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介学 译介学 8.0分

笔记:《译介学》,谢天振

[已注销]
2018-01-05 17:16:04
据说这本的野心很大,现在看这本书讲的几乎都是大白话,谈的还很浅,其中简明的译介史蛮好的。

绪论

…………

第一章 翻译和翻译研究中的文学传统

第一节 西方翻译史上的文艺学派

一条翻译研究线路,从奥古斯丁延伸至结构语言学,它把翻译理论和语义、语法作用的分析紧密地结合起来,从语言的使用技巧上论述翻译,认为翻译旨在产生一种与原文语义对等的译文,并力求说明如何从词汇和语法结构上产生这种语义对等的译文。

一条翻译研究路线,从泰伦斯等戏剧翻译家延伸至现代现代翻译家(如列维,加切奇拉泽,斯坦纳),翻译的重点是进行再创造,除不断在直译和意译、死译和活译之间做探讨之外,还分析了翻译的目的和效果。

罗马最早的翻译家维乌斯·安德洛尼柯 andronicus,翻译希腊的史诗、悲剧和喜剧,其翻译的《奥维德》片段式第一部拉丁诗。历史剧作家奈维乌斯 naevius的翻译。罗马文学之父恩尼乌斯 naevius 的翻译将希腊六步韵律移植到了罗马。

西塞罗翻译《蒂迈欧篇》,《普鲁斯哥拉斯》,《经济学》(色诺芬),《奥德赛》。贺拉斯的译介活动。Susan Bas

...
显示全文
据说这本的野心很大,现在看这本书讲的几乎都是大白话,谈的还很浅,其中简明的译介史蛮好的。

绪论

…………

第一章 翻译和翻译研究中的文学传统

第一节 西方翻译史上的文艺学派

一条翻译研究线路,从奥古斯丁延伸至结构语言学,它把翻译理论和语义、语法作用的分析紧密地结合起来,从语言的使用技巧上论述翻译,认为翻译旨在产生一种与原文语义对等的译文,并力求说明如何从词汇和语法结构上产生这种语义对等的译文。

一条翻译研究路线,从泰伦斯等戏剧翻译家延伸至现代现代翻译家(如列维,加切奇拉泽,斯坦纳),翻译的重点是进行再创造,除不断在直译和意译、死译和活译之间做探讨之外,还分析了翻译的目的和效果。

罗马最早的翻译家维乌斯·安德洛尼柯 andronicus,翻译希腊的史诗、悲剧和喜剧,其翻译的《奥维德》片段式第一部拉丁诗。历史剧作家奈维乌斯 naevius的翻译。罗马文学之父恩尼乌斯 naevius 的翻译将希腊六步韵律移植到了罗马。

西塞罗翻译《蒂迈欧篇》,《普鲁斯哥拉斯》,《经济学》(色诺芬),《奥德赛》。贺拉斯的译介活动。Susan Bassnett-McGuire 说,“他们(西氏和贺氏)对翻译的讨论是在诗人两个主要功能的更大背景上展开的,即人类获取和传播智慧的共同责任的功能以及使诗能成为诗的专门艺术的功能“(translation studies)。

西塞罗说,在翻译中既要保持原作的内容,也要保持原作的形式,“保持”是“保留语言的总的风格和力量”。

贺拉斯主张与其别出心裁写出人所不知、人所不曾用过的题材,步入把特洛亚的诗篇改编成戏剧。从公共的产业里,你是可以得到私人的权益的,……不要把精力放在逐字逐句的死搬死译上。”(贺拉斯,《诗艺》)

昆体良,“翻译史与原作搏斗、斗争”,这似乎暗指了早期时代翻译之未完成,翻译沦为编译。如林纾译作《冰雪姻缘》(《董贝父子》)插入“书至此,哭已三次矣!”。再如苏曼殊译作《惨世界》(《悲惨世界》)后面的章节被随意删去,情节被随意更改,人物说着译作者想说的话。

古罗马时期的翻译是西方翻译史上第一次大的翻译高潮,带有明显的文学活动性质。在罗马后期,翻译随之衰落。

最早的宗教翻译追溯到公元前三至二世纪的希腊文译本《圣经·旧约》,由72名犹太学者从希伯来文译出,世称“七十二子希腊文本》。罗马后期,哲罗姆授命重译《圣经》,一反希腊译本的死抠原文,根据译文语言移植原文,(但仍然是直译),其成果《通俗拉丁文本圣经》成为罗马天主教所承认的唯一文本。哲罗姆区分了宗教翻译和文学翻译,前者直译,后者意译。

