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颗露珠,都是一个挣扎的世界

樛木
2018-01-05 15:37:34
这个露水的世界
每颗露珠都是
一个挣扎的世界
——(日)小林一茶

诚如美国作家托马斯.沃尔夫所言, “世间所有的人生历程无不是失落,瞬间的依恋、片刻的分离、无数幽灵幻影的闪现、高天上激情饱满的群星的忧伤...." (《天使望故乡》),每一个人的一生无不是一场失落的历程,只是在失落的过程中,我们经历的短暂幸福正竭力掩饰着失落的痛苦。

...
显示全文
这个露水的世界
每颗露珠都是
一个挣扎的世界
——(日)小林一茶

诚如美国作家托马斯.沃尔夫所言, “世间所有的人生历程无不是失落,瞬间的依恋、片刻的分离、无数幽灵幻影的闪现、高天上激情饱满的群星的忧伤...." (《天使望故乡》),每一个人的一生无不是一场失落的历程,只是在失落的过程中,我们经历的短暂幸福正竭力掩饰着失落的痛苦。

记忆的失落感,伴随我们一生,带我们走入寒冷的墓穴。它会随我们一同见证初生的光明和喜悦,体验生活的惨痛和茫然,也将见证死亡来临时的寂静。环顾生命的景色,你所熟悉的一切风景,都将抵挡不过时间流水的侵蚀,爱人终将离去,和平终将结束,文明也终将被毁灭。虽然我们知道,爱人的离别是为了给新的恋情拉开序幕,和平的破灭是为新的和平埋下种子,旧文明的毁灭是为见证新文明的诞生,每一个渺小的生命所汇成的历史,本应是一个本不必悲哀的循环历程,但无穷无尽的失落感,却仿佛将人类的整个历史和痛苦,压在了每一个渺小的个人身上。

每一个个体,不过是朝生夕灭的露珠,最后都将随洪流而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里留下转瞬即逝的足迹。每颗露珠,又都是一个不断抗争命运的宏伟世界——有着以卵击石的鲁莽和勇气,心底有诗与情,眼眸里,有光明。“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一个人必须是这世界上最坚固的岛屿,然后才能成为大陆的一部分。”失去了每一滴渺小的水滴,大海也将不再是大海。渺小之物必有伟大之处。

1942年,茨威格对"精神故乡欧洲"的沉沦感到绝望,在完成《昨日的世界》后,和夫人一同选择了自杀。

二十世纪是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一百年,也是人类文明几度陷入黑暗与万劫不复之境的一百年。前五十年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它前所未有的速度摧毁着东西方文明的灵魂,考验着人类的良知,同时又促使分散的世界变成了一个支离破碎却命运相连的整体。

每一个渺小的个体都在汹涌的战争年代里,努力尝试着完成自我的使命,然而战争带来的变化和伤痛,压制了个体的激情,使心灵沉沦于失落茫然的泥沼中。目睹被法西斯碾碎的欧洲文明后,奥地利人茨威格选择了自杀,面对在和平年代失落的武士道精神,日本人三岛由纪夫也选择了自杀。无数个体的命运,都在战争带来的失落中,发生了剧变。也许比战争更惨烈的是个人的心灵战争,它发生在灵魂的最深处,让人永远无处逃匿。


看着哥哥,多里戈.埃文斯纳闷一个成年男人怎么会哭。后来,哭泣变成只是感受的强化,感受变成生活唯一的指南针。感受变成人们追逐的潮流,而情感变成剧场,人们在台上演戏,下台后不知道自己是谁。有生之年,多里戈.埃文斯将会看到所有这些变化。他会缅怀一个人们耻于哭泣的年代。

《深入北方的小路》的作者理查德.弗兰纳根,巧妙地将时空进行了拆分和重组,就像变奏曲一般,将主人公生命里的美好记忆和缅甸森林里的恐怖景象相互交织在一起,追溯了个体内心中最为细腻的情感,试图追寻生命里失落的一点一滴。透过他的眼睛,我们可以看到世界大战对人类灵魂的摧残,见证一个时代的没落。

翻开《深入北方的小路》,作者以一句“为什么万物之始总有光”的疑问,带我们进入了澳大利亚公民多里戈.埃文斯的潜意识后,我们便沿着岁月铺垫的林中小径,走进了他生命里的记忆花园。

那里,有一个少年的纯真,在硝烟尚未弥漫的年代里,感受着少年时光飞逝的忧愁——“在他迎着太阳跃上去的那一刻,以为他只会离这一刻越走越远。生命永远不会再像那一刻这一充满意义,无比真实。”少年在不断成长,记忆里的美好世界在随之不断瓦解。

那里,有一个青年对一段恋情的执着——“透过"康沃尔国王“由硫酸铜的蓝色晶体组成的厚墙,传来大海升浮拍击的响声,墙内,他们做爱,缓慢融成一体,在滑溜的汗液里,身体像珠子一样流动,黏在一起.......他无法抵挡她与潮势相反的潜流。”这一段不羁的恋情,在他收到前往亚洲战场的命令的那一刻,似乎戛然而止了。

那里,有一个身为俘虏的医生,在严酷的热带森林环境里,穿梭在生死之间,,在手术台和手术台之外,竭尽全力去拯救每一个渺小的个体——“他们继续针锋相对,讨价还价。经过十分钟或许更长时间的争执,多里戈.埃文斯决定,如果必须选病人上工,那必须基于他的医学知识,而不是中村丧心病狂的指令。他说可以出四百人,他再次提出生病人数以资佐证,列举他们数不清的痛苦。但多里戈.埃文斯心里明白,他的医学知识既不能当论据,也不能当保护伞.....“

在“死亡铁路”上,他感受到了战争世界的敌意——“有一瞬间,他觉得他明白了恐怖世界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中,没人能成功逃脱恐怖,在这个世界中,暴力永恒,威力巨大......好像人类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传延暴力,确保暴力永远主宰世界,因为这世界没变,暴力一直存在....直到时间终结,全部人类历史是由暴力构成的历史”。

在战争之后的世界里,他接受着来自社会的空虚的赞扬和荣耀,沉湎于往事中,看着逐渐凋零的记忆,只有死亡的宁静可以带他重新进入初生时的美好——

“无论周围在发生什么,他都在飞速推进到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去,漩涡转得越来越快,充满很多人、很多事、很多地方,漩涡在倒退,转啊,转啊,更深些,再深些,还再深些,进到越来越强劲的风暴中,风暴在伤悼,在舞蹈,其中是被遗忘的事,或者被部分想起的事,故事,诗行,人脸,被误解的姿态,被唾弃的爱情,一朵红茶花,一个男人在抽泣,一个木制的礼拜堂,女人们,他从太阳那儿偷到的光.........他能看到卡戎热切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但他不想看见卡戎,他能尝到银币被塞进嘴里的味道,他在变成虚空,他能感受到这虚空.......”

小说中的缅甸死亡铁路,它的名字来自建设时俘虏的死亡率——每根枕木下都沉睡着一个安息的灵魂。


....在泥泞小径的边上,在吞没一切的黑暗中,生长着一朵绛红色的花。他弯下腰,样站了很久。然后,他重又挺直身躯,继续走他的路。
——结尾

读完《深入北方的小路》 ,恍然《起风了》里的那句诗——“昔风不起,唯有努力生存”。不管是来自澳大利亚的俘虏,还是来自韩国的看守,亦或是战后逃避处罚的日本军官,他们都不过是时代洪流里的一滴露水,在变幻莫测的命运下,带着失落的记忆,努力生存着。

泰国--北碧府盟军公墓。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入北方的小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深入北方的小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