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影像》读书笔记

young
2017-12-29 22:22:11
P9-P31,感受是好多优美的夕阳老建筑挺过了文革,却在新世纪被拆除!一个地方主政官员没有文化修养,真是灾难!
P31-59,这个部分主要写了德国人占领青岛之后修建的一些街道、桥梁、灯塔等。令我非常感慨的是,德国人在军事行动之前,已经由军方、学者、旅行家详细勘探了青岛的地形地貌,而且已经有了一定的规划。所以占领不久后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建设,而且不惜血本地投入,科学高效地推进,一直到日本人占领青岛才告终止。我想,越是抢别人的东西,就会越珍惜,因为来之不易,所以宝贵异常。而我们自古地大物博,什么都看不到眼里,自然可有可无,从不珍惜。很难想象,德国人占领青岛之前,当地很多山岗都是没有名字的,德国人用自己的将领、皇室命名了一批,又根据老百姓通俗的叫法音译了一批,真是让人非常的无语。
P59-78,看书看得我非常气闷,想打谁一顿!这些漂亮的建筑没有毁于一战、二战,也没有毁于解放战争,也没有毁于建国初的建设狂潮,甚至没有毁于史无前例的十年毁灭狂潮!一直挺立,竟然没有挺到新世纪!还有一些甚至是前几年拆除的!能说些什么呢?说什么管用呢?960万平方公里,竟然容不下几圈城墙,容不下几栋老楼!我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

...
显示全文
P9-P31,感受是好多优美的夕阳老建筑挺过了文革,却在新世纪被拆除!一个地方主政官员没有文化修养,真是灾难!
P31-59,这个部分主要写了德国人占领青岛之后修建的一些街道、桥梁、灯塔等。令我非常感慨的是,德国人在军事行动之前,已经由军方、学者、旅行家详细勘探了青岛的地形地貌,而且已经有了一定的规划。所以占领不久后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建设,而且不惜血本地投入,科学高效地推进,一直到日本人占领青岛才告终止。我想,越是抢别人的东西,就会越珍惜,因为来之不易,所以宝贵异常。而我们自古地大物博,什么都看不到眼里,自然可有可无,从不珍惜。很难想象,德国人占领青岛之前,当地很多山岗都是没有名字的,德国人用自己的将领、皇室命名了一批,又根据老百姓通俗的叫法音译了一批,真是让人非常的无语。
P59-78,看书看得我非常气闷,想打谁一顿!这些漂亮的建筑没有毁于一战、二战,也没有毁于解放战争,也没有毁于建国初的建设狂潮,甚至没有毁于史无前例的十年毁灭狂潮!一直挺立,竟然没有挺到新世纪!还有一些甚至是前几年拆除的!能说些什么呢?说什么管用呢?960万平方公里,竟然容不下几圈城墙,容不下几栋老楼!我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是三任青岛市长和任期,让我们一起 他们吧!
秦家浩(1994.11—1998.02)
王家瑞(1998.02—2000.09)
杜世成(2000.10—2003.01)
P78-104,这部分主要介绍了酒店和俱乐部。其中有一句话深深刺痛了我,来自1923年6月3日的《汉诺威信使报》:“(青岛)俱乐部保存得很好,如同其他从前德国的官方和非官方建筑都由日本人保存的完好一样。”德国人精心建造、日本人保存完好,收归我们自己之后,反而被各种破坏,我真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总是非常善于摧毁和重建,但对“修补”和“维护”却生疏得很,真是让人遗憾。
P105-115,这部分开始讲述青岛的海港。德国人强占青岛之后,是要作长远打算的,这从他们对青岛港的设计、施工就能看得出来。当时的德国政府为了修建大港,一次性投入了9519250马克,而同时期在汉堡建设三座远洋轮船港池才花费了1000万马克,从北海到波罗的海的运河总造价才3200万马克。这除了表现德国的殖民野心之外,也体现了德国人对青岛的极度重视。
P116-129,这部分结束了港口的介绍,开始介绍青岛的纪念碑、纪念塔等建筑。其中让我记忆最深的一条是,德国政府在1898年就颁布了《城市建设规划条例》和《保护地建筑监督法则》,其中有“一般建筑不得高于18米,限三层”“建筑外观、立面不得雷同”以及“建筑的风格要于所在城市区域的功能相适应”。这些规定在青岛的建设中都不折不扣地被执行了。都说国家大了不好管理,但隔着半个地球,还能在殖民地执行这些“无关紧要”的规定,这就值得我们好好反思。纪念建筑明天看完了一起写。
