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读米歇尔福柯传

开枪
2018-01-04 21:46:57
同性恋福柯

“谁是博尔赫斯?”
“一个阿根廷作家,是个瞎子,娶了日本媳妇,写过著名的交叉小径的花园。”
“谁是伍迪艾伦?”
“一个美国导演,犹太人,经常自导自演,跟中国养女有乱伦之恋。”
“王小波的哪本书最好看?”
“黄金时代,特别黄。”
这是经常我被问到以后脱口而出的回答。所以当做护理工作的我老婆问我在看什么书,我先挣扎着说了几句,
“福柯,他是个研究精神病院和监狱的哲学家、心理学家”,随后干脆放弃,说
“他还是个同性恋,得艾滋病死的。”

给不知道谁是福柯的人说这本书讲了什么,说不好。

第一章, 福柯父辈祖辈的名字,都叫做保罗福柯,福柯讨厌他的父亲,没有沿用父辈的名字,而是叫米歇尔福柯。
第二章, 在米歇尔求学生涯里,母亲给了他各种帮助。
第三章, 米歇尔福柯是同性恋。

那前3章串起来:福柯是同性恋,与他跟父母的关系,他成年之前的家庭环境有没有关系,说不好。

无论是通过以偏概全的江湖化、世俗化的解释,还是通俗化的武断,一说出来,陌生他者马上就有了一个概念和结论,马上就产生了误读。
这是阅读过程中不求甚解,被逼着解读情形下,没办法就偷工减料的解读。对于多数人来说,阅读本身就是私人化的范畴,个体带着个体经验,收获多少看积累和造化,本就不需要普适范畴的导读、评论。

北师大研究生考试

我知道2005-2010这段时间北师大中文系研究生考试专业试卷里可爱考法兰克福学派了,大多是个名词解释,有时也会出简答和论述,我2009和2010年考过两次。
那时课本上也没讲这些东西,我好不容易搞来的题库也没好好背。考不过是自然的,更是到最后也没把那群德国人给串起来。要是考隔壁的福柯,我应该能编上几句。因为看过几篇写王小波的论文,都提到了福柯关于“麻风病”“疯人院”“监狱”的研究。黄金时代里陈王二人逃离到一个罕无人迹的章风山,之前就是个麻风病隔离区。

所以我看福柯的《疯颠与文明》的时候,经常把小说中的章风山代入,不说是自觉的比较文学行为吧,起码更容易理解,也读起来更有快感。那是一个能看进去书、能吸收到知识、在建立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年代。
工作的前5年,我自我解读了福柯关于监狱、疯人院的权利交换的看法:与权力共处,找到一个最舒服的角度,不反抗,不动情。
是嫖客与娼妓的关系。

流动的盛宴

海明威写过一本《流动的盛宴》,讲述旅居巴黎时与文化届的交往。伍迪艾伦拍过一个《午夜巴黎》,复述重温了海明威在巴黎经历的流动的盛宴。背景是1920年代。
而《米歇尔福柯传》看下来,也是一部流动的盛宴,背景是1960年代-1980年代。法国人拉康、列维施特劳斯、阿尔都塞、罗兰巴特、德里达,我能叫得上名字的人就交集在一起,不比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的人少。
这些人都是福柯从求学到成名时交往过的,无论是同窗同事、课题交流、社会和政治活动,抱团比撕逼的时候多。最有趣的是跟萨特的交往。
福柯在国师萨特的葬礼上说,还在年轻时,我就想从他的学说,从他所代表的一切东西,从《现代》杂志的恐怖主义中摆脱出来。

以前上学时课本上把西方思潮分为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萨特就是现代主义的代表。福柯只能是后现代主义的一个代表。
五六年前还有同事问过我这两者的区别,这五六年这两个词都不提了。“后现代主义”定义的现象和概念,像是对权力的消解,无意义无价值,夸张变形,已经成为现代的常态。

话说到与萨特的交往,福柯一生在颠覆迭代萨特,但也在公共参与的社会和政治活动中,抱过团,作为社会人,这是俩名人。
而福柯在与政治与群体的相处全程,是矛盾的,若即若离,时而热情时而冷淡沮丧,时而战斗时而内耗,从一个凡人的角度看:他是一个保持独立性的疯子和害怕孤独要拥抱人群的神经质。

话说回流动的盛宴,一群掌握话语权、话语解释权的人组成一个话语权力圈层。条件是他们是一群绝顶聪明的人。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米歇尔·福柯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米歇尔·福柯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