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他们在墨色深处被隐去

伊夏
2018-01-03 看过

白谦慎的《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遭了一些批评,主要是说,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是否真的有比较的可能。路边随意油漆的小广告招贴怎么就沾上了唐宋元明的气韵,成为能够“对话”的两端。

马菁菁带我们换个思路想这件事,假如古人的休闲是画山水花鸟,现代人的趣味是品山水花鸟,大家在“玩”这个层面上,是不是能够沟通,是不是可以把重新了解古代画作当成一次旅游,进入今日不复存在的元明清的山山水水里,去闲谈那些妙不可言的传世之作。

关于“诗书画印”这四件小事,菁菁在书中都有条分缕析地细细讲来,我很喜欢她在说这些具象事物时谈到流动的,抽象的时间,一瞬间像是不自觉流露出她的心声,特别动人:

古画最迷人的一点,便是画上的时间过得很慢,作者多年前画的画,十几年后题字纪念一下,再过30年,另一位朋友也来点评一下。元朝都走到了末年,沧海桑田,可是在这幅画上,他们好像还是不紧不慢。

不紧不慢的心情适合她在书中称道的许多画家,虽然整本书较为详实地兼顾了御用画家和放浪文人,可似乎我们同作者一样,都更偏爱后者,她写唐寅书写自己是“桃花仙”,又写徐渭晚年自况是“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我更被她对八大的深情与对郑板桥的拜服打动。菁菁是书画名家的弟子,按庸俗思路猜测,她应该更喜欢服务庙堂的那些高雅人士,但她偏是不羁,偏是热恋江湖,那种“仰天大笑出门去”的豪爽,我相信,是她笔下的古代文人,更是她自己。

所以可以理解她借吴冠中的盛赞来说明石涛的“世界地位”,那些曾经被边缘被忽略的泼墨者,有可能正是我们现在美术文明的源头:

石涛的“感受说”是绘画创作的核心与根本,他这一宏观了认识其实涵盖了塞尚所见,并开创了“直觉说”“移情说”等西方美学立论之先河,这个17世纪的中国僧人,应恢复其在历史长河中应有的地位——世界现代艺术之父。事实是,他的艺术观念与创造早于塞尚200年。

这种打通中西甚至时空间隔的比较当然会招致争议,但如果不这么激烈地对抗,可能我们难以意识到此前的盲区。菁菁这本书虽然是普知,但也充满态度,她是想以介绍表达她对声音较小的书画家的认同与怜惜,她希望我们在专注明辨画作真伪的同时,也能明白画家们的筚路蓝缕。比画更重要的,是人的感情。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山山水水聊聊画画(元明清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山水水聊聊画画(元明清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