奥古斯丁,翻译应采取“朴素、典雅、庄严”三种风格,应考虑“所指”、“能指”和译者“判断”的三角关系。

中世纪翻译领域的中心人物波伊提乌斯 Boethius,主张内容与风格互为仇敌,要么讲究风格,要么保全内容,二者不可兼得,主张翻译史以客观事物为中心的,译者应当放弃主观判断权,主张“为没有讹误的真理”,采用逐字对译。

英国早期的阿尔弗烈德过往 King Alfred 从事宗教翻译,如《圣经·诗篇》,主张较灵活;西班牙国王智者阿尔丰沙十世 Alfonso X 翻译阿拉伯寓言集《卡里乃和笛木乃》,故事集《森德巴尔》(《受愚弄的妇女经验谈》)。

《圣经》的民族语翻译,冲破了拉丁语的权威,英国威克里夫 Wycliffe(1320?-1384)的版本(在英国)最著名,法国式1340年的让·德·维尼的版本,德意等,《圣经》翻译在十三世纪蔚为大观,也爆发了不少关于直译与意译的纷争。

乔叟 Chaucer,把薄伽丘的《菲洛斯特拉托》译作《特罗斯勒斯和克丽西达》,译出《玫瑰传奇》,《贞洁女人传奇》和波伊提乌斯的全部作品。

罗杰·培根 Roger Bacon 猛烈抨击一些译者在翻译中对亚里士多德随意删改和委屈,提出只有认真研究语言和科学,才有可能正确理解原文。但丁 Dante 在《飨宴》中对翻译发表了悲观的看法,“任何富于音乐和谐感的作品都不可能译成另一种语言而不破坏其全部优美的和谐感”,拉开了诗歌翻译中可译和不可译的漫长争论的序幕。《堂吉诃德》中也表露了类似的看法。

文艺复兴的翻译。

译《圣经》的路德提出七条翻译细则,①,可以改变原文的词序,②,可以合理地运用语气助词,③,可以增补不要的连词,④,可以略去没有译文对等形式的原文词语,⑤,可以用词组翻译单个的词,⑥,可以把比喻用法译成非比喻用法,把非比喻用法译成比喻用法,⑦,注意文字上的变异形式和解释的正确性。路德之外还有塞巴斯蒂安·布兰特、约翰·希尔林、德西德利乌·伊拉斯谟。

普拉图斯、泰伦斯、塞内加的戏剧作品和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的译介给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戏剧……1557年,托马斯·魏阿特转述彼得拉克等十四行诗人诗歌主题,出版《歌曲与十四行诗》,此后,十四行诗成为文艺复兴英国诗歌的主体。亨利·萨利用素体翻译维吉尔《伊尼特/埃涅阿斯纪》二四章,此后,素体诗成为英国戏剧写作的基本诗体。

艾蒂安·多雷,《论如何出色地翻译》;杜贝莱,《为法兰西语言辩护》。古今之争也涉及翻译,达西埃夫人以逐字逐句对译复原原文风格翻译的两部荷马史诗,但十七八世纪的法国意译占主流,典型的是莎剧的法译本,这一趋势直到十九世纪才扭转过来,弗朗索瓦-维克多·雨果的莎剧译本堪称。夏多布里昂译《失乐园》;奈瓦尔以散文体译《浮士德》;波德莱尔译坡。

十七八世纪的英国翻译也是以不忠实为主调的,蒲伯翻译的荷马史诗对其进行大量的迎合贵族的加工,华丽的双韵体几乎是另一部创作。

德莱顿 Dryden 要求在保持原作的特点和不失真的前提下,尽一切可能使原作迷人,做到美的相似,他认为一位优秀的译诗者必须首先是一名优秀的诗人,在逐字译、意译之外还提出拟作(imitation)。

亚历山大·弗雷泽·泰特勒 Alexander Fraser Tytler,《论翻译的原则》,认为优秀的翻译要能给原作读者同样的感受,他给出自己的翻译三原则,①,译作应完全复写原作的思想,②,译作的风格和手法应和原作属于同一性质;③,译作应具有原作所具有的的通顺。

十九世纪,菲茨杰拉德的《鲁拜集》。

十七至十九世纪的德国翻译。克里斯托弗·维兰德,莎剧;约翰·瓦斯,荷马史诗;鲁德维希·蒂克,《暴风雨》,《堂吉诃德》;A·W·施莱格尔,莎剧和西葡意文学。席勒,《麦克白》;皮瓦尔,《寄生虫》和《侄子当叔父》;拉辛,《菲德拉》,荷尔德林,希腊罗马“诗”。

