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公子 春灯公子 8.2分

大春老师的新笔记体故事

李翼
2017-12-29 18:09:24
近十年前,张大春先生来京宣传《聆听父亲》,在三联书店跟阿城,莫言对谈,毕竟在台湾除了写作之余,还做广播,口才很好,书也耐看。之前看过他的《小说稗类》《大唐李白》〈认得几个字〉等,不过印象最深一些的,还是〈城邦暴力团〉。在那书的开头,张先生写到了自己大学暑假一个人闷在宿舍里看书,以及和高阳先生晚年的一些交往。而这一次的《春灯公子》是笔记体小说“春夏秋冬”系列的第一本,虽说是笔记体,但从故事的写法来看,还是会联想起高阳先生的历史小说来,倒不是夹叙夹议,而是行文到一个知识点的时候,就来一大段解释,甚至是开始另一个故事,然后在另一个故事中,要是再碰到另一个知识点,那就成了另一个故事中的故事。蔓延出去,要隔很久才会想起主线的故事讲到哪了。但尽管是这样看似漫无边际的写法,却绝对不会对这样的掉书袋产生反感,反倒是希望先生掉的越多越好。张大春先生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有继承这样的传统,只是行文遣字方面,比高阳先生更考究,或者说更生僻一些。往往在一些常规的用语上,似乎也刻意,或者习惯性的“词”不惊人誓不休,从而给一般的读者,包括我,造成了适度的阅读门槛。

《城邦暴力团》据说是〈鹿鼎记〉之后最好的武侠小
显示全文
近十年前,张大春先生来京宣传《聆听父亲》,在三联书店跟阿城,莫言对谈,毕竟在台湾除了写作之余,还做广播,口才很好,书也耐看。之前看过他的《小说稗类》《大唐李白》〈认得几个字〉等,不过印象最深一些的,还是〈城邦暴力团〉。在那书的开头,张先生写到了自己大学暑假一个人闷在宿舍里看书,以及和高阳先生晚年的一些交往。而这一次的《春灯公子》是笔记体小说“春夏秋冬”系列的第一本,虽说是笔记体,但从故事的写法来看,还是会联想起高阳先生的历史小说来,倒不是夹叙夹议,而是行文到一个知识点的时候,就来一大段解释,甚至是开始另一个故事,然后在另一个故事中,要是再碰到另一个知识点,那就成了另一个故事中的故事。蔓延出去,要隔很久才会想起主线的故事讲到哪了。但尽管是这样看似漫无边际的写法,却绝对不会对这样的掉书袋产生反感,反倒是希望先生掉的越多越好。张大春先生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有继承这样的传统,只是行文遣字方面,比高阳先生更考究,或者说更生僻一些。往往在一些常规的用语上,似乎也刻意,或者习惯性的“词”不惊人誓不休,从而给一般的读者,包括我,造成了适度的阅读门槛。

《城邦暴力团》据说是〈鹿鼎记〉之后最好的武侠小说,当然张先生的写法跟传统的很不一样,亦古亦今,文白夹杂。之后大春老师也做过王家卫功夫电影《一代宗师》的顾问,那片中时有黑底白字的字幕卡,而这回一个个故事间的“题品”,文字从字体到排版,跟那电影里是一脉相承的。《春灯公子》里的故事,有江湖味,也有神怪气,想来跟古时有名的〈阅微草堂笔记〉那种是有共通的脾胃。当然同时也是在传统小故事里,加入了现代的写法,在结构与心理描写上下了不少的功夫。大春老师估计是如今为数极少的还能写古体诗的作家,开篇就洋洋洒洒把自己写的十九首诗摆出来,很下马威,当然像我这样只熟读过几首唐诗的,确实看不出诗的好坏,只能先五体投地一番。接下来的故事里,有结构挺精巧,结尾很反转的,同时也洋溢着足够浓郁的中国风味。看张先生的访谈里说,大多数中文的短篇小说,只是用中文在写国外故事,缺乏根基,只注重模仿国外的形式。在这一点上,我有一些保留,短篇小说跟电影故事一样,除了文字之外,最重要的还是结构,必须十分紧凑,来不得半点松散,而中国故事的传统一向不注重这些,包括《春灯公子》里有几篇也是如此。虽然尊重传统是很紧要的,这份努力也很值得敬佩,但短篇小说有它应该遵守的规则在,即使是以笔记体的形式在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灯公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灯公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