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金阁寺 8.6分

斩美少年

浦島三友
2017-12-30 11:25:35

三岛设立了沟口这个丑陋结巴的形象,从一开始便把美感扼杀,也不给读者以美的幻想。但就是这充满瑕疵的少年,想要追求美、毁灭美,从而凌驾美,这一对比冲击带给人极大震撼。

沟口有两个朋友(柏木姑且算一个),鹤川是相对正派,也比较迷惘的那一个。他将沟口阴暗的感情翻译成明朗的一面,在大学中也扮演着知心朋友的形象。他洋溢着力量、善意和纯粹,一句话说,他是美的——居于一个偏颇的世界,并且必定因此而消亡。最终鹤川疑似为情而死,情和爱何尝不是人间至美之物,这般结局和他的性格形象也是相称的。

还有一个是柏木。柏木一双内翻足无处掩藏,他也无意掩藏,此人非常神奇,似乎有把丑陋之物颠倒过来引人入胜的魔力,比如那愿意同他发生关系的富家女,拒绝了更美好的人,爱上了柏木,最终还被柏木所无情拒绝。她也许爱上的是柏木的内翻足,他的丑陋与瑕疵,但她想把爱扭曲成同情,并小心翼翼地在柏木面前把这份同情藏好,然而柏木早就把一切看穿了。可以说内翻足赋予了他洞察破绽的能力,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破绽。丑陋赋予人审查美、剔除不纯的力量。

看完《金阁寺》是今日凌晨,本以为告别了2017,其实还剩

...
显示全文

三岛设立了沟口这个丑陋结巴的形象,从一开始便把美感扼杀,也不给读者以美的幻想。但就是这充满瑕疵的少年,想要追求美、毁灭美,从而凌驾美,这一对比冲击带给人极大震撼。

沟口有两个朋友(柏木姑且算一个),鹤川是相对正派,也比较迷惘的那一个。他将沟口阴暗的感情翻译成明朗的一面,在大学中也扮演着知心朋友的形象。他洋溢着力量、善意和纯粹,一句话说,他是美的——居于一个偏颇的世界,并且必定因此而消亡。最终鹤川疑似为情而死,情和爱何尝不是人间至美之物,这般结局和他的性格形象也是相称的。

还有一个是柏木。柏木一双内翻足无处掩藏,他也无意掩藏,此人非常神奇,似乎有把丑陋之物颠倒过来引人入胜的魔力,比如那愿意同他发生关系的富家女,拒绝了更美好的人,爱上了柏木,最终还被柏木所无情拒绝。她也许爱上的是柏木的内翻足,他的丑陋与瑕疵,但她想把爱扭曲成同情,并小心翼翼地在柏木面前把这份同情藏好,然而柏木早就把一切看穿了。可以说内翻足赋予了他洞察破绽的能力,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破绽。丑陋赋予人审查美、剔除不纯的力量。

看完《金阁寺》是今日凌晨,本以为告别了2017,其实还剩下最后一天。

再一次为三岛的虚无美学折服了。既然虚无,为什么需要美的实体的存在?金阁寺,如此美丽的建筑,它为何要存在?或者说,为何要以美的形式存在于沟口心中?对于三岛来说,这种美好的实体,其作用是承载人对于美的幻想,是符号化了的虚相。按我的理解,美体甚至可以是平庸无常的,就好比沟口初见金阁寺,内心竟有种不过如此的轻鄙,但因为金阁倾载了沟口所有对于美的幻想(肉体、童年记忆、战胜口吃的念想,以及金阁本身所体现的建筑美学),究竟顶,漱清亭这些就变得无与伦比、美轮美奂起来。

再说南泉斩猫的桥段。

不仅沟口最后成为了南泉,以毁灭的方式实现对美的追求,三岛本人也贯彻了这个信念,以切腹方式,为其追寻美的整个生涯画上句点。纵火和切腹,其共同特点都艳。火光之艳和血肉之艳,都是瞬间却又不可磨灭的,绚烂夺目,綺麗非凡。在三岛看来,美的一大本质就是其瞬间性,也可以说是虚无主义,所以必定要在形式上、时机上慎重选择。在三岛的另一本书《天人五衰》中,美丽的天人要在鼎盛之时经历衰变,最终投入新的轮回,这就是对时机的选择;而在《金阁寺》里,沟口以纵火的方式毁灭金阁,是对方式的选择。

毁灭本身就是艺术,是美的一种,因此必须要慎重对待,甚至比对待美之本身更为重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