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的种子》作者访谈 | 黄丽:我不是在画插图,而是在画我的生活

僵蚕
2017-12-31 看过

【黄丽,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1998年创办太阳娃插画设计有限公司,代表作有《安的种子》、《卡诺小镇的新居民》。《安的种子》获“丰子恺优秀儿童图画书奖”、“台湾2011年中国时报‘开卷’最佳童书奖”、新闻出版署出版优秀图书奖、入选新中国出版60年最具影响力童书、巴黎图书馆协会2015—2016年度选书。】

|采访手记|

去拜访黄丽老师的那天,西安下雨了,整座城市都沉浸在初秋清晨的凉意中。透过她的工作室向外看,是她在顶楼养的各色植物,一片绿意盎然,外面已经是秋天,她却像是坐拥着一个小森林。

对于绘本,我是外行,心里有一个粗浅的认知,觉得儿童绘本创作者大抵应该很有童心。除了这样政治正确的认知外,似乎没有更多的了解。采访中,我问了她一个问题,“在创作中,是如何关照孩子的?”

她没有回答,从窗前的书柜里拿了一本大开本的画册,那是瑞士的绘本画家约克·米勒给孩子的一本“无字之书”——《推土机年年作响,乡村变了》。我们翻开一页页的图片,描绘着一个宁静小村落,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是如何一点点变化的。

每打开一页,她会提问,“你们看到了什么?”“找找那只猫现在在哪里?”…我像变成了六七岁的孩子,不通过任何外部介质,只单纯用眼睛去观察。

张爱玲有句话很有名,“我们总是先知道海这个字眼,才看到大海。”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似乎也慢慢丢弃了这种最直接观看世界的方式。正像黄丽所说,“阅读绘本,很多大人可能并不如孩子。“

一、那是她的乌托邦

2008年冬天的一个清晨,远在长安县少陵原畔的兴教寺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黄丽和她的先生一路从山脚往半山腰的寺庙驱车行驶,雪已经下了好几天,路上的积雪还很多,但山路上却没有积雪。

他们走进寺庙,庙里依然留着昨夜的积雪,僧人们还在做早课,也有人在一旁砍柴做早饭,井然有序却让人安然。黄丽告诉庙里的主持,这次来是为了正在创作的一本童书绘本采风,顺便问他,山路上的雪是谁扫的?

主持说,庙里的僧人扫的。

黄丽又问,怎么扫了山路上的雪,却没有扫庙里的雪?

主持淡然地回答,为了方便香客上山,庙里的雪等到僧人早课结束时才会清扫。

黄丽跟我描述多年前的这个场景,似乎依然历历在目,她说,“我听完很感动,因为他们所做的,和我这本书里讲的,其实是一件事。”

那是黄丽绘图的一本童书《安的种子》,它在2009年出版后,斩获国内外多个童书大奖:“丰子恺优秀儿童图画书奖”、“巴黎图书馆协会年度选书”、入选新中国出版60年最具影响力童书……除此之外,还被译为英文、韩文、法文等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

这本并不厚的绘本,并不只是一本少儿读物。那个悠然又安静的小和尚安像是一个影射,是黄丽心中的一个愿望。她在书里的后记写到,“我没有觉得是在为别人的故事配图,而是在画我经历过的事情,画我的心情,我的生活态度。”

书中那只趴在寺庙门前的小狗,躺在菜地旁的锄头,僧人房前的门帘,摆在大殿里的木鱼和磬,以及扉页上小和尚与小狗的脚印……如果不仔细观察,似乎就那么流过去了。

可所有这些细节,都被黄丽小心地盛进她的创作中。那是她的乌托邦,不求目的的岁月静好,这种老庄式的生活哲学,她用最童真的笔触传递给了孩子。

二.创作是一辈子的事

黄丽1993年从西安美院毕业后去了一家包装公司,每天主要的工作是“给酒瓶画标签”。那是一个大学毕业还包分配的年代,大多数人依然捧着自己的“铁饭碗”,黄丽却不要,“实在不喜欢,那就不要做了”。

