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只鹤 千只鹤 8.2分

千只鹤--菊治对近子的占有欲望

汪ㅇ恒ㅎ🐓
2018-01-01 看过
千只鹤—菊治对近子的占有欲望

看完《千只鹤》,谁都可以看出菊治对太田夫人的爱,对文子小姐的爱,对雪子小姐的爱,但其实,连菊治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其实还对近子有一份占有的欲望。
近子是菊治父亲的一个外遇女人,菊治八九岁的时候无意中看见近子乳房上有颗大黑痣,给菊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后来,一想到近子,菊治就会想到近子乳房上的痣。
对于近子乳房上的痣的幻想,往往是伴随着厌恶,恶意的幻想,书中对于菊治脑海出现痣的次数十分之多,那必然不是一种偶然,而是一种刻意的象征—对于近子占有的欲望。因为近子是父亲的女人,同时近子之于菊治还有母亲的意象,所以对于近子的占有欲望是不道德的,被菊治潜意识所排斥,其在意识层面表现出来的则是近子乳房的痣,及厌恶感。
近子在菊治潜意识里一直有两种意象,一是母亲的意象,二是性的对象。菊治虽然一直厌恶近子,但是自近子男性化时常站在母亲后面,幼年菊治在对其不时顶撞中恶感慢慢变淡,成年后的菊治虽然厌烦却也从来没有拒绝过近子的行动,在与雪子小姐初识的时候装出自己与雪子的事是近子强加给他的,其实未尝不是一种撒娇,像是小孩不吃某样食物,母亲的哄诱下不情不愿的就接受了。菊治性意识萌发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近子乳房,或者说近子的乳房激发了菊治性意识萌发,但被道德意念所规范,就变形成一种时常对乳房上黑痣的恶意揣摩。
弗洛伊德学说中常有“弑父娶母”的概念,其中“弑父”是指个体在“自我”形成的时候会与代表权威的父亲发生强烈的冲动,从而摆脱父亲的权威,从而精神成为独立的个体。“娶母”则是指性意识的萌芽。菊治虽然已经成年,但是还未一直摆脱掉父亲的权威,成为个完全独立的个体,从菊治懦弱无主见的性格可以看出。
菊治第一次的成长是在与太田夫人发生不伦恋的时候,太田夫人也是菊治父亲的女人,菊治与太田夫人发生关系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初次与女性发生关系,并且感觉内心有一份男性在觉醒。与太田夫人发生关系,消解了父亲的权威,同时也消除了很多对近子压抑的欲望,虽然菊治觉得在太田夫人怀里有一种母爱的感觉,但这是所有男性对于女性的母亲幻想,是一种泛指,并不像菊治对近子,是联系到自己亲生母亲,是特指,所以道德上负罪感并不强烈。
菊治对于近子的压抑的欲望似乎在书末尾处得到了消解,因为没有再出现菊治对于近子乳房上痣的幻想,菊治逐渐摆脱父亲权威的影响,从而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千只鹤的更多书评

推荐千只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