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dible history of humanity(食物中的人类历史)读书笔记

erud
2018-01-01 17:55:45
《舌尖上的历史》- An edible history of humanity

了解到这本书,是因为《枪炮、病菌、钢铁》,看完本书让我对出版社编辑节操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这本书从食物的角度,介绍了对人类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几个主要阶段,当然,主要是对西方世界。书中并没有非常明确提出作者自身的一些特别看法,也没有非常多的深刻思考,更多的是陈述一个事实或是汇总一些问题的主流看法。

书中第一部分内容,提到了现代的主要农作物,如玉米、小麦、水稻等,是经过古代“基因工程”筛选的,已经完全无法在自然中单独生存的物种,他们都是“非自然”的作物,已经和人类形成了紧密的共生关系。它们越是高产,越适合人类种植,关系离它们最开始始祖越远。现代意义上的人类大致是从十几万年左右从非洲迁徙到在世界范围内,起初都是狩猎为生,慢慢地从大概公元前9000年到公元前1500年前开始,新月沃地,中国和中美洲等地原住民驯化了各种作物,并由此逐渐转入农耕社会,随后农耕的习惯逐渐以这三个地方通过当地农耕居民的迁徙或农耕习惯的传播,逐渐扩展到了人类活动的大部分区域。狩猎社会逐渐转变为农耕社会的原因分析,主流认为主要是“气候的变化”引起的,也有一部分认为人们



...
显示全文
《舌尖上的历史》- An edible history of humanity

了解到这本书,是因为《枪炮、病菌、钢铁》,看完本书让我对出版社编辑节操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这本书从食物的角度,介绍了对人类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几个主要阶段,当然,主要是对西方世界。书中并没有非常明确提出作者自身的一些特别看法,也没有非常多的深刻思考,更多的是陈述一个事实或是汇总一些问题的主流看法。

书中第一部分内容,提到了现代的主要农作物,如玉米、小麦、水稻等,是经过古代“基因工程”筛选的,已经完全无法在自然中单独生存的物种,他们都是“非自然”的作物,已经和人类形成了紧密的共生关系。它们越是高产,越适合人类种植,关系离它们最开始始祖越远。现代意义上的人类大致是从十几万年左右从非洲迁徙到在世界范围内,起初都是狩猎为生,慢慢地从大概公元前9000年到公元前1500年前开始,新月沃地,中国和中美洲等地原住民驯化了各种作物,并由此逐渐转入农耕社会,随后农耕的习惯逐渐以这三个地方通过当地农耕居民的迁徙或农耕习惯的传播,逐渐扩展到了人类活动的大部分区域。狩猎社会逐渐转变为农耕社会的原因分析,主流认为主要是“气候的变化”引起的,也有一部分认为人们逐渐产生的“定栖性”,但这部分并没有特别深入的分析为什么产生“定栖性”。个人猜测可能是因为人口增长的压力。

第二部分“食物组成的金字塔社会”,粗略的提到了由狩猎社会更加原始与平等的社会,过渡到农耕社会,并逐渐出现更多的社会分工和社会阶层。书中提到了最开始产生“大人物”的可能原因:农耕对集中建设水利设施的需要,或是储存余粮的需要,或是不同聚居区争夺农田的战争的需要等,以及汇聚这三种因素,认为更复杂社会具有更高的生产力和恢复力。在其中第四章又从农耕社会权力来源于食物做出了一些描述,统治阶层通过直接或是间接以食物为税,并通过祭祀或是一些仪式界定并巩固他们的特权,或是通过宗教和文化为征税提供宇宙论的基础。

第三部分首先描述了欧洲社会对香料的痴迷,以及阿拉伯世界对香料贸易的垄断,造成了欧洲社会长期付出大量的金钱购买香料,进而在15世纪开始逐渐驱使欧洲国家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通过大航海打通香料贸易的线路。最终造成了近代波澜壮阔的地理大发现,以及西方对世界的统治与奴役。我相信哥伦布们在从欧洲的海港出发,踏向开拓新航路的征程时,远远想不到,他们的这个举动可能会对人类历史产生多大的影响。事情的发展永远不会按照人们的想象进行,事情在启动后,就逐渐走向了未知的航程,世界充满了未知与不确定性。

