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科普书

JT
2018-01-01 看过
以为沉迷网络会让人们的社交能力退化,10年后国际会议上表情误解会导致国际冲突,这个说法太业余了。
以为数字导致新一代和老一代人出现鸿沟。然而米德在《文化与承诺》中造就提出她的postfigure文化的说法,比本书的作者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以为大脑潜力无极限。对应以前开发大脑潜能,因为仅仅开发了10%的流行神话。
以为新一代的人在数字环境中大脑的变化“最终这种进化性的改变将影响到今后的几代人”。这不就是Larmackism的说法,或Epigenetics。
以为过去几十万年人类大脑扩大了,复杂性增加了。可是Homo sapians sapians之前的原始人大脑更大,我印象中现代人是“小头人”(可能是Nature via Nurture中提到的)。
以为学会使用语言后,祖先在群体狩猎中开始协同工作。难道其他灵长类没有语言就不是群居协同工作?我印象中是说,现代人的祖先由于有语言的优势,干掉了其他原始人类,比如比人类更健壮的尼安德特人。
作者列举出很多数字时代,人们身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症状。实际上过去时代的许多人,也在不断列举出他们所在时代的人们所出现的许多症状,并把这些问题归因于社会和时代发展。原因都是同一个,人类在遭受time lag,带着原始人的大脑,活在现代的社会环境中,难免会有一些不适应,不应该归罪于人类社会的发展。
关于多任务,要点其实在于新手段下,人们有更多手段或被提供了更多机会和方法来获得短时或长时刺激,导致人不断寻求这些刺激,比如保持网络社交在线,寻求获得虚拟的赞或其他成就。一旦能够持续获得愉悦,人就有上瘾的可能。那么,网瘾存在吗?当一个人控制不住想上网,不一定是上瘾,但很可能就是上瘾。比如不断想打开社交网站看看自己关注的人的信息,以及和自己的互动。或许沉迷于游戏中。或者其他能够从中获得快感的方式,比如porngraphic materials。就如同有些人赌博、钓鱼也会上瘾一样。也就是说,上瘾并不仅仅是人们所想的drugs上瘾,比如尼古丁、酒精或毒品上瘾。
深蓝儿童。我以前一直苦恼的一点就是,我总是对任何限定有一种生理上的反感;对于任何没有挑战性、不涉及思考的任务感到焦躁不安。我测试自己ADHA正好在分界线上。
0 有用
0 没用
大脑革命 大脑革命 6.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脑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脑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