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师的葬礼》

严彬
2018-01-02 看过

《大师的葬礼》是我的第四本个人诗集。我没有为它作太多特别的准备。但我知道,这本诗集里面的诗和前三本对比,应该要更好一点,更适合现在的我一点。2017年我写了一百六十首左右的诗,是写诗最多的一年,诗也应该过得去吧。

上上周末在小众书坊透明的房间里看到自己的诗集印得很好,很像样子,和另外九本诗集一同摆在一团鲜艳的装饰花边上,旁边还有两本小小的无法打开的欧洲假书。那时光鲜温暖,整个书店里有四五十个位读者和诗人,有摄像机和相机,还有我见过的几位女同学。

作为一套诗集里入选年纪最小的诗人,尽管我已经三十六岁了,还可以闹一下。那就是我,那个写出这些诗的诗人。我渐渐的也放松下来了,没有希望非要表达什么,我坐在那里,不管怎样都是我自己,哪怕说胡话——谁能说在港口给水手们教英语的乔伊斯就不是乔伊斯呢?

霍俊明老师就坐在我对面,和我说话。关于我的诗,他创造了一个新词,叫做“轻颓诗”。我理解为,霍老师认为我的诗,或者我的某些诗里,有种乐观的、可以治愈的颓废,就像阴天微风里轻轻晃动的白色野菊花,样子也很好看的。除了我的诗,霍老师,以及熟悉我的朋友和读者,大概都认为我是人群里那个最像诗人的人。所以,在中俄边界漠河的一座小山上,我曾被作为诗人在诗人堆里认出来过。

说回《大师的葬礼》。这本诗集也还是一本精选集,既有过去的诗,也有新写的诗——当然,所有的诗都是过去的,2017年春天之前写出来的。我将它里面的诗分为四个部分:

“大师的葬礼”;

“日常颂歌”;

“我不因拥有玫瑰而感到抱歉”;

“献给好人的奏鸣曲”。

后面两个部分,是我前面两本诗集的名字。那么里面的诗,也是我从两本诗集里选出来自己更喜欢一些的。这两个部分的诗大约占到整本诗集十分之四的样子。

今年夏天前后,我还想过要举办一个自己的文学活动,叫做“飘飘荡荡——严彬的文学沙龙”。到了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做,就拖着拖着,拖到朋友都为我着急,催我赶紧办个自己的活动吧——大概是参加了太多别人的诗歌活动,却一直没有一个自己的文学活动,不像样子。前些天一个在诗会上坐我旁边的好看姑娘和我说,如果我愿意,她可以为我做一场诗歌活动。我笑着向她解释了一点自己的想法,并表达谢意——也许,或者——以后吧。

现在第四本诗集也出版了,依然没有什么文学活动计划。

就是这样。

(自己的,加一星吧。)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大师的葬礼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师的葬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