P130-154,这部分其实之前看了P130-144有关纪念建筑的部分,但忘了做笔记(好粗心)。看纪念建筑的时候,主要有两个比较强烈的感受:一是有感于德国、日本这些当时军国主义思想非常盛行的国家,真是特别重视在战争中涌现的英雄,战争一结束就为他们建设纪念建筑,而且并不只是纪念高级将领,其实更多的山名、河名、地名,是以一些低级军官的名字来命名的;二是非常强烈的屈辱感,虽然一再感慨德国建设青岛的用心、日本保护青岛的用心,但毕竟还是一个狭隘的民族组主义者,看到他们大张旗鼓地为侵略者筑墓立碑,还是非常难过。从P145就进入了“军事堡垒”的介绍,这部分是以章高元将军建设的中国传统兵营开始的,随后才介绍德国人建造的西式兵营。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中国的兵营简陋、潮湿、昏暗,德国的兵营完备、舒适、敞亮,甚至比当时德国本土的兵营还高级!不得不令人感慨万千。读到这里,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农业国的生产,是顶不动工业国的上层建筑的。洋务运动也好,蒋介石的黄金十年也好,建国后30年的工业化建设也好,其实都只是片面地改变了几个城市,因为整个国家的基础还是农业国的基础,脆弱而疲惫,是无力支撑雄心勃勃的工业生产、国防建设和文化变革的。时至今日,国家的基础真正发生变化了,不用催促、强迫,一系列的新事物自然而然地就生成了,所谓“水到渠成”就是这个道理吧。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青岛是德国人从中国强占的,但似乎德国在青岛的总督(以及类似的最高统治者)和山东巡抚的日常互动还是非常密切而友好的,甚至青岛的很多建筑落成后,都是有总督和巡抚一起剪彩揭幕的,甚至一个居住在青岛的德国人在修建纪念性建筑“胜利大道”的时候,不但镌刻了历任总督和助手的名字,也同时镌刻了历任巡抚和助手的名字,真是一种怪怪的“一团和气”!
P155-173,这部分介绍了剩余的军事建筑,以及与之相关的人和故事。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中国两次收回青岛主权(一次是20年代,一次是抗战胜利)后,大都将原德国建造的军事建筑改建成了大学、中学。从这个细节其实可以看出,对待自己的土地,和对待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土地,态度是非常不同的。前者看中文化,后者看中军事、经济。无论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这些举动都有些“铸剑为犁”的气息,只是铸得有些早,后面还有一连串的战争等着他们。
P174-186,这部分介绍了德国殖民当局修建的政府办公建筑。印象最深的是,在总督官邸正式落成之前,总督住在一所从欧洲运过来的木结构简易临时房。不同多说,任何一个政府,对官员都需要严格的监管,否则后患无穷。我记得书中说,总督官邸修建得非常华丽,因为总督是德皇派到殖民地的最高代表,不远万里替帝国奔波,当得起这样豪华的住宅;但总督府修建得气派而简朴,因为这样才和廉政的政府相得益彰。不得不说,这样做是非常合理的。
P187-210,这部分介绍了青岛在殖民地时期有关法律、卫生和教育的建筑。当时的德国虽然还是帝国体制,但司法权力的独立还是非常明显的。比如在占领青岛初期,就在城市规划中设计了法院和大法官的官邸。尤其值得感慨的是,殖民地的法官并不归总督管理,而是由德皇亲自任命的。还有一条值得感慨的,就是当时的殖民地法庭,要求法官不仅要熟悉德国的法律,也要熟悉中国的法律,尽量在涉及华人和欧人的案件中能够综合使用德国法律和中国法律,这真是难以想象的诚意。另外,我还关注了一些关于教育的细节。第一,是当时的德国小学,已经有很多硕士、博士来当人教师了,甚至连殖民地的小学校,都有博士学历的教师了,而我们现在还远远不能实现。天天喊着发展教育,但如何发展,其实还是一团乱麻。
