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密法的秘密

春风十七少
2018-01-05 11:01:48
长安城中奇异诡谲之事缘起于一只黑猫。此猫于金吾卫刘云樵家中兀自出现,向其妻春琴讨一尾鱼。寻常人见猫口吐人言,必定认为邪祟作怪,想要除之而后快。但此猫非比寻常,它向刘氏夫妻下了一种咒——一瓮铜钱的报酬。由此,黑猫便蒙骗了刘氏夫妻,在长安城兴风作浪;而作者也蒙骗了身为读者的我们—让我们误以为这是一本关于妖猫的书,好循着这只妖猫的足迹揭开大唐王朝的秘密——有关杨玉环的爱恨情仇。如果仅仅是这样,这本书不过是一个日本作家臆想的落于窠臼的俗套唐传奇。但,正如故事的主人公刚刚踏上唐朝土地的遭遇一样,在不经意间,作者向我们施展了一个精妙绝伦的幻术。
    此时踏上唐王朝土地的僧侣空海似乎并无不同寻常之处。他只是一介小小沙门,自日本不远万里奔赴长安青龙寺寻求密法真谛。如果说他有什么过人之处,也不过是身为倭国人却精通唐朝官话。除此之外,他怀抱无比的自信——将要在两年内完完全全地盗取青龙寺的密法!与他同行的是儒生橘逸势,作者所创线索人物以方便解释发生种种。自踏上东都洛阳伊始,空海便遇上了一位奇妙的老翁—丹翁。那时丹翁在向看客表演种瓜的戏法:他将种子播种进土中,边浇水边喊出芽,开花,结瓜,并将西瓜一个个从藤蔓上割下递给观看的百姓,赢得满街赞叹喝彩。但空海看得分明—老翁只是将西瓜从怀中取出散给众人。此时幻术的真身初现端倪:即咒与信念。丹翁钦佩空海看穿一切的本领,愿意将真瓜赠予。空海自负地将瓜抱回住处,却在途中由于路人不解的凝视而发觉自己竟抱着滴血的狗头。空海不由领悟:在相信老人将会给自己真瓜的时刻,自己就已身中幻术。
    但空海毕竟与众不同。一次幻术就使得他坚定内心,能够自如地运用种种神通。在帮助胡玉楼的妓女玉莲拔除“邪视之秽”后,与刘云樵交好的玉莲央求他前往降服妖猫。自此,读者也一头栽进作者早已施展的幻术中,咒便是本书的名字,信念则是相信妖猫是本书的机缘关键。会面时,妖猫警告空海,自己全知全能,一旦向自己撒谎便会招致灭顶之灾。它装模作样地问空海此行目的是否在于降服自己,空海却淡然以对:自己想要与妖猫探讨宇宙的机理。这对妖猫来说真是奇事一桩:自己已使一位道士惨死无端,青龙寺也对自己戒备有加,而这位远道而来的僧人却只想与自己讨论宇宙!好奇心升起的时刻,其他的意念便会屏退,妖猫承诺是夜不杀空海。它问:世界上最大的东西是什么?世界上最小的东西又是什么?空海回答:都是“名”。这世上的事物,无论多大,高山,大地,宇宙,都有名字能将其框住;无论多小,碎片,颗粒,微尘,也各有名字。“名”有无上威力,正是“咒”所能成就的根本。
    空海自刘府全身而退,刘云樵却没有那么幸运。他被妖猫预言一个月后被夺去性命。青龙寺的僧人凤鸣前来看视刘云樵,以期助其摆脱厄运。但人心过于惊惧,惶恐转化为邪气,一再地侵害刘云樵的神智,最终竟在最后一日死于自杀。橘逸势央求空海用佛法起死回生,空海竟回答佛法一无所用。自此,全书中所有谜题,已在此埋下所有答案。
    幻术中也有真相,咒是真也是假。被下咒的对象如果不知晓自己已中咒,咒便无法发挥应有的效用。没有别的敌人,其实只有心。降服咒其实就是降服自心。佛法是无力的,因为悲哀之心起,它不能抹去悲哀,惶恐之心起,它无法祛除惶恐。世间七情六欲,佛法无可奈何。因为情感,是世间存在法则的一部分,佛法只能帮助理解法则,却不能改变法则。世间之理是彼岸,佛法只是渡船。佛法是眼睛,帮助人们观照了解周围的事物,却不能使事物产生,使事物灭亡。佛法无法消解情感,只能帮助人们理解情感,使你明白情感的流转不过是常态:欢喜有消弭的一天,哀恸也有消弭的一天,理法之轮从不停歇。佛法只能“安心”。咒不过是借助“名”来束缚人的内心,如果人的内心不为所动,咒便无从存在。
    书中号称自己是幻术师的只有三个人:黄鹤,丹龙与白龙。极乐之宴是真实的,从没有人在宴会上实施幻术,但书中每个牵扯其中的人都身中幻术。杨玉环其实是最大的幻术师,极乐之宴上一展绝代风华的她困住了所有人。杨玉环这三个字是效力最强的咒。陈玄礼认为她是乱国的罪魁祸首,是红颜祸水;玄宗认为她永远都是美艳不可方物的杨贵妃,以至于挖出棺椁时无法接受;丹龙与白龙认为她是爱与美的代名词,始终无法放弃,以至于祸乱京城;白居易为了写关于她的诗苦恼万端,一刻不得解脱。佛法讲色即是空,你的胳膊不是你,腿不是你,头颅不是你,但脱离了身体的灵魂也不是你。你之所以是你是由于你的物质存在和来自他人的观照。杨玉环被埋在地底之后就再也不是绝世美人杨玉环,因为她再无人观照,名义上也已经死去,她从被埋的那一刻起,“绝世美人杨玉环”之咒就彻彻底底的失效。书里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一刻都不是为了爱,全是为了得到杨玉环这个“名”。“名”也正是密法的终极秘密。
    密法本身就是个以密法为名的咒。空海自登上驶往大唐的渡船之时就已身怀密法,但他还不得密法,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青龙寺惠果阿阇梨的授予密法之名。灌顶之前的空海与之后的空海究竟有何分别?分明还是同一个空海。但他已具有“名”的无上威力,是真真正正的密法怀有者。空海给青龙寺下了个“空海会来盗取密法”的咒,最终青龙寺也在咒之威力下让空海如愿以偿。空海其人,密宗八祖,人称弘法大师,是密宗得以在日本传播的关键人物。这本书也不过借妖猫传之名,给我们讲述空海两年即能取得密法的传奇故事罢了。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