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 骆驼祥子 8.2分

由《骆驼祥子》所想到的……

没文化的韩
2018-01-05 10:30:53
南方的寒冬本不好过,如果又下点雨来,更让人一筹莫展。北方就截然不同,冷冻冷冻的,似要把人变成冰棍,寒风一阵刮来又像是填上些许冰粒。
       如果没有暖气,没有正儿八经的房子,在北方是万难过得了冬的,而去年年底发生在北京的驱逐人口事件,着实让我想到了一百年前老舍先生笔下的祥子。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又令人扼腕的不断重复。更为可悲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并不在意这些,而少数人虽然在意,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循环往复。
       历史让人理性,而文学使人感性。真正优秀的历史学者是让“老大哥”头疼的一群人,因为他们掌握着“大哥”的“秘史”与存亡的规律。而伟大的小说家是让“老大哥”爱恨交加的存在,原因在于他们可以将枯燥的历史经验与规律化为足以广泛传播且深入人心的情节与故事。
       《骆驼祥子》就是这样一部蕴含历史理性却又感性十足的小说。
                  




...
显示全文
南方的寒冬本不好过,如果又下点雨来,更让人一筹莫展。北方就截然不同,冷冻冷冻的,似要把人变成冰棍,寒风一阵刮来又像是填上些许冰粒。
       如果没有暖气,没有正儿八经的房子,在北方是万难过得了冬的,而去年年底发生在北京的驱逐人口事件,着实让我想到了一百年前老舍先生笔下的祥子。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又令人扼腕的不断重复。更为可悲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并不在意这些,而少数人虽然在意,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循环往复。
       历史让人理性,而文学使人感性。真正优秀的历史学者是让“老大哥”头疼的一群人,因为他们掌握着“大哥”的“秘史”与存亡的规律。而伟大的小说家是让“老大哥”爱恨交加的存在,原因在于他们可以将枯燥的历史经验与规律化为足以广泛传播且深入人心的情节与故事。
       《骆驼祥子》就是这样一部蕴含历史理性却又感性十足的小说。
                                                                         出租车司机与祥子
      来到杭州后,自己打车比以往多了一些,每次坐稳告知目的地,为了免于一路上的尴尬,总会和的哥拉拉杂杂聊上几句,且多是关于他们开车的事情。
       “一个月要交六千多的份子钱,这还是退还一部分之后,理论上一个月要八千二百多”,一股忿忿不平又颇为无奈的语气,操着外地口音重复着。“我们赶上的正是最贵的时段,真是不运气……”。我想,祥子是不愿做这种营生的,不是自己的车交份子钱也就算了,车是自己的,维修是自己的,还要交这冤枉钱,这种车他是绝不愿拉的。
       在旧社会,社会中间阶层相较于政府而言并不处于绝对的弱势。士绅、土豪、商人,最不济的类似刘四爷,均是地方上或一个行业中说了算的人物。他们可能与官府有关系门路,但和政府全然两样。他们往往仗势欺人,为富不仁,但偶尔也有造福一方的人物。祥子拉车给谁?为谁?他为自己,绝不为这类刘四爷的人物,更不要说背后的衙门。祥子从乡下出来,想靠着气力买车为自己上工,不坑不骗,也不与人为友为敌,逍遥自在。但如此“乌托邦”的理想,在一百年前实现不了,在当下又如何呢?
       刘四爷终究会走,而到来的是一个强大的让个人难以撼动,毫无弱点(类似虎妞)的庞然大物。我们的力气多半耗在为他奔波之上。这个大物囊括一切,没有了侦探与刘四爷,也没有了曹先生,他们都已然被涵盖进去,化为一体。
       祥子不适合生活在旧社会,因为那是吃人的地狱;祥子也不适合生活在今天,因为这里更加没有个人的“乌托邦”。
        我想,老舍先生最后提到的“个人主义”更多是独居隐士型的“乌托邦”主义吧。而祥子的个人主义“乌托邦”便是令他痛苦的根源之一。
        个人与国家之间没有“乌托邦”。
                                                            资本与主义
       资本是资本,主义是主义。物质与精神上的不对等与不平衡是祥子痛苦的另一个根源。
       “资本有大小,主义是一样。因为这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像一个极细极大的筛子,一点一点的从上面往下筛钱,钱越少;同时,也往下筛主义,可是上下一边儿多,因为主义不像钱那样怕筛眼小,它是无形体的,随便由什么极小的孔中也能溜下来”
      资本与主义决不可贸然联系在一起,两者完全是不同性质的东西。资本具有非对等性,税收的二次分配更多变成一种负福利,将社会全体创造的财富不均衡的播撒出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主义却是人人平等,每个人均要遵守,不能违背。
      权力、财富与责任、义务间巨大的不对等造成社会严重扭曲。法律与制度的规范加重了社会的负义务。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需要背负更多的义务,而居庙堂之高者却显得自由自在。这样的旧社会如何能够持续。
祥子拉车所得勉强糊口,曹先生教书便可雇得起佣人;侦探凭借身上的行头就可以任意敲诈走祥子一年多的所有收入。祥子毫无权力,那个大雪之夜,还要担心曹先生家被偷是否会诬陷自己,而左先生一句话就可以使曹先生脱身;侦探一松手就能放祥子一条狗命。这样的负福利与负义务,让祥子一辈子只能被人骂作“臭拉车的”,绝无翻身之时。
       资本是他们的,但主义的紧箍咒却永带头顶。对于主义与责任的苛责只会与资本、权力呈负相关关系。以革命者自居的阮明不学无术,凭着自己感知的一点“先进思想”便在学校胡作非为,满脑子“革命”思想的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学分;一跃成为成功者之后,阮明便可自由卸下“革命”的紧箍咒,毫无约束的开始拥抱诱人的物质与资本。
       在这样一个旧社会里,有的人全能开挂无人可挡,有的人却只能沦为鱼肉,卖血卖身卖肉,苟延求生。
       资本与主义之间了然无关。
                                                                      愚蠢·残忍·乌眼鸡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里的那句“大家都想乌眼鸡一样,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为什么中国旧社会民众的公德心缺失,就是因为“公”对于他们而言是衙门是胥吏是征税吃人的老爷。为什么私德少而私心重,就是因为“私”是自己的,资源是稀缺的,人口是众多的。不争不抢拿不到,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吃不着。如此,怎能有德?怎能为新民。
       祥子绝不是圣人,他只是一个脸皮薄,好面子的普通人。不愿意求人,更不肯欺人。他喜欢在曹先生家做包月,诅咒姓陈的一家人,巴不得摔死他,也是为了能不求人还活的有点尊严。
虎妞临产前各种“作”,让祥子不堪苦累;难产时又被跳大神的陈二奶奶坑去一笔钱财。社会中的他们,就像乌眼鸡般,彼此倾轧。
       老舍先生在虎妞死去后,写下这段发人深省的话,“愚蠢与残忍是这里的一些现象;所以愚蠢,所以残忍,却另有原因”。
        虎妞的离去并不是祥子最大的悲剧,更大的悲剧是小福子上吊而亡,祥子沦为坑蒙拐骗之流的结局。这般设计的人间悲剧,在美国人翻译的版本中干脆改成祥子与小福子大团圆的故事。
为什么小福子的死是悲剧中的悲剧,以至于美国人都决然不能接受?
         因为在这个人人乌眼鸡,信奉森林法则的世界,小福子与祥子彼此爱慕而真心相对,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不过如此。而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悲剧,着实的悲剧。
        人与人之间残忍、绝情,永不止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骆驼祥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骆驼祥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