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 铁皮鼓 8.6分

生而为人的荒谬

小沙皇
2018-01-03 23:31:06
奥斯卡就是加入了纳粹少年团的坦克兵,是当过农民、矿工、石匠的格拉斯,他一直都痛悔不已。
他写的,就是二战后德国市民杂乱彷徨的生活,还有纳粹邪恶本质下的平庸。
奥斯卡——侏儒——一出生就智力超群、能听懂成人的话——因为厌恶世界,主动停止长高,保持儿童的样貌。
然后,还是在生活的周围,卷入越来越多的秘密,然后发酵,然后时代也在变化。他的成长史,就是德国在二战前后的历史。最后,他对社会彻底失望,躲进精神病院。
这本书是反对简单粗暴的历史观的,它完全展现了在一个人类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战争灾难背后,是多么荒谬的现实。他没有对战争以及发起战争的政客进行正面描写,而是通过一个小家庭和同一条街道上的其他家庭的命运起伏,记录了市民社会是如何卷入这场灾难,最后被一片一片撕碎的。这些市民也不是无辜者,他们身上的平庸本质,就是纳粹得以强大的基础。纳粹就是由这些小市民构成的。

奥斯卡决定不再长高,永远保持一个儿童的样子,却有着超人的智力。这种状态,多么诱人,至少我时常想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童话。他看清楚了小市民阶层的龌龊,看清了时代的荒唐。而他自己,亦正亦邪,或癫狂,或沈敏,反对一切看似崇高的事物,热衷





...
显示全文
奥斯卡就是加入了纳粹少年团的坦克兵,是当过农民、矿工、石匠的格拉斯,他一直都痛悔不已。
他写的,就是二战后德国市民杂乱彷徨的生活,还有纳粹邪恶本质下的平庸。
奥斯卡——侏儒——一出生就智力超群、能听懂成人的话——因为厌恶世界,主动停止长高,保持儿童的样貌。
然后,还是在生活的周围,卷入越来越多的秘密,然后发酵,然后时代也在变化。他的成长史,就是德国在二战前后的历史。最后,他对社会彻底失望,躲进精神病院。
这本书是反对简单粗暴的历史观的,它完全展现了在一个人类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战争灾难背后,是多么荒谬的现实。他没有对战争以及发起战争的政客进行正面描写,而是通过一个小家庭和同一条街道上的其他家庭的命运起伏,记录了市民社会是如何卷入这场灾难,最后被一片一片撕碎的。这些市民也不是无辜者,他们身上的平庸本质,就是纳粹得以强大的基础。纳粹就是由这些小市民构成的。

奥斯卡决定不再长高,永远保持一个儿童的样子,却有着超人的智力。这种状态,多么诱人,至少我时常想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童话。他看清楚了小市民阶层的龌龊,看清了时代的荒唐。而他自己,亦正亦邪,或癫狂,或沈敏,反对一切看似崇高的事物,热衷搞破坏。
他小时候无忧无虑,心智发育完全,成年人的把戏都可以看透。但是,当他开始成长,世界也进入战争,他和其他人的处境都在恶化。所以,到了30岁,从精神病院出去,成了他最害怕的事情。

所以,说的就是德国人民,从一战的创伤,到纳粹上台,二战爆发,他们的心灵长期处于一种扭曲的状态,他们是灾难的受害者,但是,也是制造者。确实,并不存在什么清晰的发展道路,整个世界都杂乱无章。

这本书的好:
1.着眼点细微,帮助人们看清楚在一种粗暴的、概括性的历史观下,各种引起战争的微笑原因,许多巨大的历史事件,从来都不是偶然,而是由无数的小事件最后组合成了一种趋势,使得不得不发生。
2.奥斯卡的形象太鲜明!他是格拉斯在路边看到有个小男孩在旁若无人的敲鼓,而他的特异功能,又不是童话,所以这是一个好奇怪的角度,横跨正邪两方,有自己的道德观念,不会被蛊惑,但也不会去坚持正义。在他的眼中,一切崇高的事物都值得被怀疑。
3.情节复杂,人物众多,而且,格拉斯他故意的,拒绝对这个世界怀有一种简单清晰的认识,读起来容易让人迷惑。他就是要让我们知道,历史事件不应该被简化,需要对它进行持续的追问。但是,这种追问,也触碰了很多人心里的伤痕,让他们自以为是的反思变得痛苦万分。

德国哲学家阿伦特《耶路撒冷的艾希曼》,里面的艾希曼是纳粹高官,在法庭上,他却表现的像一个和普通人毫无区别的小市民。
阿伦特说,很多时候邪恶并不是以穷凶极恶的方式出现的,相反,它具有一种平庸的特性。正因为人们自甘平庸,缺乏思考能力,才会日积月累,在错误的思想带领下越走越远,犯下罪行,并且自己还认识不到。

格拉斯在这本书中,昭示和揭露表象之下隐藏的内容,但这种内容不是什么确定性的真理,更可能是生而为人的荒谬和社会秩序的结构性矛盾,他要表达的也是阿伦特的那个意思。拒绝简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铁皮鼓的更多书评

推荐铁皮鼓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