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頁書】尤·奈斯博《知更鳥的賭注》

namik_ercan
2017-12-31 22:42:27

讀尤·奈斯博的書,源於邊隊的推薦。有一個時期我們時常在群裡討論挪威的藝術成就,提及最多的不外是畫《吶喊》的蒙克和寫《玩偶之家》的易卜生。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難道除了這倆,近代挪威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就只有吉斯林(Quisling)對英語詞彙表的豐富了嗎”——因為吉斯林與納粹德國媾和、鼓動挪威人和德軍在東線聯合作戰,他的名字後來便成了表示“賣國賊”的單詞。此時,邊隊跟我說“不如看一下尤·奈斯博的作品吧”。

蒙克的作品《吶喊》

此前,我對近年來北歐流行文學的印象還停留在史迪格·拉森的“千禧年”三部曲,而事實上,尤·奈斯博在拉森出版《龍紋身的女孩》之前,已經是當地

...
显示全文

讀尤·奈斯博的書,源於邊隊的推薦。有一個時期我們時常在群裡討論挪威的藝術成就,提及最多的不外是畫《吶喊》的蒙克和寫《玩偶之家》的易卜生。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難道除了這倆,近代挪威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就只有吉斯林(Quisling)對英語詞彙表的豐富了嗎”——因為吉斯林與納粹德國媾和、鼓動挪威人和德軍在東線聯合作戰,他的名字後來便成了表示“賣國賊”的單詞。此時,邊隊跟我說“不如看一下尤·奈斯博的作品吧”。

蒙克的作品《吶喊》

此前,我對近年來北歐流行文學的印象還停留在史迪格·拉森的“千禧年”三部曲,而事實上,尤·奈斯博在拉森出版《龍紋身的女孩》之前,已經是當地最暢銷的作家,只不過拉森的作品早一步登陸美國,進而風靡全球。而這本《知更鳥的賭注》,雖然是“哈利·霍勒系列”的第三本,但卻是第一部被翻譯成中文的,邊隊對此的評價是“或許因為頭兩部寫得不那麼精彩,這一部才比較成型”。不過隨著同為“哈利·霍勒系列”的作品《雪人》被改編成電影在全球上映(雖然被原著黨口誅筆伐),尤·奈斯博的作品也會像《龍紋身的女孩》一樣成為北歐流行文學的名片,並且為越來越多華文世界的讀者所熟悉。

電影版《龍紋身的女孩》,也是史迪格·拉森“千禧年”三部曲的第一部

鑒於是犯罪懸疑小說,我在此不想劇透太多,只能避重就輕地說一下故事背景。在二戰時期,幾個挪威年輕人被派到前線,協助德軍對抗蘇聯紅軍,其中有人犧牲在戰場上,有人重傷被送往戰地醫院,也有人投奔了和要推翻吉斯林政權的國內反抗軍。

隨著戰爭形勢的逆轉,德國最終投降。曾經協助德軍的人都被清算,而參與反抗軍的人則成為戰爭英雄。數十年後,一位倖存者依然無法釋懷,自己明明是憑著一腔愛國熱血才奮不顧身地響應號召,奔赴前線作戰,而戰時拋下國民、避走英國的挪威王室施施然地回國後,從來沒有為他們平反過。

二戰時期,德軍以“閃電戰”入侵挪威

個性桀驁的警探哈利·霍勒無意中察覺了這一起針對王室的復仇計劃之端倪,於是,他和這位老兵狹路相逢,進而發生了一連串緊湊的交鋒。

尤·奈斯博的寫作風格較之史迪格·拉森的哥特風,可說是明快得多,他很少像後者那樣用大段的環境描寫來渲染陰翳的氣氛。而《知更鳥的賭注》中的復仇計劃也不啻為快意恩仇,和“千禧年”三部曲那一場盤根錯節的陰謀大相徑庭。

尤·奈斯博原著,林立仁譯《知更鳥的賭注》(2011)漫遊者文化

儘管《知更鳥的賭注》不乏扣人心弦的懸念與轉折,但是書中大量對於戰爭的反思卻讓它顯得不那麼“本格推理”。歷史總是成王敗寇的,因為納粹的失敗,所以後世都把吉斯林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甚至把他的名字變成叛國者的同義詞。

名字被用來表示“賣國賊”的吉斯林

然而,尤·奈斯博在書中大膽地提出了一個觀點,處在東線交界處的小國挪威,倘若不傾向德國,便有可能被蘇聯的布爾什維克所吞食,而當時國內對於共產主義的恐懼更甚於納粹,很多年輕人不惜為國捐軀去抵抗蘇聯紅軍。戰爭甫結束,這些對深愛著祖國的人全都成了賣國賊,諷刺的是,那些接受群眾歡呼的所謂“反抗軍”,有相當一部分人都是眼看德軍大勢已去才急匆匆地來投奔的,這種見風使舵的投機分子,無論什麼時代都不鮮見,可他們卻往往是在什麼時代都過得很好。

尤·奈斯博原著的書名直譯應該是“知更鳥”,而台版翻譯成“知更鳥的賭注”既與書中人物的命運有暗合之處,也是來自書中女警探愛倫對哈利·霍勒說的話,她是一個狂熱的鳥類愛好者:

每年冬天,百分之九十的知更鳥會往南遷,只有少數冒著風險留下。如果能撐過寒冬,它們就能佔得最佳的築巢地點;如果賭錯,就得賠上性命。

國內的南海出版公司也在2014年出版了簡體中文版,書名是莫名其妙的《孤獨的精確度》,不知道作者是東野圭吾的鐵桿粉絲還是米蘭昆德拉的忠實讀者,這個風馬牛不相及的翻譯實在令人大倒胃口。

順帶一提,這本書圍繞“選擇”這個中心展開,而作者尤·奈斯博的人生選擇也堪稱傳奇,他原本有機會成為職業球員,卻因為重傷而進入大學攻讀金融,還考取了CFA資格。在業餘時間,尤·奈斯博組織了一個搖滾樂隊,并推出了幾張熱銷的唱片。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在工作和樂隊演出之間無法兼顧,便飛往澳洲去放了一個漫長的假期。在這個假期裡,他竟慢慢構思出一部小說的框架,回來後寫出了他的處女作《蝙蝠人》,故事發生的地點正是澳洲。從此,尤·奈斯博從搖滾天王搖身一變,成為了北歐首屈一指的犯罪小說作家。

不想考到CFA資格的搖滾巨星不是好作家——尤·奈斯博

*原文發表在公共號“失物之書”(thebookoflostthings),轉載請註明出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知更鳥的賭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