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满身瑕疵的天才式人物

清欢
2018-01-05 10:59:09

一、

按照高晓松(矮大紧)老师的教诲:一个戏剧人物的好和坏总是各有一个限度,如果好或坏得超出限度就让观众读者觉得假。

所以大抵戏剧、小说里的正角反角都是好中有坏、坏中又藏着好,聪明的创作者逐渐摸索出一种人物模式:这些人有着惊人的能力,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天赋,然而又有不少缺点,尤其是道德上的缺陷,让读者观众又爱又恨。

但是通常有缺陷的天才,都会牢牢遵守高晓松老师说的“好坏限度论”,缺陷通常让人“可以接受”。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她的计谋盘算、行事策略可算是天才了,可也真是杀人不眨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让张无忌又爱又恨。

但是赵敏的坏就没有超出一个度:她不是碰到人就要下狠手的杀人狂魔,站在她的立场人们能够理解她的残酷。

电视剧《红色》里张鲁一饰演的男主角徐天也是个天才:过目不忘,心思缜密,受过专业的军校训练。他的最大瑕疵,就是刚开始甘愿做缩头乌龟,为避世故意隐藏技能,而且晕血、胆小、怕老婆。

这种瑕疵就更不影响观感,反而增添了人物的可爱度和真实性。

他们的坏和《月亮与六便士》的主角的坏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二、

《月亮与六便士》的主角——思特里克兰德先生,年届不惑的大叔,猛然间被梦想击中,决然放弃已有的生活——一份证券经纪人的优渥职业、一个贤良淑德的太太、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从伦敦逃遁到巴黎,过着最底层的物质生活,追着不切实际的梦想。

你以为要开始品读一段励志人生,那就大错特错了,梦想似乎让思特里克兰德先生性格都大变样了,说话尖酸刻薄、行事极度自私。

有一次,穷困潦倒的思特里克兰德先生生了一场大病,性命都岌岌可危,幸好有一位来自荷兰的热心肠——施特略夫,异常欣赏这位天才画家的画作,不顾妻子的反对,坚持把病重的思特里克兰德先生接回家照顾,最终把他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一命,这怎么都算是一个恩人吧。

结果一心只是追梦的思特里克兰德先生,病一好,转头就勾走了施特略夫的老婆,没错就是当初强烈反对老公救济“追梦大叔”的那个女人。

两人马上同居,无论施特略夫如何哀求,他老婆死都不回头。然后,然后他老婆就真的死了——因为无法接受要被思特里克兰德先生抛弃,他老婆自杀了。

哦对了,中间还有一个狗血细节,因为心疼老婆住在条件低劣的出租屋内,施特略夫主动让出了公寓,给自己的老婆和她的情人。

这三人的故事真是够狗血的,放到现在肯定是头条热搜的待遇。

主角思特里克兰德先生在这段三角恋中的行事,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无论他有再惊才绝艳的绘画天赋,也说不过去,说是道德瑕疵可能都轻了,应该是道德黑洞,坏得没底线。

所以斯特里克兰德先生,让很多人觉得水土不服,无论如何喜欢不起来。

三、

因为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坏的限度,就是“伦理道德”。

为人处世总要在伦理道德的范围内,说话行事总不要太突破伦理道德的规矩。

你能是许三好,到处“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当然会大受欢迎,即使你什么好事都不做,但只要不伤害别人,社会也不会对你横眉冷对。

然而对于作者毛姆来说:要求人必须是个好人,也是文明对人的束缚。“良心”这个词,听来温情脉脉,但何尝不是对心灵的桎梏。

所以,作者不惜放弃小说人物的讨好式脸谱,即使不讨喜,作者也要撕掉这层温情脉脉的面具,还原一个任情自性、接近原始的人。

作者借思特里克兰德先生的遭遇,向我们说明:摆脱身份地位的束缚、摆脱亲情友情的束缚、摆脱舆论评价的束缚,最后是摆脱伦理道德的束缚。

无所谓好人坏人,只要自由灵性。

作者最后安排思特里克兰德先生彻底逃离文明,与一个土著姑娘同居,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小岛上,画着自己的画。

而这样的人生、价值、追求是否值得,听君评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