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自然的三种方式

雪莱
2017-12-30 15:05:50

前阵子看一个对话节目,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问最著名的英国自然节目主持人爱登堡爵爷:你怎么能做到一直保持对自然如此的热爱呢?爱登堡说:我看到几乎所有孩子都对自然非常感兴趣,我只是把这份兴趣保持到现在而已。反倒是一些人把这份兴趣丢掉了,我对他们还觉得奇怪呢!

读年高这本书时,我也有同样感触。自己小时候也曾非常热爱自然,那时一档王刚主持的节目《东芝动物乐园》我几乎每期必看,还有详细的记录。我随后去图书馆借各种古生物的书,一本《人类出现前的生命》不知看了多少遍,还用近乎透明的信纸把里面奇形怪状的古生物插图描红下来。只是随着注意力逐渐转移到工作、其他事情上,这份兴趣就像一份珍宝一样被埋藏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觉得很多成年人是忘了对自然的兴趣。不然,每到樱花季、银杏季,上海的植物园、公园怎会如此熙熙攘攘。只是在他们眼中,这些动植物只是陪伴家人放松心情的背景。年高也提到,在海坨山等地看到被肆意蹂躏的野花野草、随处乱扔的垃圾。他们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自然中蕴藏的故事和魅力,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有什么后果罢了。

自然还有第二种打开方式。前不久读《毛诗多识》,介绍古人对《诗经》的注疏。其中几

...
显示全文

前阵子看一个对话节目,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问最著名的英国自然节目主持人爱登堡爵爷:你怎么能做到一直保持对自然如此的热爱呢?爱登堡说:我看到几乎所有孩子都对自然非常感兴趣,我只是把这份兴趣保持到现在而已。反倒是一些人把这份兴趣丢掉了,我对他们还觉得奇怪呢!

读年高这本书时,我也有同样感触。自己小时候也曾非常热爱自然,那时一档王刚主持的节目《东芝动物乐园》我几乎每期必看,还有详细的记录。我随后去图书馆借各种古生物的书,一本《人类出现前的生命》不知看了多少遍,还用近乎透明的信纸把里面奇形怪状的古生物插图描红下来。只是随着注意力逐渐转移到工作、其他事情上,这份兴趣就像一份珍宝一样被埋藏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觉得很多成年人是忘了对自然的兴趣。不然,每到樱花季、银杏季,上海的植物园、公园怎会如此熙熙攘攘。只是在他们眼中,这些动植物只是陪伴家人放松心情的背景。年高也提到,在海坨山等地看到被肆意蹂躏的野花野草、随处乱扔的垃圾。他们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自然中蕴藏的故事和魅力,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有什么后果罢了。

自然还有第二种打开方式。前不久读《毛诗多识》,介绍古人对《诗经》的注疏。其中几乎每种动植物,都会被掂量着有没有药用价值、实用价值。同时,古人还特别喜欢赋予动植物意义,这个象征贞洁、那个象征刚烈,就像西方的花语。有些类似于年高把槭叶铁线莲、房山紫堇等比喻成高山隐士那样。不过《毛诗多识》的作者也批评,你们这些文人太喜欢臆断,常把甲搞错成乙,把甲乙丙混为一谈。其实你们只要实地仔细观察一下,就能知道植物之间的差别了!

而年高此书是自然的第三种打开方式。在这里,自然是个熟悉又陌生的有趣朋友,是个看似貌不惊人、实则暗藏神奇的“扫地僧”。那些路边常见的植物,为了生存而呈现的生命力是如此美丽和奇妙。比如能发射种子的酢浆草,比如为了传粉给蜜蜂设置了道道机关的早开堇菜。其他人很容易忽略它们的存在,就像那些家乡遍地泡桐、却不知道泡桐名字的人们一样。他们只是没有这个兴趣和时间,学会用自然自己的时间和尺度去看自然罢了。

就像我自己,生在上海这个大都市,俯仰可见的除了高楼大厦,大部分都是人工的动植物。以前上海有片很有规模的市区里的江湾湿地,但因为房地产开发改造成公园,野生动物已经大打折扣。然而几年前参加一次户外徒步,去了浙西峡谷,才知道离上海不远的地方,就有如此原生的自然,晚上围绕你的不是汽笛声和路灯,而是蛙鸣和星光,还有各种说得出说不出名字的植物、动物。。。

其实我们就在自然里,只是都市里的人忘了而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季啊,慢慢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啊,慢慢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