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之爱 痴人之爱 7.3分

妄人的SM情结

申仙
2018-01-03 21:20:15

日本文学,对于性的探讨水平极高,而它又独有着对人性复杂程度的剖析常使我在阅读时有种局促不安的感觉。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类似于大江健三郎的《个人的体验》都是作者由亲身经历改写而成,这种类似传记中某一片段进行升华改造的作品,在阅读时会时刻提醒我,我现下所见的故事大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这会让我不自觉有代入感,我常常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我又该如何。

故事并不算复杂,家世还算理想的河合让治是一个在爱情里有怪癖的男人,他洁身自好,并且对心目中的女性有着固化的需求,所以28岁的他也并没有选择随意用肉体之欢来应付生活。 当他在咖啡厅遇见十五岁的打工少女娜奥密之后,迅速的被她西洋式的名字和外表所吸引,而娜奥密家中清苦而且本人也与家庭关系十分僵硬,河合让治便生出将女孩带回自己家中以半抚养半恋爱的想法。

得到同意的让治和女孩居住在了一起,供应衣食住行的同时也培养她学习英语和音乐。让治对理想中伴侣的定义是像西方人一样时尚和强大,他一边训练着女孩又一边纵容她。几年后的娜奥密开始变得更迷人也更难以控制,不断和陌生男人私会让让治开始崩溃,他赶走了她但同时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他发现难以割舍的爱

...
显示全文

日本文学,对于性的探讨水平极高,而它又独有着对人性复杂程度的剖析常使我在阅读时有种局促不安的感觉。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类似于大江健三郎的《个人的体验》都是作者由亲身经历改写而成,这种类似传记中某一片段进行升华改造的作品,在阅读时会时刻提醒我,我现下所见的故事大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这会让我不自觉有代入感,我常常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我又该如何。

故事并不算复杂,家世还算理想的河合让治是一个在爱情里有怪癖的男人,他洁身自好,并且对心目中的女性有着固化的需求,所以28岁的他也并没有选择随意用肉体之欢来应付生活。 当他在咖啡厅遇见十五岁的打工少女娜奥密之后,迅速的被她西洋式的名字和外表所吸引,而娜奥密家中清苦而且本人也与家庭关系十分僵硬,河合让治便生出将女孩带回自己家中以半抚养半恋爱的想法。

得到同意的让治和女孩居住在了一起,供应衣食住行的同时也培养她学习英语和音乐。让治对理想中伴侣的定义是像西方人一样时尚和强大,他一边训练着女孩又一边纵容她。几年后的娜奥密开始变得更迷人也更难以控制,不断和陌生男人私会让让治开始崩溃,他赶走了她但同时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他发现难以割舍的爱使得他无法脱离娜奥密生活,他又接回了女孩,并打定主意听从她的所有吩咐。

小说翻拍成的电影多年前便看过,结局停在了女孩骑坐在让治的背上,就像当年17岁的姑娘刚搬来时,男人逗她开心做的样子。然而此时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那时的宠溺变成了讨好,女孩子成长为女王,让治也从男主人变成了匍匐在地的奴仆。

故事并不算复杂,起初我以为是为了深究因为爱所导致的人性蜕变,而谴责或警示某些事情的发生,但最后我才明白这只是在说爱,说爱的深沉会让人低进尘埃并丧失自我。我在前文说,我会将自己代入故事去思考这件事情已经发生的原因,现实中的谷崎润一郎同样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并希望将其改造,然而那个女孩是他前妻的妹妹,出于责任感他选择了先安排好前妻的幸福再去追求自己。从这里也能看出来他真的是个很矛盾的人,后来前妻与朋友相恋,他去表白时候却遭到了女孩拒绝,回头的他想和前妻重归于好但已经当时惘然。

刨去作者身上的极高文学地位,在爱情里他算不上一个好人,更是个失败者,而在当时的日本被称作“小田原事件”也使他名声扫地。回头再来看这本书,写成于他和女孩的同居时光,也就是说书成之时两人还在恩爱期,那么问题就来了,书中结局所塑造的女王和男仆的形象是不是就是他在生活中的影子。

如果按照书中给出的男主性格转变,便能看出谷崎润一郎在现实中的左右摇摆就是他本人对爱情的观点——为了爱可以付出一切,所以为了爱我就可以不是我。这是一种我很难理解的爱情观,但是任何人的爱情都应该支持,无论你接受与否,这都是每个人最正当的权利,所以让我回到书里重新看一下。

起初两人的互相称谓是“baby”和“papa”(日语中父亲的昵称),此时的让治是明显占据上风了,而且他也在享受着这种口吻带来满足的征服欲(让女生喊爸爸这件“变态”的事情我觉得会让大多数男性产生快感),其后他在与娜奥密的争吵中提出让她滚出这个家,而娜奥密选择了屈服和道歉,这是一个转折点,男性此时的两性地位占据绝对主动,他对驯养女孩的成就感受益无穷。

而后来不断的学习和社交,使得本就貌美和贪慕虚荣(很大一部分也是男主的娇惯和有意引导)的娜奥密在男性圈子里游刃有余,知道她开始明目张胆将男性带回家中,两人开始了最大也是最后一次斗争。但是这一次男性惨败,不仅弃子认输,还把“王位”也丢了。复盘这次战争,我们可以看到,让治不断提升的爱意逐渐击垮了占有欲,而后来的每一次退步都让娜奥密尝到了甜头,而本就是按照让治意愿成长的娜奥密终于成为了最强大的人,而此时让治虽然身为男仆但想必心里的爱和欢喜也达到了最大化,因为这就是他最开始的选择和梦想,如果她不是她了,他也就不喜欢他了。

也就是说本该是S的让治发现自己有更多的做M的潜质,变成S的娜奥密也释放了自己最大的魅力。sadomasochism(性虐与受虐)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有互相转化的可能的,而SM更大意义并不是如今我国富人们爱玩的变态调教发泄欲望,它最主要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所转化的快感,由征服和被征服所引发的另类爱情,就像是《五十度灰》里的安娜和格雷。

我常以为爱情里是需要分出胜负的,其目的不是为了真正那一方打倒另一方,而是在两性关系中加强认同感,因为认同感所带来的稳固是更有力量的。而故事以及现实生活里的男主则把这个关系引发到了极致,当让治再一次跪下,用当“大马”的方式换来了娜奥密,虽然在一般人的我们眼中,他输掉了尊严以及底线,但他赢得了爱情,哪怕对于娜奥密来说并不是全部的心,但对于让治来说,那就是他的世界,独一无二。

书中对性的描写是极为忍耐的,无论是同居,还是男主帮女孩洗澡,以及后来的女主勾陌生男人,并没有电影中那么露骨,究其原因便是当时现实中的两人还在热恋,一方面是迫不及待把自己从心底渴望的爱情模样公开让人羡慕,另一方面又不肯让自己心爱之人暴露在众人面前,恰是这种忍耐才最适合当时河合让治(谷崎润一郎)迷醉的爱和温柔。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痴人之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痴人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