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忘却。

熊猫的糯米
2018-01-04 23:10:31

华胥一曲,乱世成殇,以血为引,以命相抵。

她吻一吻他的眼睛,撑着自己坐起来,捧着她的脸说:“我会救你的,就算是死,我也会救你的”。在沈岸和宋凝的故事里。大多数人都是责怪沈岸的。其实我觉得沈岸不是渣,他只是瞎而已。沈岸看不到宋凝送给他护心镜时的不舍与牵挂,他看不到她用剑刺向他时的颤抖,也看不到孩子去世时她留下的泪水,理所当然的,他也没看到在那个寒冬,在仓鹿野,她血流不止也没有放开拉着他的手。“爱一个人这样容易,恨一个人也这样容易”,这是宋凝对七年相处的所有总结,她轻易的爱上,在七年之后又终于放手恨了。于是她以命相换。求一响贪心,求一个幻境。宋凝的死亡是可以预见的。“你是听说她死了,特地来为她敛尸骨吗?她和我说过,她想要一个大瓶子装骨灰,白底蓝釉的青花瓷瓶,你把瓶子带来了没?”无论是眼泪还是呼唤,沈岸都来得太迟了。后来不久,沈岸战死在了仓鹿野,下葬时部下发现他随身带的是一只青花小瓷瓶,瓶中装满了不知名的白色粉末。倘若宋凝还活在这世间,兴许沈岸就不会死了,世间只有一个人会不顾性命的爱他救他,只可惜死的太早。也有人说,也许正是因为宋凝死了,所以沈岸才死了?大抵,我是不相信的。 如果说沈岸和宋凝的故事是一个人的看不透,那公仪斐和卿酒酒就是两个人的说不清。在很多故事里相爱的人大多以喜剧结尾的,公仪斐和卿酒酒唯一错过的就是时间。公仪斐不是没爱过,他为她谱过曲,为她受过伤,为她倾尽过所有。而卿酒酒也不是没爱过他,她为他跳过舞,甚至为他送了命,在公仪斐饮尽千日忘之后,在他忘了一世长安的诺言之后。从前我遇到一个姑娘,他的丈夫辜负了她,我很为她不平,很讨厌她的丈夫,但是我并不讨厌公仪斐,归根结底,大家都是被命运愚弄了,公仪斐和卿酒酒都是可怜的。后来在紫薇花树开花的那天,公仪斐好似又遇到了卿酒酒,他从袖中取出黑玉镯:“这镯子,可是姑娘的”“在下与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在下,柸中公仪斐,敢问姑娘芳名”即使他刻了栩栩如生的木雕,刻出了卿酒酒长至脚踝的发,刻出了初遇时那把孟宗竹的油纸伞,也没等到她清冷的那句“永安,卿酒酒” 自古人们大多求的都是寿命延长,我却只是感到岁月的绵长。也许时光逐日苍老,便能模糊生死的距离。若用生命换一个过往完美的幻境,你可否答应?或许你会摇头,但她们应了。身份两重,缘也两重。对她们而言,世界的倾塌只需要那么轻轻一句话,无奈痛苦的现实,难以承受的痛,不如只求在梦中得到一个圆满。爱你,于我来说,就像我们的相遇一样,从一开始就由不得我选择的。倘若世上还有华胥引,我也希望有人能为我弹奏一曲。这深埋在过去的悲欢离合、一段深情,多年后,终成传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华胥引(全2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华胥引(全2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