P211-223。这部分是《卫教往事》一章的最后几篇,讲了督署小学、德华大学、日本小学和日本中学四所学校。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德国、日本对教育事业的重视。这几篇中都提到了德、日在青岛修建的学校,都超出了他们本土学校的一般水平,而且在聘请教师方面也是刻意倾斜、偏向。德国在1890年代就在青岛开设的学校中设置了当时世界先进的实验室、温室等设备,而日本在1900年就实现了完全免费的6年义务教育!我想,这两个国家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的,但从对教育的重视上,就可以说是无人能比。所以,当我们现在感慨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得不了诺贝尔奖的时候,要先拍着良心想一想,我们在教育上的投入是不是配得到这些成绩?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发达,是一百多年,甚至二三百年不断积累得到的。而我们现在就指望要各种“超越”他们,要“大师”,要诺贝尔,都是一种可笑的幼稚。
P224-239,共一章,名为《传教福音》,主要讲了德占时期所建的讲堂,以及几位著名牧师;以及日站时期所建的“青岛神社”。读了这几页书,才了解当年“巨野教案”前后的情况:一是德国人想取代法国人的教廷在华宗教权力世俗保护人的角色;二是德国教团一心想在儒学心脏曲阜设立传教点而受阻(好像前些年还要修教堂);三是德籍传教士安治泰不懈寻求在帝国武力旗帜下传教的方法。在此情况下,德方获悉巨野教案后才兴奋出兵占领胶州湾的,安治泰也因此在死后受到了德国政府方面的嘉奖。
我对宗教很敬畏,但对组织严密并深度参与世俗政治的宗教团体非常鄙视以及恶心!这些组织中的人,有很多比世俗红尘中的人贪欲更强,也有很多是被掌控和利用的工具。宗教只是让这类人更极端更偏执,从未净化他们的灵魂。就像本章中介绍的几位牧师一样,有为拓展教派力量,公然号召武力传教的;也有为兴办教育、卫生,操劳一世客死中国的。宗教团体也是社会,有贼子有善人,这一点必须认清,否则就是糊涂虫。
其实更进一步说,即使那些兴办教育、卫生事业的牧师们,自己也都直言不讳地声称这是一种传教的方式。人家自己都承认,为什么咱们自己有人反而总觉得这是一种对“宗教慈善”泼脏水的行为呢?我总觉得国人非常极端,总有一种可笑的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为传教兴办文化、卫生事业”,简简单单的一种解释,但前几十年就非要只看前半句,认定这些牧师不怀好意,都是坏人;几十年后就又要非要只看后半句,认定这是像天使一样纯洁的慈善事业!我就纳了闷儿了,为啥不能把两只眼睛都睁开,把整个句子都看到!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德国人建的教堂保留下来了,而日本人建的神社被彻底摧毁了。这其实也是一个更大问题的缩影——近代以来,很多国家侵略过中国,为什么中国人单单仇恨日本?这个问题也困扰很多日本人。我觉得除了政府的宣传这个因素之外,除了日本人的军事行动更加野蛮之外,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我们两国的文化更同质一些,日本人的侵略附带着文化毁灭的性质。有人也许会问,文化毁灭应该是上层人关心的事,老百姓关心吗?这其实是个误解,每个民族中最平凡的一员,其实都是这个民族文化最精华的结晶,它事关每个成员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如果一场侵略是带有文化毁灭性质的,那么每个人都能感觉得到,都会倍感难受,都会反抗,都会仇恨。而神道教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宗教,它只是日本天皇政府的意识形态部门而已,所以对他的敌视和仇恨是自然而然的。其实,对每个宗教,或是每个宗教团体来说,依附红尘政权都是一把双刃剑——有了剑的加持,可能短时间内会提高传播速度;但从长远看,有了剑的宗教,就不再是宗教了,总有一天会在快速膨胀中炸裂开来。基督教不就是这样吗?分崩离析之后,剩下的“核”天主教还保留“教廷”,还在近代成立为一个国家,在我看来这都是非常可笑的,因为这本身就背离了宗教本身。所以,在世界范围内,黑幕最多、八卦最多、犯罪曝光最多的,好像一直都是天主教牧师,新教牧师似乎少些。因为天主教牧师已经很难算是神职人员了,简直就是教廷的官员,而官员是最容易出事儿的,尤其是缺少监督、没有惩罚的官员!
