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周节能_
2017-12-31 01:01:25

从时间上看,其实这是一篇写于7年前的同人,擅自作的结尾。 执念四月的结局如同病入膏肓的人一般,这大概是所有看过《旅人》系列的人的共同感受。 我也不例外。 以至于当时甚至很多年以后,都是如此念念不忘。 这篇即是我能奉献出来的最大声响,记以四月,记以青春时代,记以你给我纯粹如琉璃般的回忆。 2017.12.31 00:51 ————————以下正文———————— 1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诗经·周南·卷耳》 翻开怀人的时候,阴差阳错的无序播放到了醉赤壁。 于是那么久之后,再次一发不可收拾。 2 “晋北一向有雪国之称,却在这个早春时节飘起雨丝,把秋叶城中卵石的街道洗得亮晶晶的。秋叶是东陆最具有羽人风味的一座大城,羽人精致的小木楼点缀在人类用擘梁山岩搭建的屋子中间。一条条卵石的街道和淌着山溪的沟渠把城市分割成无数的碎片。大雨的季节,秋叶人拦起沟渠的出口,整个山城就被溪水淹没,冲刷得干干净净。然而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散碎的春雨只是让街道变得滑了些,让

...
显示全文

从时间上看,其实这是一篇写于7年前的同人,擅自作的结尾。 执念四月的结局如同病入膏肓的人一般,这大概是所有看过《旅人》系列的人的共同感受。 我也不例外。 以至于当时甚至很多年以后,都是如此念念不忘。 这篇即是我能奉献出来的最大声响,记以四月,记以青春时代,记以你给我纯粹如琉璃般的回忆。 2017.12.31 00:51 ————————以下正文———————— 1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诗经·周南·卷耳》 翻开怀人的时候,阴差阳错的无序播放到了醉赤壁。 于是那么久之后,再次一发不可收拾。 2 “晋北一向有雪国之称,却在这个早春时节飘起雨丝,把秋叶城中卵石的街道洗得亮晶晶的。秋叶是东陆最具有羽人风味的一座大城,羽人精致的小木楼点缀在人类用擘梁山岩搭建的屋子中间。一条条卵石的街道和淌着山溪的沟渠把城市分割成无数的碎片。大雨的季节,秋叶人拦起沟渠的出口,整个山城就被溪水淹没,冲刷得干干净净。然而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散碎的春雨只是让街道变得滑了些,让溪水流得欢畅了些。” ——《九州·旅人·怀人》 这样沁人心脾的句子看到快背熟的时候,关于九州的记忆已经浮出水面,接着重叠,覆盖。首先在脑海里出现的是一条自高而下的青石路,那个布满宁静月光的山城。 从卫城箭及到秋叶,三百步的距离纵马须臾而至。接着转过头来,你看见明晃晃的山城客栈在冬月之初的寒意中绽放着温暖视野的光,客栈门口是两匹风姿飒爽的马。 白马非白,倏马非倏。 掀起门帘的人结伴相拥而出,吵杂的声音便从那个缝隙涌了出来。时过子夜,远道而来的宛州富商们听了满满一耳朵的消息,来自行吟者的歌声让他们忘记了前些日子那些兵荒马乱的传闻。军阵已经远去,商道依然如故,于是这个寒冬似乎也不如前几日那么寒冷。 你小心走近,鹿皮软靴的磕响仿佛传至整座山城。 没有推门的吱呀,没有扑面的温热,没有入耳的喧嚣。伸手推门的瞬间,你恍若隔世,不觉时间停止,然而这个世界却凝注了来自你的紧张:里面是谁在吟唱过往,为我留恋无邪?是谁在歌咏归人,祝我平安喜乐? 任何时候伫立在客栈门口不动都不是一个好主意。你注意到这个时候原本无声的周遭又吵杂了起来,靠近门的几个客人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拍拍大氅的下摆,不好意思的欠身进屋。 歌声再次响起,明眸皓齿的行吟者就着众人欢欣鼓舞的心绪唱起描绘战争的古谣,年轻的轻狂便从心底飞到战场。一当驹行百壑休,战鼓不敌扼腕惆。越是在这样的乱世,纷争就越不像苦难,有时反而是年轻人豪言千里的资本。似乎瞬间就可仗剑而出,却敌而立,据功而回。 然而你已经没有这份青而不涩的幼稚,乱世也好盛世也罢,予取予夺,总是有借口的。可年华刹那,又有几人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满屋的欢欣也并不是无关,多少年后你回到这家客栈,那个可以靠窗而望的座位,以为可以多少找回过往的味道。但是二十六道刻痕还在,酒柜后面那眩目的窈窕身影却已经远去很久了。 灯烛摇曳。 席间侍店的马夫快步走了过来,问客官你还记得我吗,有些年没见了,熟人生人来来回回换了几拨,能留下的旧客只有您一人了,我还记得您也弹一手好琴,就是不知与您同行的那位姑娘近来可好? 你想对付些时过境迁的说话,可是喉间暗流涌动,好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半响你笑下,吩咐小二磨墨。 握刀的粗手什么时候开始徘徊在笔墨了?你不禁哑然。这时小二递纸,随即一蹴而就。 『酒鸩喉含七步顿,遮月慢风吞。门耳听闻,驿旅非告,期许几冷。 笔落蹒跚三灯困,青褶兑雨温。竹寺再等,黯澜不责,她思怎生。』 …… “篝火渐渐黯淡了,风吹过来的时候,才会半明半灭地闪着红光。隆隆的水声从枕下流过,躺在河滩上望星空,好像是看一副最为绚丽的织锦。” ——《九州·旅人·柏舟》 一盏香浊入喉,你看向门外,寂寥的月光照得这夜恍若天明。 3 界明城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是啊,我可能真是明白不了。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找什么……”他转向四月:“你呢,你知道吗?” ——《九州·旅人·怀人》 是年,界明城走兰泥,行天水,跋涉朱颜,过八松,驻秋叶,役马霍北,终不得返。 (——2010年12月1日22:43于广州南沙)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九州·旅人·怀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旅人·怀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