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于古建筑之间的调皮

郑淑彬
2017-12-30 20:36:00

今天,我领略了中国著名建筑师林徽因的才华、才情。从整体上看,林老师的治学态度严谨,条分缕析,确实是建筑学方面的专家。从选录的文章来看,它们涵盖了建国前与建国初期的研究,各具特色。不过,我倒以为,建国前她的文笔更为灵动,不时流露出弥足可贵的调皮,让人脸上荡起笑容。

建筑意。巍峨的古城墙,倾颓的殿基,安静地诉说着历史,或儿女情长,或血流成河。在诗意与画意之外,伫立着建筑意。石头经过能工巧匠打磨,经过时间的洗礼,有一些石头蕴含着生气,在不经意间给予鉴赏者一些启发。

卧佛寺的调皮。时值国难当头,再也没有一个佛庙像卧佛寺那般颓废了。老和尚竟把寺院的大部分给租出去,租金一年一百,“如同胶州湾,辽东半岛的条约一样”。出现这种窘况,“其实这都怪那佛一觉睡几百年不醒,到了这危难的关头,还不起来给老和尚当头棒喝,使他早早觉悟。”林徽因的调侃能力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没有刻意贬低佛教,也没有泼辣阴险的腔调,只留下一种淡淡的忧伤与无奈。笔锋一转,她又寻找到卧佛寺的一些快乐,“一到夏天,各地学生们,男的,女的,谁不愿意来消消夏,据说每年夏令营总成全了许多爱人儿们的心愿。”原来,

...
显示全文

今天,我领略了中国著名建筑师林徽因的才华、才情。从整体上看,林老师的治学态度严谨,条分缕析,确实是建筑学方面的专家。从选录的文章来看,它们涵盖了建国前与建国初期的研究,各具特色。不过,我倒以为,建国前她的文笔更为灵动,不时流露出弥足可贵的调皮,让人脸上荡起笑容。

建筑意。巍峨的古城墙,倾颓的殿基,安静地诉说着历史,或儿女情长,或血流成河。在诗意与画意之外,伫立着建筑意。石头经过能工巧匠打磨,经过时间的洗礼,有一些石头蕴含着生气,在不经意间给予鉴赏者一些启发。

卧佛寺的调皮。时值国难当头,再也没有一个佛庙像卧佛寺那般颓废了。老和尚竟把寺院的大部分给租出去,租金一年一百,“如同胶州湾,辽东半岛的条约一样”。出现这种窘况,“其实这都怪那佛一觉睡几百年不醒,到了这危难的关头,还不起来给老和尚当头棒喝,使他早早觉悟。”林徽因的调侃能力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没有刻意贬低佛教,也没有泼辣阴险的腔调,只留下一种淡淡的忧伤与无奈。笔锋一转,她又寻找到卧佛寺的一些快乐,“一到夏天,各地学生们,男的,女的,谁不愿意来消消夏,据说每年夏令营总成全了许多爱人儿们的心愿。”原来,出租还有这么一个好处,也算是大快人心了。一想到快乐,林徽因又念及佛来,“想不到睡觉的释迦牟尼,还能在梦中代行月下老人的职务,也真是佛法无边了”。看来,佛教在当时影响还是蛮大的,很受欢迎,因为它普度众生,连姻缘都给“普渡”了,谢谢佛!

荒凉中的调皮。卧佛寺的第一道牌楼近在眼前,看起来“不顺眼已算十分客气”。“不知那一位和尚化来的酸缘,在破碎的基上,竖了四根小柱子,上面横钉了几块板,就叫它做牌楼”。一个“酸”字,让人忍俊不禁。一个“酸”字,林徽因猜测为“经济萎衰”或者“宗教力渐弱”,不了了之。此时,仿佛夕阳西下,一切都笼罩在荒凉之中。不久,行至“放生池”。林徽因联想起南京一处律宗的寺,那里的和尚每斋都跪在池边吃,风雪无阻,吃完在池中洗碗。简直就是把池当成了公共食堂,有点滑稽。思及此,林为“放生池”的命运乐观起来,不然放生池就变成臭水池了。原来,和尚们把生活过得如此有情调,自由自在。

远走的岁月。来到正殿,卧佛已不见踪影,“却是到了乾隆年间,这位佛大概睡醒了,不知何时上那儿去了。只剩了后殿那一位,一直睡到如今,还没有醒。”来来往往,一时喧嚣,一时又是落寞。这场景像在诉说着往事,一天天飞速溜走,抓也抓不住,只见得斑斑伤痕。终有一天,那佛会醒来,怕是物是人非了。往前,是观音堂,堂前原来是方池,现改为游泳池,成为年轻人娱乐的新天地。不过,林产生了质问:“没有康健的身体,焉能有康健的精神?”这个充满污浊的青年会,哪里有健康可言,恐怕好端端的池水也容不得这些青年,你看,“池中的微生物杂菌不甚懂事”,游泳池的设立实在不该。还有,“池的四周原有精美的白石栏杆,已拆下叠成台阶,做游人下池的路。”只看得林徽因心酸不已,叹息不已。

这就是1932年的林徽因,这就是调皮的林徽因,调皮的建筑师。

发自我的iPhon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你爱这里城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