P240-266,共一章,名为《财富新城》,主要讲了几座用于商业的老建筑,比如银行、洋行、百货店等。有两个故事挺值得注意,一是在青岛租借之初,即有中国钱庄深度参与青岛的金融事务,比如海关税收代理等。这一方面说明,当时国人开办的钱庄还是非常有实力的;另一方面说明,德国在青岛的政策实在是非常开放,只要是投资建设,不管你来自哪里。当然,这也可能与德国当局初到青岛,金融服务尚未跟进有关,但从后来的发展上看,似乎也并未为难这些钱庄,始终是和德方的银行和谐共存的。二是当年德国人,甚至各国商人,包括中国商人自己开办的实业,几乎没有发展到今天的,但一个原在青岛开点心店的小蛋糕师卡尔•尤海姆,竟然就是日本知名高点公司“尤海姆公司”的创办者。我不得不感慨,日本人在传承方面真是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想想那些著名的日本“老字号”,才是真真正正的“老”字号!虽然这也未必就非常好,但对于习惯“喜新厌旧”的我们来说,真是值得学习借鉴的。
这一章除了介绍这些建筑之外,也附带介绍了这些建筑背后的德国商人们。他们来自遥远的欧洲,怀揣梦想来到中国,在这片土地上经营自己的梦想,跟着大时代的繁荣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理想。但一切繁华都又随着一战戛然而止,产业毁于战火,或被日本军方没收拍卖,连自己也成了日军的俘虏,又远赴日本过了将近十年的囚徒生活。梦想、东方、事业、家庭、战争……等等,等等这些,都构成了一幅浪漫而雄浑的画面,如果我是一个作家,真会取材这段历史,创作一部小说的,肯定异常精彩!
P267-341,这部分共有八部分,分别是《邮电百年》《路矿岁月》《工业先声》《山林公园》《东海崂山》《战争风云》《附录》和《后记•在路上》。这些章节分别介绍了有关邮电、铁路、煤矿、工厂、公元、疗养所、战事,以及德占、日占时期街道名称的变化,和作者自己写的后记。
夏天带学生到青岛游学时,参观了“邮政博物馆”,即青岛最早的邮局。令人欣喜的是,那栋漂亮的大楼,现在依然还在邮电系统,依然是一个可以寄送邮件的观光邮局。而建筑的其余部分,就是典雅静谧的良友书坊,这本《青岛印象》就购自那里。其实老建筑的改造利用是个大学问,首先要用正确的方式修复,不能蛮干。作者在《山林公园》一章中讲了一个故事,说一些学者建议政府整修一栋公园中的老房子,结果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被拆平后,复建了一栋钢筋水泥仿制品!真是愚蠢可笑。还有青岛、济南老火车站的拆除和复建,都是类似的愚蠢例子。
这部分给我极大震撼的是《工业先声》中的“总督府屠宰场”。德国在占领青岛之初,就建立了这座屠宰场,由简单到全面,由简陋到先进,一直坚持对检疫、屠宰、贩卖全流程的监督。在日本人考察提问“青岛人并不多,为什么要搞如此大规模的屠宰场”时,德方的管理人员说,这是为了“青岛日后的繁荣”,日本人练练感慨“其抱负之远大”。一个政府,如果连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无法保证,那么这个政府便是无能、无力,不会被看好的。从重视水源、重视教育、重视文化事业,到重视食品安全,这真是一个对人民负责的政府!
在《东海崂山》一章中,最有意思的是一张拍摄于20世纪初的“崂山道士”照片,这张照片中有大概有近二十位道长,又年轻的,也有年长的,但每个人都是仙风道骨,没有当时一般百姓面对洋人时那种畏畏缩缩或冷冷冰冰,果然都是得道的真人。其实不管世道如何,总有一批人是站在高处俯视红尘的,这也许就是宗教给人带来的最深远的意义。
这是一本很有特色的书,以“明信片”串起青岛的历史,图文并茂,考证和叙述杂陈,学术性、可读性都很强,是本好书。我也希望,将来会有更多这样介绍乡土历史的小书,尤其是内陆小城市历史的小书,让历史鲜活、灵动、接地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