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型战争 变型战争 8.2分

太原诅咒——失恋引发的毁灭

丧丧君
2018-01-02 看过

故事的起因很简单,《少年维特之烦恼》中有一句话:“哪个少年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 古今中外有多少事故是因爱而起,它们都遵循着一条不成文的铁律,那就是一个好姑娘,必然要爱上一个渣男。 那个在故事中没有留下名字,甚至连年龄都很模糊的女孩(一定是女孩儿吗,丧丧君露出邪魅的笑),被称为诅咒始祖。诅咒1.0不对被感染的电脑产生任何的破坏,只是弹出一条信息,让那个叫撒碧的男孩去死。实际上诅咒1.0更像是贴吧里骂渣男的帖子,并且贴心地为大家省去了人肉撒碧的麻烦,将他的信息公之于众。 随着煤炭在世界能源中比重的增加,太原成为新的迪拜。而专程来到太原买汽油的大刘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遇上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大角……两人一见钟情,不,是一拍即合,决定合作孕育一个全新的“生命“。 此时,退出历史舞台的诅咒1.0被IT考古学发掘,出于科学研究的目的,病毒代码被升级,以适应新的操作系统。 此时,大刘和大角的爱情结晶《三千体》和《九万州》也是销量惨淡,但是这两个作家并没有放弃希望,因为垃圾桶里总能找到方便面,还因为周末的性援助日,让大刘和大角后悔没早点投入这样的生活。 所谓的物极必反,当科技成为常态,反科技成为一些人追逐的“科技”,其中以拒绝电脑和网络,只接收手写稿件,出行靠马的科幻杂志《科幻大王》(SFK)对大刘和大角青睐有加,表达的方式就是请俩人去高级酒店享受…… 此时,诅咒2.0已经流传了7年,再次升级的原因是:共情。一个同样经历过爱人背叛的女人,将原本稚嫩的怨念具体化成:如果撒碧做出租车,撞死他之类的诅咒。至此,诅咒3.0初步成型。 因为被诅咒主体撒碧改名换姓,诅咒3.0并没有杀死任何人,实际上它更像是一个恶毒的玩笑,供所有人发泄。 此时失意的大刘和大角作为通配者出现。“*”被称为通配符,泛指字符串中的一切字符。比如:刘*,指姓刘的所有人;山西*,指以山西打头的所有字串,而如果只有 一个*,则指代一切。 因为小说销量的低下,他们分别诅咒各自的目标读者,经过一番争执,将病毒参数改为所有太原男女(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路过书店顺手买两本书,让作家有饭吃,地球能少毁灭几百万次)。 诅咒4.0经过自我升级,先从软操作开始,对精神脆弱者进行心理攻击,引发自杀和械斗。 之后的硬操作首先是人工智能污染自来水致人死亡,第二个举动是控制交通系统制造车祸,造成了大面积伤亡,而被诅咒开放的煤气和天然气,让整个城市成为火海。 跟所有的套路一样,生死时刻总有美女救英雄。大刘和大角在美女编辑的保护下,骑着马在火舌中穿行,在幸存者队伍中他们预见了引起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撒碧。 令人意外的是,撒碧不仅没死,而且对自己艳遇不断的一生很是满意。 在故事的最后,随着诅咒5.0的更新,所有救援行动终止,因为诅咒5.0的目标参数由“太原市”“陕西省”“中国”换成了“*”“*”“*” 其实,无论科技如何发展,其背后的推动者都是人,最初单纯的发泄在经过一遍一遍的传播后,所产生的毁灭性影响,将是不可控甚至不可预测的。 就像最后的目标参数,是全人类,地球还是整个宇宙,谁又知道呢? 最后祝大家恋爱顺利,从源头上堵住毁灭根源,我是丧丧君,生活不易,让我们继续丧下去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变型战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