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谈范式的优先性问题

涛涛宝贝
2017-12-29 16:12:43
一、“范式”概念的模糊性
“范式”概念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核心概念之一,也是理解库恩科技哲学的枢纽。但范式概念本身的模糊性影响了读者对《结构》内容的深入理解。在伊安·哈金为《结构》所写的导读中,他简要回顾了“范式”概念所遇到的困难、玛格丽特·玛斯特曼对“范式”所提出的诘难以及库恩对诘难的回复[ 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第四版)》,金吾伦,胡新和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北京,导读部分,第11页~第12页。]。如果范式有二十一种含义(库恩自己表明还有第二十二种含义),而各种用法彼此之间又没有明显可通约性的话,那么一一列出这二十一种内涵就是理解“范式”概念最直接又最基本的方法。本文主要内容不在探讨“范式”概念这一问题,因此只列出作者应用范式的几处文本并阐明其基本用法。以使读者对“范式”概念有个基本了解。
在第二章《通向常规科学之路》中,作者第一次提到“范式”。“它们的成就空前地吸引一批坚定的拥护者,使它们脱离科学活动的其他竞争模式。同时,这些成就又足以无限制地为重新组成的一批实践者留下有待解决的种种问题。凡是共有这两个特征的成就,我此后便称之为‘范式’。”[ 同上,第二章,第8

...
显示全文
一、“范式”概念的模糊性
“范式”概念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核心概念之一,也是理解库恩科技哲学的枢纽。但范式概念本身的模糊性影响了读者对《结构》内容的深入理解。在伊安·哈金为《结构》所写的导读中,他简要回顾了“范式”概念所遇到的困难、玛格丽特·玛斯特曼对“范式”所提出的诘难以及库恩对诘难的回复[ 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第四版)》,金吾伦,胡新和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北京,导读部分,第11页~第12页。]。如果范式有二十一种含义(库恩自己表明还有第二十二种含义),而各种用法彼此之间又没有明显可通约性的话,那么一一列出这二十一种内涵就是理解“范式”概念最直接又最基本的方法。本文主要内容不在探讨“范式”概念这一问题,因此只列出作者应用范式的几处文本并阐明其基本用法。以使读者对“范式”概念有个基本了解。
在第二章《通向常规科学之路》中,作者第一次提到“范式”。“它们的成就空前地吸引一批坚定的拥护者,使它们脱离科学活动的其他竞争模式。同时,这些成就又足以无限制地为重新组成的一批实践者留下有待解决的种种问题。凡是共有这两个特征的成就,我此后便称之为‘范式’。”[ 同上,第二章,第8页。]
在这里,范式是单个独创性科学家的某项具体研究成果。这些成果之所以能成为范式,是因为具有以下两大特点:首先,它吸引拥护者组成科学团体跟随这项成就进行研究;其次,这些拥护者研究的基本问题域和方法已由它所确定。
因此,“范式”可以合理地用“范例”所替代。因为那些成就之所以是示范性的,无非就是它成为一个典型性的例子,致使后来的研究学者在与它相似的基础上进行常规科学的推进。
在第三章《常规科学的本质》中,库恩又讲“一个范式就是一个工人的模型或模式(pattern),在这一意义上……使用‘paradigm’一词似颇合适。”[ 同上,第三章,第19页。]
需要注意,此处“模式”或“模型”可以具有上述两个特征,即吸引众多追随者和规定追随者的研究视域。但它不再是某个具体科学家的某项具体研究成果,而是变成某种具有极高抽象性的“模型”。模型与范例之间存在相似性,但即使是一个典型的范例,也只是最具有普遍性的个例,其本质仍属于个别的范畴;而一个最复杂、最接近现实的模型,却仍具有范例所不具有的普遍性。由个例到模型需要一步跨越性的抽象思维过程,这种过程决定了范例与模型的截然不同。