歌德将翻译分为三种,①,用简明易懂的散文翻译外国文化作品,其内容潜移默化到民族性中,②,把外国作品的内容加以吸收,利用本国的文化背景构成一件新的东西,以取而代之,③,力求译文和原文完全一致,放弃本民族的特点,产生一个第三者,其中,③是最高级的。

赫尔德 Hender 提出译者的任务是“解释”,即使不懂外语的读者看懂外国书籍。施莱尔马赫将口译和笔译区别开。洪堡,语言二元论。

第二节 俄国翻译史上的文艺流派(省略了好了)

茹科夫斯基,“散文的译者是(原作者的)奴隶,诗的译者是对手。

………………

第三节 中国翻译史上的文学传统

《越人歌》是历史上第一篇诗歌翻译。

早期佛经大多直译。

“因循本旨,不加文饰”,支谦,《法句经序》。

“五失本 三不易”,释安道,《祐录》卷八《摩诃钵罗若波罗密经钞序》。“译胡为秦,有五失本也。一者,胡语尽倒而使从秦,(语法),一失本也;二者,胡经尚质,秦人好文,传可众心,非文不可,(<民族的>语言)斯二失本也;三者,胡语委悉,至于咏叹,叮咛反复,或三或四,不嫌其烦,而今裁斥,(类的删刈),三失本也;四者,胡有义说,正似乱辞,寻说向语,文无以异,或千、五百,刈而不存,(语的删刈),四失本也;五者,事已全成,将更傍及,反腾前辞,已乃后说,而悉除此,(文的删刈),五失本也。然《般若经》,三达之心,覆面所演,圣必因时,时俗有易,而删雅古,以适今时,(因缘背景),一不易也;愚智天隔,圣人叵阶,乃欲以千岁之上微言,传使合百王之下末俗,(译者局限),二不易也;阿难出经,去佛未久,尊者大迦叶令五百六通,迭察迭书,今离千年,而以近意量裁,彼阿罗汉乃兢兢若此,此生死人而平平若此,岂将不知法者勇乎?(译经态度)斯三不易也。”

鸠摩罗什。

玄奘,在直译和意译之外,开“新译”,“多用直译,善参意译”。玄奘本人就翻译提出“既须求实,又须喻俗”。。“五不翻”,“不翻”非不翻译,而是音译。。一、秘密故不翻,陀罗尼是。二、多含故不翻,如“薄伽梵”含六义故。三、此无故不翻,如阎浮树。四、顺古故不翻,如“阿耨菩提”,实可翻之。但摩腾已来存梵音故。五、生善故不翻,如“般若”尊重,智慧轻浅。令人生敬,是故不翻。(见南宋法云《翻译名义序》第一卷〈十种通号〉第一“婆伽婆”条)

(又是断层?还是作者见识不广?)

马建忠。严复。《天演论》译序中“信达雅”三字。梁启超,《论译书》。《佳人奇遇》序《译印政治小说序》。《新小说》杂志上《论小说与群治关系》。林纾!!!。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中国译坛,占据主流地位的是意译派。

第二章 二十世纪文学翻译研究的趋向

第一节 文学翻译的空前发达

对中国文学的翻译。庞德的《神州集》,“意象并置?”。阿瑟·威利,《汉诗选译》。克洛代尔,发表在杂志上的古诗,翻译《声声慢》。弗兰兹·库恩,译古典和现代文学。

第二节 西方:不仅仅是语言学派

(各翻译派别的阐述太乱。就等到下本书再做笔记。)

雅各布逊,《论翻译的语言问题》On Linguistic Aspects of Translation,意大利谚语“Trduttore traditore”,翻译即叛逆,一个元指涉的翻译即叛逆。

让·帕里斯,《翻译与创造》。罗伯特·埃斯皮卡,《文学的关键问题——“创造性叛逆”》。

斯坦纳,《通天塔——文学翻译理论研究》,“理解也是翻译”。

“多元文化理论”,埃文-佐哈尔。

折射理论,为篡改进行了辩护。

第三节 苏联与东欧:强劲有力的文艺学派

…………

第四节 中国:文学翻译主体意识的觉醒

早期围绕“信达雅”的讨论中林语堂的意见最值得重视,“第一是忠实标准,第二是通顺标准,第三是美的标准”。

五十年代,傅雷的“神似说”,见诸《高老头》序。

六十年代,钱钟书的“化境说”,见诸《林纾的翻译》。

第三章 文学翻译的创造性叛逆

第四章 翻译研究与文化差异

第五章 翻译文学——争取承认的文学

第六章 翻译文学史的名与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译介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译介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