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第一遍的摘选

蹦跶的Autumn
2017-12-31 17:08:03

他最终对自己说,说到底,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正常的:人永远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把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

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体现的,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体现出来的。

他和特蕾莎之间的爱情无疑是美好的,但也很累人:总要瞒着什么,又是隐藏,又是假装,还得讲和,让她振作,给她安慰,翻来覆去地向她证明他爱她,还要忍受因为嫉妒、痛苦、做噩梦而产生的满腹怨艾,总之,他总感觉到自己有罪,得为自己开脱,请对方原谅。

在我们看来只有偶然的巧合才可以表达一种信息。凡是必然发生的事,凡是期盼得到、每日重复的事,都悄无声息。唯有偶然的巧合才会言说,人们试图从中读出某些含义。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

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

...
显示全文

他最终对自己说,说到底,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正常的:人永远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把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

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体现的,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体现出来的。

他和特蕾莎之间的爱情无疑是美好的,但也很累人:总要瞒着什么,又是隐藏,又是假装,还得讲和,让她振作,给她安慰,翻来覆去地向她证明他爱她,还要忍受因为嫉妒、痛苦、做噩梦而产生的满腹怨艾,总之,他总感觉到自己有罪,得为自己开脱,请对方原谅。

在我们看来只有偶然的巧合才可以表达一种信息。凡是必然发生的事,凡是期盼得到、每日重复的事,都悄无声息。唯有偶然的巧合才会言说,人们试图从中读出某些含义。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

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

他们为彼此早了一座地狱,尽管他们彼此相爱,这足以证明错不在他们本身,不在他们的行为,也不在他们易变的情绪,错在他们之间的不可调和性,因为他强大,而她却是软弱的。

人一旦迷醉于自己的软弱,便会一味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假如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可以一同创作旋律、交换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的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惋完成,那么,在每个人物的乐曲中,每个词,每件物所指的意思便各不相同。

人生的悲剧总是可以用沉重来比喻。人常说重担落在我们肩上。我们背负着这个重担、承受得起或承受不起。我们与之反抗,不是输就是赢。可说到底,萨比娜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什么也没发生。她离开了一个男人,因为她想离开他。在那之后,他有没有再追她?有没有试图报复?没有。她的悲剧不是因为重,而是在于轻。压倒她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期盼嫁人的年轻女子期盼的是她完全不了解的东西。追逐荣誉的年轻人根本不不知荣誉为何物。

面对一位友善、礼貌又对自己十分恭敬的人,很难时刻提醒自己对方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没有一句是诚的。

“我”的独特性,恰恰隐藏在人类无法想象的那一部分。我们能够想象的,仅仅是众人身上一致、相同之处。个别的“我”,区别于普遍,因此预先猜不出,估计不了,需要在他者身上揭示它,发掘它,征服它。

看来,大脑中有一个专门的区域,我们可以称之为诗化记忆,它记录的,是让我们陶醉,令我们感动,赋予我们的生活以美丽的一切。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这个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在极权的米苏之国,总是先有答案并排除一切新问题。所以极权的媚俗的真正对手就是爱发问的人。问题就像裁开装饰画布的刀让人看到隐藏其后的东西。前面是明明白白的谎言,后面则隐现出让人无法理解的真相。

他很清楚这种请愿活动帮不了烦人,其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真的释放那些犯人,而是为了明白仍然有人无所畏惧。他所做的也近乎是在演戏,但他没有别的可能。再行动和演戏之间,他没有选择。要么演戏,要么什么也不干。

他们生活在纯属想象、不在身边的人的目光下,这类人是梦想家。

她觉得人类夫妻的这种创造,本来就是让男女之爱从根本上就不及人与狗之间可能产生的爱,这是一种无私的爱,因为特蕾莎对卡列宁无所求。她甚至不要求爱。她从来不提令夫妇头疼的问题:他爱我吗?他曾经更爱过别人吗?这些探讨爱情、测量其深度、对其进行猜测和研究的问题,将爱情扼杀了。如果我们没有能力爱,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总渴望得到别人的爱,我们总希望从别人那得到什么,而不是无条件地投入其怀中并且只要他这个人的存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