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传 巨人传 8.3分

“人”的胜利

哭之笑之
2018-01-03 看过

陈筱卿翻译半文不白,很多“诗”硬生生翻译得很整齐;甚至有“盘古开天地”,超出《巨人传》世界观的话,这个我不能接受;还有“其原因盖因”,令人懵逼;第欧根尼译为“戴奥尼吉兹”,只能说,真是很老的译本了。不过想想全译本也不容易,很多下流、低俗的话,是不好翻译。话说本来以为是“译林出版社”,仔细看原来是壹力,有点被坑的感觉,还不是真正的全译本。在微信读书上看,注释挺多的,还是可以接受,粗读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第一部写卡冈杜亚的成长,第二部写庞大固埃的成长,窃以为有重复之嫌,都是回去参与战争,富有传奇性。虽然前人评价很高,但是我个人并无特别的感受,只是擦屁股的段落确实有趣可爱,其余不多赘述。真正有意思的是第二部中巴汝奇的出场,我感觉主角已经悄悄地转化了,是巨人之下,一个真正的小人。——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巨人呢? 一开始巴汝奇就卖弄自己精通多种语言,竟然被庞大固埃一眼相中,“说实在的,我非常地喜欢您。如果您愿意的话,从今往后就别四处漂泊了,不妨跟随我左右吧。我与您将像埃涅阿斯和阿卡蒂斯一样,形影相随。” ——同时让我想到了很多,梅菲斯特与浮士德,福斯塔夫与亨利五世,桑丘与堂吉诃德,猫与苦沙弥……在文学史上经典组合中,始终存在主奴之争,似乎总是互为镜像。而且作为读者的我,总是更喜欢“奴”,因为总是更亲切可爱有人性。 庞大固埃与巴汝奇,对一件事,总是意见不同,于是对话不断,甚至是“诡辩”,也可以说明“解释”的力量,巴汝奇骚话连篇,不得不服。也许是意识到了这点,就有拒绝语言的倾向,而更多地选择手势、谜语、疯言、神谕等。可是不靠谱,最后还是无法避免地用语言解释。于是越诡辩,于是越荒谬,于是越批判。同时,松散的结构,带来开放的结局,几乎可以无限写下去。 尤其是在第三部,就“是否结婚”这一个问题贯穿全篇,产生了令我震惊的“延宕”,甚至延伸到第四部、第五部,还在延宕中肆无忌惮地“离题”。与之相比,我都无法认可哈姆雷特的延宕,那不过是小小的犹豫罢了。 第三部就是写巴汝奇想结婚,却害怕被戴绿帽,于是不断延宕,到处访问咨询,找女占卜师,找聋哑人,疯子,神瓶,都是“谜语”,庞大固埃总是解读为劝巴汝奇别结婚,但是巴汝奇锲而不舍,始终坚持,不惜一再与庞大固埃争辩(好像给庞大固埃添乐子),最终在约翰修士那里第一次得到肯定,“我是绝对不会劝人去做我所不愿做的事的”,就是说没必要反对,确实如此。后面又请教大学者,一个给出五种解决性欲的方法,巴汝奇还是选择“性行为”;一个将给绿帽子“合理化”…… 在我看来,其实巴汝奇一直想结婚,只是缺一个正当的名义,没有预言支持;当预言不给力的时候,他就反对预言。虽然多是诡辩,但也是可爱的倔强,不向命运低头,可以说表现了一种人的执着精神,“知其不可而为之”,狂欢式地面对古希腊悲剧。如果命中注定要戴绿帽,因为害怕戴绿帽就不结婚了吗?被预言限制的人生该有多无趣!哪怕最后被预言说中了,又何妨?及时行乐吧!仔细想想,其实巴汝奇并不在意被戴绿帽,虽然被众人的意见阻碍了,但是依然坚持询问,已经表明了他的选择,结婚,一定要结婚!所以,巴汝奇,可以说就是人的象征,人就是欲望,而庞大固埃则是“主流正义”的象征,满脑子“正确意见”,反而失去了一些人性。事实上也一直是两人之间的对抗,尤其是在“解释学”上,就是主奴之间的角斗场。 可是第三部结束于“庞大固埃草”,我有一些莫名奇妙,把第三卷的主线抛开了。可能是暗示残酷的现实,巴汝奇的问题并不重要,可能还不如“庞大固埃草”,于是打个哈哈过去了。 第四部就是“在路上”,随着空间的变换展开,一个地方一个故事,可能在当时具有鲜明的讽刺意味,但是现在,个人感觉很无聊,人物形象都变空了,甚至经常忘记庞大固埃是一个巨人。同时疑惑,真的是为了给巴汝奇找神瓶吗?感觉那不过是一个借口,是庞大固埃想出去玩玩,离开一个地方,前往一个地方。——不过却看见了《格列弗游记》的影子。 第五部延续第四部的方式,直到最后找到神瓶,对神殿展开了描述,恍惚之间似但丁来到了天堂篇,巴汝奇得到可以结婚的神谕……非常简单,“喝吧”,就好像开了一个玩笑。以 “烂尾”结束皇皇的《巨人传》,似乎更能体现一种荒诞不经的狂欢精神,拒绝崇高,拒绝完美,坦然地面对人性的暗面,是 “人”的胜利。 龚翰熊《欧洲小说史》写道:从这一刻开始,欧洲小说中第一个真正的小说主人公出现了。巴奴日,他不是神之子,不是英雄或是多情的骑士。他不具备任何特殊的道德意义,不具备“完人”的因素。他是欧洲文学史中第一个被塑造得如此丰满的平常人形象。 Ps:巨人传中的恐惧(一个奇怪的注意点,有想法,但是不成熟,记录一下) 1.秃头恐惧,参考笔记区。 2.女性恐惧,性欲上无法满足,所以给予巴汝奇无穷的性欲,对抗女性恐惧:所罗门之后,亚里士多德也曾声称女人的那个玩意儿是永不知饥饱、难以满足的,但我要说,我的那玩意儿也毫不逊色,同样是永不知疲劳,永远是能征惯战、骁勇无比的。巴汝奇不断地吹嘘自己强大的性能力,试图证明自己的强大,也越体现男性在性方面的不自信。 3.绿帽子恐惧,巴汝奇想结婚被绿帽子预言所阻碍,“我最最害怕的就是当乌龟,但凡与我交谈过的人,又无一例外地吓唬我,说我生就的乌龟命,早晚都得当乌龟。”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巨人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