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给予了我多少,我也会给予生活多少

明泽
2018-01-02 17:38:33
词到意尽,一路书写着故事发展,很容易产生代入感,而往往你以为会一路发展下去,可总是在某个路口让你深思,这种心路历程并不是平白无故或不经思考的过电,也不是作者特意营造出的氛围,往往是行至深处,触目惊心,顺畅流露。

谁遗弃了谁
妓女是文人墨客塑造最多的一个角色,在文人世界里,她们是有着对人世自由的想法,冲破绝大多数人表层的虚伪,能够将面罩撕下来然后对着这个世界发出嗷嗷的叫声,她们是底层卑微的一角,在精神世界里,她们比绝大部分高尚的人更高尚更优雅更人性。

娜娜说,大多数人都是带着一副好看的外壳生活。她的纯真,用个不好听的词就是无知,是由这个时代所造就,对这个世界还存在着陌生感,我们以为她是陌生的,她认为我们是陌生的,那世界究竟包容了谁?是陆子野吗?还是丁丁哥哥?又或者是10号?我们只顾着往前面走去,我们评判事物的本质靠着理性分析,但娜娜呢?她充当了怎样的角色,是世界的弃儿吗?娜娜拿着陆子野的3000元,有过跑路的想法,但是最终没有,如果是以钱衡量价值取向的她,就应该一走了之,筹备了多年的积蓄,被穿着制服的正义无情地没收,她认了,但这决不意味着向这个世界低头,只是换一种思维去驾驭生活,




...
显示全文
词到意尽,一路书写着故事发展,很容易产生代入感,而往往你以为会一路发展下去,可总是在某个路口让你深思,这种心路历程并不是平白无故或不经思考的过电,也不是作者特意营造出的氛围,往往是行至深处,触目惊心,顺畅流露。

谁遗弃了谁
妓女是文人墨客塑造最多的一个角色,在文人世界里,她们是有着对人世自由的想法,冲破绝大多数人表层的虚伪,能够将面罩撕下来然后对着这个世界发出嗷嗷的叫声,她们是底层卑微的一角,在精神世界里,她们比绝大部分高尚的人更高尚更优雅更人性。

娜娜说,大多数人都是带着一副好看的外壳生活。她的纯真,用个不好听的词就是无知,是由这个时代所造就,对这个世界还存在着陌生感,我们以为她是陌生的,她认为我们是陌生的,那世界究竟包容了谁?是陆子野吗?还是丁丁哥哥?又或者是10号?我们只顾着往前面走去,我们评判事物的本质靠着理性分析,但娜娜呢?她充当了怎样的角色,是世界的弃儿吗?娜娜拿着陆子野的3000元,有过跑路的想法,但是最终没有,如果是以钱衡量价值取向的她,就应该一走了之,筹备了多年的积蓄,被穿着制服的正义无情地没收,她认了,但这决不意味着向这个世界低头,只是换一种思维去驾驭生活,肚子里的孩子成为她唯一的依靠与寄托,让她重新看到了前面的灯光,尽管微光如丝,不足以照着她脚下前行的道路。

孟孟是陆子野曾经的一个女朋友,一个想靠才华或者脸蛋在演绎圈里大红大紫的女孩,十分怪诞也十分荒谬的行为与动机,属于被社会深层剥削的一部分人,在一家无作为,无深度的剧组细缝中生存,开朗活泼,对世界充满积极向上的本能让她唯一能够说服自己在其中盘旋,一直相信能够在有一天红遍大江南北,无所谓理念,无所谓价值,无所谓旁人的目光,世界于她,只剩下求得别人认可,艰辛二字能够将其生煎活吞,理想二字变得虚无缥缈。她真的做到了,只是不是以著名演员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浪潮将她吞噬,即便是卑微的身段也能在众目睽睽下活的出彩,灵魂与肉体大概是分离状态,才能将不同种类的人毫无意外地收容。

回归到本质
有一种人叫做别人家的孩子,在此处,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丁丁哥哥,从某种程度上讲,丁丁哥哥又不是别人家孩子那样,大部分别人家的孩子在当事人眼里是可恨的,但是在陆子野眼中,丁丁哥哥就是未来自己人生的缩影,各个方面优秀的他能够在这个在陆子野看来复杂的世界里游刃有余,他总是不慌不急,当然,这也是众人眼里的丁丁哥哥。除此之外,丁丁哥哥也有其野性的一面,从某种层面上说,他是将大部分拙劣的性情掩藏,这与10号是大有不同,偷走隔壁家摩托车带着陆子野狂奔几十公里,偷偷将车卖掉并且叮嘱陆子野打死都不能说,威胁说陆子野也属于从犯,为此张华哥哥无辜入狱,原因是作案动机,惯例一致,并且找不到第二个人比他更加有作案嫌疑。

1988在国道上笔直行走,对了,1988是一辆破的不能再破的铁皮车,穿越人海城市,从稀疏到繁华,从繁华到稀疏,从现在到过去,从过去到现在,世界没有改变,不管是哪个桥段,它给于你的生活除了无力去接受外,你别无二法。

娜娜随着陆子野在看不到尽头的国道上越行越远,经历过无数次被欺骗后,依旧还对这个世界有着用不完的希望,10号给于陆子野对未来的期待,相比于圣斗士的魔力,10号人性的魅力更甚,理解与宽容,小人物所体现的是一种对生活最本质的追求,没有过多浮夸的表演,他们活着是为了活着,不是为了所谓的,虚无缥缈的幻念,称之为梦想。但是有一些人活着是因为心中埋藏的信念种子,比如孟孟,在实现它与实现它的手法是两个概念,一种是结果,是执着于这样的结果,一种是手段,是前者的阶梯,当然,要让结果成为一种可能,就不得不牺牲掉实现它的手法。


一路前行,没有尽头
这个世界本身就没有尽头,只不过是不断将剧情轮回,更换不同的演员,其中就不乏一些牺牲品,当然,别人是无法判定某个人就是社会进化的牺牲品,从旧的到新的,从坏的到好的,从卑劣的到高尚的,从唯物的到唯心的,没有人能说清它们之间的界限。

手捧着丁丁哥哥的骨灰,已明白人的轨迹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去行走,倘若丁丁哥哥的路是陆子野所追寻的轨迹,那么死亡也会是最终的归宿,他的死让陆子野知道,活的迷途比活的明白更加可贵,至少给于的生命值更多。

执念是自我的感动,往往是最先感动的是自己,然而这并没卵用,这注定在某个时期,这段看似很深的执念,终究会破灭。

自我感动
那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生,存留在童年陆子野的记忆里,她就是他魂牵梦萦的梦境,在那个情愫刚刚萌芽的年纪,承载了绝大部分对她的执念,就好比被一个擦肩而过的女生在第一眼中俘获了怦然心动的心,然后充满了遐想的空间,在那根铁栏杆上,代表着红旗飘舞,在全校几百号师生中一眼望见了那个你,从此生命中又多了一处可安放灵魂的据点,他试图在事后从脑海中拉扯出她的面容,无奈只能浮现出那条蓝色裙子,这个唯一的标识是执念的发源地。

事物并不是依着内心演绎无数次画面场景的剧情发展,通常会带着一点戏剧化色彩在你轨迹中涂上本无关联的路径,最初的执念来源于陆子野自身的感动,刘茵茵只是那个代入感动色彩的一个虚化人物。


---公众号“第九灵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