库恩本人也在《范式的再思考》一文中对范式概念的这两种基本用法做了并不十分严谨的区分。他将前一种用法称作“局部的”用法,后一种称作“综合的”用法。并强调“正是‘范式’作为标准案例的这一种意义,是促使当初我选择这一词语的本意。”[ Kuhn, “Second Thought on Paradigms ”,307n16.]也即,库恩本人更加接受作为“局部的”用法。
《常规科学的本质》这一章基本应用了范式概念的第二种含义(接近于“综合的”用法)。它把常规科学的本质理解成对已经确认的科学模型的开拓,这种开拓包括精确性的提高、应用范围的扩大等。
但在《范式的优先性》中作者则着重强调范式的第一种含义(“局部的”用法)。他说:“对某一时期某一专业做仔细的历史研究,就能发现一组反复出现而类标准式的实例,体现各种理论在其概念的、观察的和一起的应用中。这些实例就是共同体的范式,它们存在于教科书、演讲堂和实验室的实验中。[ 同上,第五章,第36节。]”强调作为实例存在的范式,对于库恩论证范式的优先性问题具有决定意义。他们作为不同于抽象研究规则的“标准”出现,并最终确立了常规科学研究的连贯性。
接下来我们简要梳理一下库恩所描述的范式的优先性。
二、范式的优先性
在笔者看来,范式的优先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部分原因在于库恩通过吸收维特根斯坦的晚年思想,将科学活动部分或完全描述为一种反本质主义活动,而这或多或少与科学的本质主义思路相反;另外,所谓“优先”究竟意指什么,在结合整本书充分阐明作者的整体思想之前,问题的答案依旧是晦暗不明的。为了不将任务过分扩大,让我们跟随作者在第五章中的阐述理路,大致理解何为“范式的优先性”论题。
在前一章《常规科学即是解谜》中,库恩讨论到常规科学的本质就是策略性的解谜。然而在一定的科学视域下究竟哪些问题可以被称作“谜”,解“谜”方式又有着哪些路径的限制,都要由一些基本承诺来确定。“这个承诺构成的网络提供了各类规则,它们告诉常规科学的专业实践者世界是什么样的,他的科学又是什么样的,如此他就能满怀信心地集中钻研由这些规则和现有知识已为他界定好了的深奥问题。[ 同上,第四章,第35页。]”换句话说,常规科学的基本表现就在于存在一些或明或暗的限制域,或称规则,通过这种限制域,一个科学家为自己找到学科归属甚至科学团体、科学传统的归属。但库恩同时又说:“常规科学是一种高度确定性的活动,但它又不必要完全由规则所确定。……规则导源于范式,但即使没有规则,范式仍能指导研究。”[ 同上页。]整个第五章,就是来论述这一命题。简单理解,所谓“优先性”,无非就是指常规科学研究中范式相对于抽象规则在指导科学研究时的优先性。
在细致但有明显偏向(偏向于物理学史)的科学史研究后,库恩发现,相应的共同体通过有限的范式就能够确立自己的学统归属。这种共有范式绝对不同于共有规则。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前进的第二步。它要求“将共同体的范式相互作比较,并且与共同体中流行的研究报告进行比较”,从而“发现明显的或暗含的可分离的因素,这些因素是这个共同体的成员从他们更具全局性的诸范式中抽象出来的,并展开成为他们研究的规则。[ 同上,第五章,第36页。]”
但问题在于,这种规则的观念看似合理,在现实中却不断受到严重的挫折。人们很难找出为一个科学共同体所明确接受的一致规则;即便找到了,这些规则作用或者规定一个共同体的方式也是晦暗不明的。
因此,作者强调,是范式,而非规则,直接指导了常规科学的研究,并确立了研究传统的连贯性。
随之而来的问题,库恩问道,范式通过什么方式确立常规科学的连续性?“直接检查范式”作为一种常规科学确立过程,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库恩相信,在维特根斯坦后期思想中,蕴含着对这些问题的睿智洞察。
