽一天天成长茁壮,长大了还开了花,恶之花。这是文章的原话,似乎有人称颂过她与亮思的爱。尽管男女主人公在整本书中未曾有一句对白,也未曾有出现在任何同一场景之下,除去最后一章,看着死去的亮思,雪惠也只是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便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但是仍有人们称他们为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呵,我想,所谓的爱,不过是一些人坚持为这冷漠而又残酷的故事粉饰上一丝温存吧。故事给他们的遭遇是肮脏不堪的,一个被母亲出卖了身体在她五年级的时候。一个在父亲对雪惠实施兽行的时候将其杀害。这就这些,把原本纯净的灵魂从他们身上剥夺了,那是什么样的经历,本不应该由她们承当。但自此炝虾和虎鱼从此本着夺取以及赎罪的方式来试图抹去和遗忘那一段历史,但却一次一次的如滚雪球般的堆积着自己的罪恶。正如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一定是谎言一样... 也许她们小看了灵魂,不然雪穗怎会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有人说亮思是她的太阳,我在想,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会有爱吗?她懂得如何去爱吗。她不懂,因为她曾经对一成如是说道。对于我看来,横隔在他与亮思之间的不是所谓的爱,而正如作者描述的,炝虾和虾虎鱼的关系,为了生存而互利共存的存在。如果有爱,如果有信仰,抑或是如果有心,18年的时间足以完成灵魂的回归,但他们都没有,他们认为上帝遗弃了他们,躯壳存于人世不过是受尽世人的嘲笑与捉弄,他们不甘如此,从此雪惠把夺取作为他或者的唯一动力与方向,她需要获得最好的,她需要世人对她的赞美与关注,她要以此来洗净那肮脏的躯壳,但却永远洗不尽那已被污染的灵魂。她深知内心无法填满的空虚,但却意识不到真正的缘由,她宁愿一再的认为是夺取的不够,而不在意她早已扭曲的心理。“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这句象征《白夜行》故事内核的绝望念想,有如一个美丽的幌子,随着无数凌乱、压抑、悲凉的事件片段如纪录片一样一一还原,最后一丝温情也被完全抛弃。 一天当中,有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有下沉的时候。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