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本的问题,也可能是普遍的问题

Stanley
2017-12-31 看过

对于日本经验教训的反思,在中国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许多国人反倒因此陷入一种莫名的心态优越感中。其实,日本在“失去的二十年”间所遭遇的一系列问题,有许多是日本社会结构的深层次问题,但是也有许多不独是日本的问题,也是当今许多国家正面临的问题,特别有些部分在我们中国人看来,简直就是在写中国一般。

作者的立场很明确:上世纪八十年代为止的日本黄金时代不过是传统产业结构下的最后辉煌而已,不可重现,日本如今面临大变动的开端,需要有大魄力的改革。所谓的长期停滞,其根本根源并非这二十年的经济政策而已,而远在于在二战以来的日本社会结构中。“只要二战后这种伪装的和平状态一天不破,自由职业者就不会迎来明天。(22)”

但是今天的日本政治家、乃至经济学家们大多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许多政策不但无助于解决这种状态,简直就是在倒行逆施。作者对像辜朝明的观点也是持反对态度的。九十年代初期,为了克服经济衰退,日本政府以赤字大推公共事业,搞国土整治开发,鼓励人口回流,搞到那些年日本出现战后仅见的逆城市化现象。(42)到现在全成了浪费钱——看到这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国目前意图推动的农村建设运动,其未来前景会如何呢?在城市化、密集化成为世界性潮流的今天,这样做有前景么?

另一大问题就是日本的雇佣制度造成的不平等现象。举世闻名的终身制、年功序列被视为日本的文化,但是作者对此种论调嗤之以鼻,指出那不过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而已,而且只见于大公司。更重要的是,在日本真正享受了终身雇佣制的其实不过是一小部分公司的正式员工而已,广大合同工、派遣工都被排除在外的,更不要说那些自由职业者者了!与非正式人员“穷忙族”相对的是,年纪大的正式人员往往成为拿着高薪的闲人,造成社会资源极大浪费。结果,日本的企业职工对企业往往极度缺乏归属感,热爱本职工作的统计比率远远低于美国(169),这恐怕都要让人们大感意外了!

不知道熟悉中国国有企事业单位用人体制的人,看到这儿会不会深有同感?作者说的到底是日本呢,还是中国?

日本的这种现象也是由于法律对与雇佣的规定过于僵化所致,其结果,企业每录取三个大学生就只敢给一个正式工的名额,其余的则沦为永远没有机会入局的派遣工、零工。这与欧洲的情况也极为类似,政府对就业的管理越严,企业出于对成本的担忧就越不愿意雇佣正式员工,造成年轻人的就业率反而越低,长此以往造成恶性循环。因此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日本问题。

日本社会的官僚主导化也使得民众缺乏真正的思考能力,虽然如此,如果只是空喊去官僚化的口号是无济于事的。日本需要社会结构与社会心理的变化,来适应已经完全不同于工业化时代的社会形势,这点并不只是政府下道命令就能做到的。

作者的好多观点,也让我想起日本管理学大师大前研一先生来,两人的结论竟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妙。二人对于今天日本社会的保守,国民心态的僵化、不求上进,都有恨铁不成钢的批判意识,这点其实我们关心自己国家前途的中国人也不难理解吧!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也!

在日本人口老龄化也日益严重的今天,在这样下去是肯定不行的——连做公务员都逐渐变得没有前途了。很多问题其实大家都看到了,都知道要改,可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问题就来了,改革总是举步维艰。所以作者在结尾处才会说那样一番话来:

改变官僚主导政治,这是改革的手段而不是目的。这种国家的形态……不是改变法律就可以解决的简单问题,可能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对于现在的日本而言缺少的不是希望,而是逼迫人民穷则思变的绝望。

对此,我不能再同意了!日本的问题,同样也是中国今后极可能遇到的问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失去的二十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去的二十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