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房思琪,像围观一场盛大的凌迟

进击的小丑八怪
2018-01-04 09:53:12
林奕含是那种温润如玉的人,只看一眼就喜欢。尤其是她讲话的声音,吴侬软语,娓娓道来,像古玉相互碰撞。我看过许多访谈,唯有她配得上“腹有诗书气自华”。然而,这样冰清玉洁的人却在自传体式的小说里自喻“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究竟经历过、承受过多大的痛苦才会写出如此冰冷绝望的文字。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

大家闺秀是用来形容房思琪的,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也是用来形容房思琪的。她是被诗词歌赋养大的女儿,她生而高贵优雅。前提是如果她没有遇见衣冠禽兽的李国华。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当读到房思琪又拿着作文走进李国华的公寓时,我无法理解。我无法理解明明她知道李国华在性侵她,她还要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般地走进地狱。她为什么不呐喊,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求救,而是心甘情愿地受魔鬼控制呢?书上不是教过我们发生这样的事情要告诉家长,要去报警吗?这就是旁观者的照本宣科。因为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我们有一万种理性科学的解决方案,可是正在遭受劫难的人呢?

房思琪有着强烈






...
显示全文
林奕含是那种温润如玉的人,只看一眼就喜欢。尤其是她讲话的声音,吴侬软语,娓娓道来,像古玉相互碰撞。我看过许多访谈,唯有她配得上“腹有诗书气自华”。然而,这样冰清玉洁的人却在自传体式的小说里自喻“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究竟经历过、承受过多大的痛苦才会写出如此冰冷绝望的文字。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

大家闺秀是用来形容房思琪的,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也是用来形容房思琪的。她是被诗词歌赋养大的女儿,她生而高贵优雅。前提是如果她没有遇见衣冠禽兽的李国华。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当读到房思琪又拿着作文走进李国华的公寓时,我无法理解。我无法理解明明她知道李国华在性侵她,她还要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般地走进地狱。她为什么不呐喊,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求救,而是心甘情愿地受魔鬼控制呢?书上不是教过我们发生这样的事情要告诉家长,要去报警吗?这就是旁观者的照本宣科。因为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我们有一万种理性科学的解决方案,可是正在遭受劫难的人呢?

房思琪有着强烈的自尊心和极其骄傲的自负心。她知道李国华在诱奸她,在强暴她,她不敢对任何人诉说。跟灵魂相通的怡婷讲,换回了“不要脸”的唾弃;跟父母讲,被责骂说“小小年纪就这么骚”;跟冷眼旁观的网民讲,得到的是漫天遍地“勾引师长”的流言蜚语……所以,她能跟谁讲,她只能说服自己去爱上这个丧尽天良的恶魔,不然她该怎么活下去?

从十三岁到十八岁,房思琪一直活在暗无天日的阴影中。她走进一个又一个的小公寓或者小旅馆,就像一次又一次地跳进水深火热的无底洞里。李国华说“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她相信 了;李国华又说“你是曹衣带水,你是吴带当风”,她又相信了。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就以为这是爱情。然而,当她发现,李国华是个人面兽心,满嘴谎话的人时,她再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她经历的不是爱情,而是摧毁一切的大屠杀。

林奕含在访谈时说,这本小说折磨了、摧毁了她一生。她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又重新经历一遍越战、集中营和核爆呢?怡婷是她,思琪是她,晓奇是她,甚至伊纹也是她。她不知所措,她自怨自艾,她无法控诉,她无力还击。错的是谁,她说“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可是辜负她的是真的是文学吗,背叛她的真的是那个浩浩汤汤五千年的传统和语境吗?

她把李国华比作胡兰成,都是一丘之貉,表面正人君子,实际却烂透了心。他们比普通的恶人更坏的一点是,他们犯了错却不认为是错,永远没有悔改的那一天。所以他们再满腹经纶,再饱读诗书又如何,败絮其中,覆水难收,他们只会比坏人更坏,也更危险。

这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道貌岸然的李国华,有成千上万个狼狈为奸的蔡良,也有成千上万个忽视性教育的父母,还有成千上万张不负责任的嘴,却没有成千上万个温暖善良的毛毛。最绝望的,不是已经发生了悲剧,而是这样的悲剧阻止不了,且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地发生着。

我们不需要像怡婷那样的幸存者,我们需要的是每一个女孩不受侵害,不管她长得丑陋还是长得漂亮,也不管她是强壮的还是软弱的,但愿再没有下一个房思琪也没有下一个郭晓奇。

一些题外话

"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是真实的;如果你感受到美,也是真实的。”正如林奕含的评价,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读到了惨烈的痛和凛冽的美。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她写这个故事,尽管字字锥心,却依然细细雕琢,是不是出于对文学的热爱以及敬畏,所以才会用精美绝伦的比喻和工笔去雕刻这些带着血带着痛的人物?原本这个简单而粗暴的故事,用翔实朴素的措辞也许更富有冲击力和感染力,但大量精准别致的修辞让整部小说增添了一种畸形的美感,甚至削弱了对反派人物的愤怒。我想,林奕含写这部小说的时候,痛苦万分的同时,也会有稍稍的痛快和畅爽,就是那种挥毫泼墨,操纵文字的快乐。用美好绚丽的词句写出来的东西,再丑恶的面目也会柔和许多。善良的人啊,总是狠不下心去咒骂其他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