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写写写可能是我的宿命

桑葚和覆盆子
2018-01-05 15:33:41

应爱豆要求来豆瓣发书评,实际上这不是一篇典型的书评!这是我个人受到的启发!

十点半,小人儿睡着了。我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拿出电脑写点东西啦?是有两三件大事需要写一下,但是,有点累了。但是,这个机会难得啊,今天从早到晚也只有这个时候电脑可以见见光。于是开了电脑写了一个大话题,写了一半,虽然思路还在,已觉精神不济。算了,这种情况下只能写点不太正经的话题。

这几天在读张春的新书,《在另一个宇宙里的1003天》。去年由于某个机缘我加了张春的微信,她真是古灵精怪,我没有见过她真人,只是在微信上一年中不断给她点赞,心理上觉得挺亲近的。(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可以和喜欢的作家这样亲密相见。)然而当我真的看书的时候,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原来,2015年,这位我羡慕的开个冰激凌店作家还在重度抑郁发作,持续吃抗抑郁药物,精神不济,走着走着会昏倒,社交恐惧,还有严重的身体病痛。用她的话来说,多年来没有一个时刻身体不疼痛,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她写到她在重度抑郁期间,不能集中精神画画,眼神无法聚拢(我喜欢她的画)。而这本书里很大部分文章是她在重度抑郁期间写下来的。写东西一定是她比较愉快的事情。她写的很精彩。我想

...
显示全文

应爱豆要求来豆瓣发书评,实际上这不是一篇典型的书评!这是我个人受到的启发!

十点半,小人儿睡着了。我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拿出电脑写点东西啦?是有两三件大事需要写一下,但是,有点累了。但是,这个机会难得啊,今天从早到晚也只有这个时候电脑可以见见光。于是开了电脑写了一个大话题,写了一半,虽然思路还在,已觉精神不济。算了,这种情况下只能写点不太正经的话题。

这几天在读张春的新书,《在另一个宇宙里的1003天》。去年由于某个机缘我加了张春的微信,她真是古灵精怪,我没有见过她真人,只是在微信上一年中不断给她点赞,心理上觉得挺亲近的。(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可以和喜欢的作家这样亲密相见。)然而当我真的看书的时候,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原来,2015年,这位我羡慕的开个冰激凌店作家还在重度抑郁发作,持续吃抗抑郁药物,精神不济,走着走着会昏倒,社交恐惧,还有严重的身体病痛。用她的话来说,多年来没有一个时刻身体不疼痛,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她写到她在重度抑郁期间,不能集中精神画画,眼神无法聚拢(我喜欢她的画)。而这本书里很大部分文章是她在重度抑郁期间写下来的。写东西一定是她比较愉快的事情。她写的很精彩。我想,即便在我很瞌睡的时候,在我随便写写的时候,可能精神也要比她重度抑郁发作并服药的时候要好很多吧。所以为什么对自己在困倦时写下的文字不自信呢?

所谓随便写写的,不太正经的话题,也许就是我们最想表达的,表达起来最轻松的话题吧?

今天下了大雪。下雪使人愉悦,有种必须要做些什么来表达一下愉悦心情的感觉。我半夜想要写点什么的心情也与此有关——毕竟明天天就晴了,雪就化了。接下来我就说说我对写作本身的感觉。这个感觉其实也是在看张春的新书的时候出现的。(我也深陷手机碎片化阅读很久了。碎片化阅读,其实就是被琐碎的欲念牵着走的过程,本质上是顾影自怜,也缺乏定力,跟自我之间缺少一个审视的距离,很难有什么新的发现。)其实写作对于写东西的人很像是一种自发的舞蹈,不吐不快的语言就是舒展的四肢。我想那些真正的舞蹈家都是不跳舞就难受的,他们必须让四肢舞动起来。对于写东西的人来说就是让词句从笔尖流淌出来。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她的文字看起来是那么流畅,文采飞扬,甚至欢快,完全不抑郁,这就是黯淡中的一束亮光,照亮了她。

从张春这本书里,我发现的一点是,写作是一些人的宿命——对一些人来说,这件事太自然了,太轻松了,太愉悦了。提起宿命大家往往会想起很沉重的东西,但我觉得这太片面了。你做什么事情高兴、流畅、物我两忘,那这也是你的宿命。然后我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生命中有两个人曾经直接用惊讶的语气跟我表达过:“你写东西太快了,太流畅了,而且表达得太好了。你是怎么刷刷刷写出来那么多字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说实话,我第一反应是不好意思,我是不是个话痨?

去年,我跟胡素卿老师在“素与朴”公众号的的专栏中聊一个关于如何发挥个人优势的话题。她问我:“可是你想想,你为什么没有开始写作?你记得吗?几年前我也曾经说过你是可以写作的。但你的内心就一直没有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写作。你的内心觉得:是吗?我可以吗?”(天啊,有个什么样的高人在指导我的人生啊!)

当时我还是有点迷茫,我说大概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写的东西不好意思给别人看,而既然除了自己没人看的话也没有太大必要去写了。在《社恐大王》这一篇里,张春有严重的社交恐惧,她是冰激凌店的老板,然而一旦有顾客跟她搭讪,她就语无伦次,假装她只是顾客,不知道谁是老板之类的。(说实话我在我的咖啡馆也有这样的倾向哈哈哈。)我也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小时候打死我我也不愿意当众唱歌或跳舞,最大的妥协是面无表情地背一首诗。写作也是一种舞蹈,一不小心就写得手舞足蹈很精彩,所以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如果它是我不吐不快、不得不做的宿命的话,我也只好豁出去了。并且我突然知道为什么不会跳舞的我那么热爱杨丽萍老师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