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法 百年法 8.6分

生或者死,是希望的轮回

侑壹Yuii
2018-01-01 23:33:53

中国古代,有很多皇帝,为了永坐皇帝之位,想要“万岁,万岁,万万岁”,到处求神仙和长生不老之药。但多一无所获,或者,吃着以为的“长生药”,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比如,秦始皇派徐福东渡求药。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这还只是徐福第一次东渡,之后还有第二次。)

比如,大唐的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唐武宗李炎、唐宣宗李忱等多位皇帝也对“仙丹”有着特别嗜好。他们都渴望长生不老,没想到,最后竟因为服用仙丹,导致中毒而亡。

在山田宗树的这部《百年法》中,探究的也是关于长生不老的话题。只是,和中国古代皇帝不同的是,故事中的人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面对永生。

作者山田宗树被大家广为熟知的的作品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2003年出版的作品。作为代表作,它多次被改变成电影、电视剧,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很高的人气。

而《百年法》这部作品则让他在2013年获得了第66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并入围2013年书店大奖、山田风太郎奖、山本周五奖、

...
显示全文

中国古代,有很多皇帝,为了永坐皇帝之位,想要“万岁,万岁,万万岁”,到处求神仙和长生不老之药。但多一无所获,或者,吃着以为的“长生药”,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比如,秦始皇派徐福东渡求药。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这还只是徐福第一次东渡,之后还有第二次。)

比如,大唐的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唐武宗李炎、唐宣宗李忱等多位皇帝也对“仙丹”有着特别嗜好。他们都渴望长生不老,没想到,最后竟因为服用仙丹,导致中毒而亡。

在山田宗树的这部《百年法》中,探究的也是关于长生不老的话题。只是,和中国古代皇帝不同的是,故事中的人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面对永生。

作者山田宗树被大家广为熟知的的作品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2003年出版的作品。作为代表作,它多次被改变成电影、电视剧,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很高的人气。

而《百年法》这部作品则让他在2013年获得了第66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并入围2013年书店大奖、山田风太郎奖、山本周五奖、日本幸运奖等多项文学大奖。

永生,也要放弃生存权?

国民在接受不老化处理一百年后,必须放弃以生存权为首的所有基本人权。

——《生存限制法》

这是《百年法》围绕的主线。

为什么需要实施《百年法》?因为人类掌握了不老化病毒的接种技术!因为《百年法》的实施关系着国家的百年大计。因为《百年法》的实施有利于社会重新回归正轨,在停滞的时间中感受到生命的流动。因为随着国民的青春常驻,国家才会逐渐衰老。

对于政党而言,他们或许刚开始是从国民开始考虑的,但一旦执政,果然还是会偏向于利己的状态——永生,独裁、总统赦免、操纵或被操纵……

面对这样只顾自己利益的政府,国民总会找到自己的方法和方式去应对,所以他们克隆身份卡,建立自己的永生国度,也渴望不用面临被迫的死亡,即使永生的自由有所限制,甚至因此过得提心吊胆。

这是渴望永生,害怕死亡的人们的选择——他们对生的选择有所不同,但都为了通向永生的同一种结果。

可是总有一些异类,他们因与众不同而成为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存在。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所有原以为预期之内的结果,变成了一种脱轨之外的拯救。

“一期一会”的久违感

仁科兰子进行了不老化的处理,但她并有感觉到快乐。

当生命没有上限,人情之间的联结也越来越少,光看外貌,你不知道对方的年纪,缺少情感的沟通,缺少爱,也遗失了激情。

当陷入低潮的兰子在街上遇见曾经的“好朋友”,结果发现她竟然是已经死去的朋友的孩子川上由基美。“一期一会”的久违感,让将擦肩而过的两人再次联结了起来。

川上美奈因为没有进行不老化的处理而已经老死。受她的影响,兰子最后在儿子的护送下接受了《百年法》,放弃了自己的生存权。

老化人的拯救

仁科健是仁科兰子之子,他从母亲和由基美的口中了解了自己的父亲,他送走了百年期限到达了的母亲,他帮助老师重建被政府放弃的村子,他为逃离《百年法》限制的人提供帮助——他一直矛盾于要不要进行不老化处理,但最终还是伴随着生命的生老病死来到了四十代。

他成为了一个异类。在城市中是与众不同的异类,在村庄中是大家的领导者,在政府一些人的眼中是“恐怖分子”。

但更重要的是,当不老化处理后的后遗症开始爆发。那些还未到百年的国民也好,那些过了百年但有总统赦免权的官僚也罢,一切又重新回归到同一个起点——死亡的临界点。

这个时候,自然的老化人仁科健成为了时代的拯救者。不管出于本愿还是因为被迫,在时代的潮流中,他成为了众望所归的那个英雄,成为了逐渐衰老的国家机器中,那一枚全新的蓄势待发的改变机器运行的齿轮。

永生,是人类永恒的梦想,还是噩梦的开端?

正如故事之中的川上美奈所说,她讨厌自己的生命被设置上限,生老病死才是常情;正如川上由基美所说,我被“一期一会”这个成语打动了;正如仁科兰子看到她和美奈的照片时所说:这是“青春的留影”;正如仁科健为了感恩老师而不惜奔走重建村庄帮助那些上限的被通缉的人们;正如最后人们面对永生的后遗症选择自己享受最后的人生,还是为后代创建一个全新的国家。

山田宗树在《百年法》中,最终还是回归到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结和羁绊。

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关系,才让一切变得更具无限的可能。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感情最后都将归于“希望”这两个字。

而这也是很多日本作家在探讨“人”的过程中经常会着落的最终的“点”。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百年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百年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