第四部分介绍了新世界,新食物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其中重点提到了,玉米、马铃薯以及蔗糖几种作物。其中玉米和马铃薯分别在欧洲南部和北部的广泛种植,大大提高了欧洲各国食物的产量,造成欧洲人口在17世纪-19世纪的急速增长。马铃薯在欧洲北部的大范围推广,改变了欧洲贸易的内容。爱尔兰广泛种植马铃薯后,迅速沦落为英国的农业殖民地,当地人主要靠马铃薯过活,而把自己出产的小麦及制作的面包供给给英国,从而让英国能从农作物生产中释放出来,集中资源发展纺织等工业。在后来爱尔兰的马铃薯大饥荒中,英国全面废除“谷物法”,造成英国彻底转向进口食物,全面转向工业化,开启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蔗糖制造过程的艰辛,一方面促使了资本家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进而引发了后来的“奴隶贸易”,另一方为追求运营高效产生的更有组织和更加细致的分工,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机械化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第五部分“作为武器的食物”和其他部分的联系并不紧密。主要从食物对战争的影响的角度展开。首先,食物的存在形式,制约着战争的形式。后勤,在初期主要是食物的供应半径决定了战争的半径,也决定了征服的半径。20世纪初期,罐头食品等能长时间保存的食物大大改变了战争的形式。食物供给,更是从非战争的层面达到了战争的后果,比如二战后西方为突破苏联对柏林封锁的“维生作战”,15个月内,通过27.5万次的飞机运输了230万吨的物资到柏林;再比如苏联集体农场的低效,食物的短缺最终造成帝国的崩溃。

最后一部分主要介绍“绿色革命”。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是压在近代社会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然而“哈勃-波什制氨法”的发明及快速突破,以及“矮性种”的大规模普及,快速提高了粮食的单位产量,使得早起人们担心的大饥荒没有出现。哈伯在1909年示范制氨方法,此后100年间出生的约40亿人,大致都是靠氮肥养活的。到2008年,氮肥负责喂养世界上48%的人口。以哈伯-波什制氨法取得的氨,维持了30亿人口的生活,将近全人类人口的一半,他们是“绿色革命”的后代。按诺曼·博罗格曾指出,在1950-2000年间,世界谷物产量提高了3倍,但谷物的种植面积仅增加10%。这些伟大发现,大大缓解了人口增长带来的压力,同时也造成了环境污染的一些后果。如何在生存和可持续发展之中找到更好的平衡,如何通过科技的发展更好的解决粮食生产问题,如何找到更好的作业方式来实现“第二次绿色革命”,都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去解决。

粮食问题的实质是“生存问题”,对面临饥饿问题的国家和没有的国家来说,是完全不同的问题,在生存面前,任何的话语和道理都显得很苍白无力。古代社会生产力更多的和土地与食物相关联,与现代社会迥然不同,从这个角度看历史,也许能得出很贴合实际的结果。

此外,现代社会人们和食物、土地的距离大大拉远了,让很多现代人并不会意识到“食物”是多大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已经离我们远去。也许一个突然的“气候变化”,或是一种破坏性农作物疾病的流行,等等黑天鹅时间,会瞬间改变我们的生活与生存环境,把我们拉回到我们祖先面临的困境。也许马尔萨斯的“人口论”讨论的情况还会重来,毕竟,当前现代社会的普罗大众对增加人口的态度也会改变,也许人类会回到每代人有7、8个孩子的习惯,想象一旦面临人口指数增长的恐怖情景。所以对增加食物供应的研究永远都不能停止,尽管我们可能很长时间都用不到,但为了人类长远的生存,这些准备工作一点都不显得多余。但愿我们永远不会回到马尔萨斯的人口困境之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舌尖上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舌尖上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