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娟们还能记得玉墨们吗

动物真凶猛
2018-01-05 15:36:25
怀着沉重的心情读完金陵十三钗,又看了电影,电影加上了导演的各方面的需要,已经不像原著一般真实,当然小说也只是虚构,只是根据几十字的日记发挥了严歌苓的充分想象,但是我觉得还是接近还原了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中形形色色人们的不同思想和行为。在这里把电影抛开,我们只谈小说。
1937年冬天的南京,大概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苦难的一座城市,撤退的军队留给了侵略者一份期盼已久的礼物,做为附属品,南京城的乡亲父老任凭侵略者处置,女人们更成为兽行的催化剂,不论老少,日本人向来都不在乎伦理道德,只要能满足他们的兽欲,年龄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历史上我们有过坑杀40万降卒的骇闻,有过饿死百万人的饥荒,但这些都是在中华民族统一的道路上付出的代价,或是我们国家自己的错误得到得的恶果。在另一个民族面前,我们被当作低劣的种族被成批的处理,随意的宰杀,民族自尊心让我们永世不忘!
我们有人类的本能,父母要照顾孩子,困了要睡,饿了要吃,这是本能,不是任何人强加给我们的,但是除了本能,我们还出生在一个既定的规矩内,所有的准则再出生时都已经划定。不论你的生活如何悲惨,不论你的心地如何善良,也不论你对未来抱有多少美好的幻想,职业就等

...
显示全文
怀着沉重的心情读完金陵十三钗,又看了电影,电影加上了导演的各方面的需要,已经不像原著一般真实,当然小说也只是虚构,只是根据几十字的日记发挥了严歌苓的充分想象,但是我觉得还是接近还原了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中形形色色人们的不同思想和行为。在这里把电影抛开,我们只谈小说。
1937年冬天的南京,大概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苦难的一座城市,撤退的军队留给了侵略者一份期盼已久的礼物,做为附属品,南京城的乡亲父老任凭侵略者处置,女人们更成为兽行的催化剂,不论老少,日本人向来都不在乎伦理道德,只要能满足他们的兽欲,年龄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历史上我们有过坑杀40万降卒的骇闻,有过饿死百万人的饥荒,但这些都是在中华民族统一的道路上付出的代价,或是我们国家自己的错误得到得的恶果。在另一个民族面前,我们被当作低劣的种族被成批的处理,随意的宰杀,民族自尊心让我们永世不忘!
我们有人类的本能,父母要照顾孩子,困了要睡,饿了要吃,这是本能,不是任何人强加给我们的,但是除了本能,我们还出生在一个既定的规矩内,所有的准则再出生时都已经划定。不论你的生活如何悲惨,不论你的心地如何善良,也不论你对未来抱有多少美好的幻想,职业就等于你的人格。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些早已深深的扎根在每个人的心底。
书娟对玉墨的仇恨来自父亲的出轨,来自于玉墨打乱了这个安稳的家庭的节奏,而其他人对玉墨们的歧视来在口口相传,来自心底的观念。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侵略者令人发指的兽行笼罩着整个南京城的时候,谁都知道上了卡车意味着什么。
玉墨们心底也是接受这种观念的,她们当然也想反抗,但是反抗的棱角早已被这个世俗的社会磨平了,她们放弃了抵抗,替学生去接受侵略者的兽行,或许她们会比学生多撑一会,但是最终的结局早已确定,除了上帝,没有人能逃出侵略者的魔爪。即使活下来,有人来爱她们吗?她们还是人们口中的带着最瞧不起的语气的娼妇。死了一了百了,苦难的过去也将随着她们生命的终结而结束。
仇恨也坚定了玉墨们慷慨赴死的决心,阿顾,戴教官,王浦生......尸体就在她们眼前教堂的院内,江边的枪声还回响在耳边,成千上万战俘的阴魂在游荡中又找到了几个结伴去阴间的伙伴。1937年冬天,上帝把炼狱的画面展现给了南京。学生们赴约只能成为兽行的牺牲品,玉墨们却能赚回一只眼珠,运气好的话还能拉上个垫背,对侵略者的仇恨让玉墨们想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想还有一个原因让玉墨们做出了这个决定,那就是她们不想再看这个炼狱了,她们从十岁就体会不到社会的温暖,她们活着也只是男人们的泄欲的工具,家庭的温暖,社会的温暖他们统统体会不到。而现在还要残忍的让她们看这幅炼狱的画面,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不敢想象。让学生们活下来吧,她们的社会是美好的,她们的未来是光明的,她们的父母不是赌徒和酒鬼。去替我们找到爱你的男人吧,替我们活着吧,赴死的事情留给我们。
十二个刺客上了日本人的卡车,书娟们逃出了教堂,逃出了地狱,如果玉墨们不替学生们赴死,活下来的就是她们,她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绽放出了让世人闭嘴,让所有人汗颜的人性光辉,这光辉刺痛世人的眼睛,刺穿了胸口直刺心脏。
书中为什么没有这十二个伟大的妓女的结局,我想是因为她们在上车的一瞬间灵魂已经升华,她们已经变成了圣洁的天使,不论结局如何----即使她们拉了一车日军来为她们垫背,读者也不会从中得到一丝的欣慰,只是在这压抑的快要死掉的悲恸中再增添一分。每个妓女此刻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些自以为高她们一等的天天喊着婊子无情的人们也只能仰望。日本侵略者的小命抵不了任何一个妓女的生命。
71年前这场灾难的见证人我不知道还有几个,更不知道书娟们是否尚在人间。玉墨们是低人一等的妓女,是人们不屑为伍的娼妇,是死去了人们会拍手称快的社会败类,在她们慷慨赴死的时候会不会也有人拍手称快,心想终于不用与她们为伍。
我不敢想,人性是很难猜的东西,但愿我们大家都记住玉墨们,记住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2018.1.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陵十三钗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陵十三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