于是,她重新开始画插画。初创阶段的艰难,在她的描述中感受不到,年年跑书展、学习大家的作品…….这些事情让她说来,都自有乐趣,“我是纯粹喜欢画画,那时也不知道路在哪儿,有一条路就很高兴。“

这种纯粹的喜欢来得珍贵,是她坚持创作最充分的理由。那些张张临画的深夜、处处碰壁的日子,她并未多提,而是讲起对她影响最深的一句话,是她在创作《安的种子》时,拜访自己美院的老师,老教师当时已经六七十岁了,去的时候,他正在家里整理自己五十年代的资料,他对黄丽讲了一句话,“创作是一辈子的事。“

因为这样踏实的努力,她在业界小有名气。除了全国出版社和工作室外,还慢慢有了台湾、香港、欧美的客户,与外界的联通为她打开了一扇窗,“我看到了更多更好的绘本,韩国的法国的美国的。有一天我在想,今年我学韩国的(画),明年学法国的(画),总有一天我会全部学完了。”

茫然感在她从业十年后出现,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当时西安有一家特价书店,处理国外在中国加工的一些报废绘本,她常会从那里买画册研究。有一天,公司里的一个年轻人拿给她一本画册,不明白这本描画简单的书为什么会得国际大奖?

黄丽找人翻译了书,那是一本二战后出版的绘本,全书色彩简单,只有灰、红、黄三种颜色。再一次阅读时,她得到了启示:原来绘本最重要的不是视觉上的华丽或漂亮,而是更关注儿童内心的需求,根据故事的主题,找到属于它本身的调性。

也就是在这时,她接到了《安的种子》初创的故事稿,她想,是时候了。

三.让西安的孩子阅读更好的绘本

从业二十多年来,黄丽常会被邀请参加一些活动,不管是海外,还是北上广,她几乎跑遍。直到在北京的一次分享会上,有人问她,为什么总在外面演讲,却没有在西安本地做绘本推广?

“当时我听了很惭愧。我去深圳做读书分享会,当地人告诉我,一个少儿图书馆的日均人流量在1万人以上;而西安一直被称为历史名城,却没能更好地培养孩子阅读的习惯。”

2015年,她与西安更多的阅读推广人一起创办了“西部儿童阅读联盟”,与出版社、绘本馆、幼儿园合作,进行区域内阅读推广工作,让西安的孩子们读到更多更好的绘本作品。

直到现在,西部儿童阅读联盟共开展了387场线下故事会、299场线上分享、78场公益讲座、121场校园故事分享,服务了近3万个家庭。

她的创作也在继续。

这一次,她画的是一个热爱幻想的孩子与外婆之间的故事。她回忆起自己的童年笑起来,十岁时,父亲在街上偶然给她买了一本丰子恺的画册让她临摹,那时的她没有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方式,让画笔与想象连结起来,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最美好的童话世界。

|问答|

1.您觉得在创作中应该保持怎样的心境?

我是一个很慢的人,目前手头上这个本子做了两年还没出版,我不是高产的创造者。谁来找我(合作),我都会说,我做书很慢,你能不能等?

1. 作为一个童书绘本创作者,您和自己的孩子是如何相处的?

我的父母是做地质工作的,对我的专业完全不懂,但是他们一直很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事。这种教育方式影响了我,我儿子现在又像他外公外婆一样,变成了理工男,我也很支持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从小到大,每天晚上我会在他睡前陪他十几分钟,和他聊聊天,有时他看了我的书,还会提些自己的看法,哈哈。

2. 您觉得西安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西安是一个很沉稳的城市。它有优点,也有缺点。这里出过很多文化名人,因此西安人的骨子里是有自信的。希望未来它变得更开放一些。

3. 请给还在那些探索的年轻人一个建议吧。

无论你现在在做什么,不要因为一个短暂的目的去做。只要你认为它是对的,坚持下来,就会有收获。

采访/文 明星辰

4 有用
0 没用
安的种子 安的种子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安的种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的种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