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帕斯》,凯斯特

[已注销]
2017-12-29 看过
一个思考:帕斯的轨迹清晰地标定了一个“独特的”文学史,从知识分子国际代表大会,到存在主义,到超现实主义,再到拉美文学大爆炸,不得不说,帕斯几乎走完了二十世纪最令人心血沸腾的文学运动和文学潮,那么,这一文学事件史与帕斯的文学史之间存在何种密切关系呢?

“另一种声音”,“诗是另一种声音。不是历史的声音也不是反历史的声音,而是总是在历史中述说着某些差异的声音。”

反希门尼斯。“我的政治诗从不服从党的指令,我也不把它们当做宣传的手段。我写这些诗时的冲动和引导我写情诗、写关于树的诗或者任何心理状态的诗的冲动是一样的。他们表达了我作为人的状况。”

“我在写作时常常觉得自己是在和布勒东进行无声的对话;有时反驳他,有时回应他,有时与他不谋而合,有时与他产生分歧,有时向他致敬——所有这一切都包含其中。”

“在反思成为一个墨西哥人得陌生感之后,我发现了一条古老的真理:每个人内心都隐藏着一个陌生人,每个人身上都居住着一个鬼魂。”

他认为语法是对天堂和一切绝对权威的批判,而正是这一点赋予了空白符号以意义。诗人的工作是自相矛盾的。他的任务就是要消除这个空白,将词语同其通常使用的含义剥离,“拆开名称”以便获得它们真正意指的含义。……“一棵树既不是树的名称,也不是对树的感知,他是在对树的感知观念消失的那一刻对树的观念的感知。”

0 有用
0 没用
帕斯 帕斯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帕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