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家高华 史家高华 8.5分

知识分子

愚涯
2017-12-30 看过

俞敏洪说过:“我没把自己当成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号称社会的良心,应该属于公知。”按照俞敏洪的定义,高华应该算是知识分子了,一个具有赤子之心的知识分子。

说实话,我也是被刘瑜这个名字给框进来的,之前读过其著作《观念的水位》和《送你一颗子弹》,印象不差。《送你一颗子弹》更是大学期间所读书目,较为喜欢的一本。然而,刘瑜之名能量颇大,能带来的销量实属客观,作者署名刘瑜,终归是商家营销的手段,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史家高华》是诸多学者对于历史学家高华进行追念的文集,刘瑜只占其一,并且有可有可无之嫌。

不过,很高兴通过《史家高华》认识了高华这个人,一个应该被铭记和尊重的人。学生时代觉得大众娱乐时代,浮躁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整个时代都在毛躁不安。当然,也包括学术界,真正潜心学问的学者真的很少。哈姆雷特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现有体制下,学术界的学者有着相似的困扰。专心学术就势必会错失一些机会成本,诸如财富、社会地位等,套用句型“学术还是财富,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从本科到研究生期间,身边大大小小各种教授副教授,心思花在申请科研经费上的时间,大大多于用在深入研究课题的时间。国家纵向经费拿到手,还得琢磨着怎么拿到横向项目,横向项目拿到了得琢磨着怎么“合理”的花掉这些钱。这样说起来,大多数的老师是很累的。而站在对立面的“少数人”,潜心学问,为了学术信仰的这部分人,其实更累,高华就是属于少数类。书中有两个小细节读罢让人觉得唏嘘不已,一处是分到两间小房间,其中一间用作书房,高华兴奋不已,等儿子长大便让给儿子,偷空在厨房里进行写作并因此害病;另一处是,高话说不大关心海内外对他书的反响,倒更关心每年的版税,因为每年的房贷就靠书的版税来支付。

书中有一篇同为南京大学的崔卫平写的文章,说在02年去香港中文大学看到《红太阳是如何升起的》之前,对高华是没有多少了解的,他说“他在南大肯定是个非常低调的人,非常甘于寂寞的人,不显山不显水的那一种”。实际也确实如此,高华一直潜心学问,尽管他的脑子里有很多的想法刻意写出很好的文章发表出来,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拂去历史的尘埃,将延安整风运动的真貌显现出来,在官修的历史之外,提供另一种历史叙述和解释”。《红太阳》的出版对于谨慎的高华,是极具风险的一件事情,但他还是做了。并且《红太阳》一书,在国内国外均是中共党史研究不可不提的著作。幸而,他没有被“特别照顾”。

张鸣说到,现有体制不允许你再变成高华这样的人,这才是最大的痛苦。我是不赞同他的,不管什么年代都会存在相同的困扰,只是如果想要孕育更多像高华一般纯粹的学者,需要社会培育一方沃土来容纳他们。不然,赤子之心仍然会有,不过在现实和精神信仰之间的夹缝中生存,不免会让人心酸。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史家高华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家高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