库恩花了短短一页的篇幅,对维特根斯坦关于语言共同体、语言游戏、家族相似等思想做了一个简要描述。他认为,“家族相似”概念给了解答常规科学连续性问题的有益启示。科学团体内部并没固定一致的规则作为基本属性界定常规科学的本质;相反地,同一常规科学团体内部分只是享着与范式相关的某种相似性。这种相似性以不同于规则的方式统合了同一常规科学内部的不同研究。因此“范式无需可发现的规则的介入就能够确定常规科学”[ 同上,第38页。]。
为了更有力论证范式的优先性,库恩举出了四点理由。
首先,要想找出曾经指导过常规科学研究传统的诸种规则及其困难。
其二,范式的优先性植根于科学教育的本性中。在常规科学的学习中,学生并非仅仅根据抽象的定义本身确定诸概念的意义。实际上,他们是从对范式的学习中,也即从对概念的范例性应用中获知诸科学概念的含义。他们进行的工作,与其说是抽象层面上概念的学习和诸概念之间关系的推定,不如说是在“模仿先前的成就”[ 同上,第39页。]。这些成就以具体范例的形式向他们指明相关概念和定理的应用方法。
其三,范式通过直接模仿以指导研究。这条理由解答了库恩在最初提出的问题:“直接检查范式”究竟意味着什么。它并非以一套抽象、固定的规则去衡量、检验科学家的成就是否符合死板的规定,而是检查它们与相关范式的相似性。
其四,范式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科学领域和专业化的多样性。常规科学中存在大大小小的不同共同体,在其中,范式都起到了整合共同体,确立相对松散的阈限的作用。既然范式只是一个个特殊的范例,因此不同的共同体就会有截然不同的范式。某个范式的某些变化对一个共同体来说可能是具有革命性的,对另一个共同体却可能是无关的;另一个范式则可能恰恰相反。这说明了科学领域的专业化程度加深,小团体之间具有丰富多样性等现代科学发展特点。
以上就是对《范式的优先性》这一章做的简要概述。通过概述,我们能看出,对于库恩来说,坚持范式概念的第一种用法(“局部的”用法)对于阐明范式的优先性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因为, 恰恰是作为范例而存在的范式,才具有相对于规则的优先性。而作为“模型”的范式概念(“整体的”用法),是一种抽象性思维提炼的结果,与规则概念相去并不远。
作者看似以一种连贯的方式阐述了范式的优先性问题。但作者果真如他自己在文中表现出来的自信程度那样,充分阐明了这一问题吗?笔者认为并非如此。下文中,笔者将就自己的阅读体会及个人观点,对库恩的这一论题提出合理质疑。
三、对范式优先性的质疑
对范式优先性的第一个质疑,与库恩应用范式概念的模糊性有关。正如笔者在文章第一部分明确指出的,这种模糊性甚至导致研究者列出关于“范式”概念的二十一种含义,这说明范式概念是一个极不连贯、极不严谨的术语。笔者同时指出,坚持范式的“局部性”用法对于阐述范式优先性有极大意义。但范式毕竟还有第二种用法,而且据库恩自己承认,人们理解库恩的范式概念时更加偏向,甚至只关注其“整体性”用法。这就使库恩整个哲学思想存在明显的断裂:而承认范式概念的多样性并不能消除这种断裂;相反,只能再次确证这种断裂的最初来源。
对范式概念的第二种质疑,集中于库恩所表述和借用的维特根斯坦思想的内涵。虽然库恩对维特根斯坦基本思想的表述是基本准确的,但没有任何潜在证据或明确论证表明“家族相似”概念能够合理应用于阐释同一科学共同体不同个体之间科学活动的关系。
首先,科学研究从根本上建立在一种本质主义立场之上。科学研究的初衷并非发现自然界不同结构间的简单相似性;相反,科学试图通过对现象的深入分析以寻找隐藏在杂多混乱无序现象背后的本质。这种柏拉图主义的立场首先假定了在现象背后隐藏着不变的本质(柏拉图将其称作理念),且本质也只有本质才是思维的对象。简单来讲,本质主义首先断定本质的客观性,其次确立思维与存在(即本质)的同一性。这种本体论与认识论承诺先在于所有科学研究之中,是科学之所以存在的基本假设。
其次,科学研究的结果在最抽象意义上以基本概念、基本定理和基本命题的形式存在。这些基本命题,无论其在不同科学家之间有多大的争议性,难以否认的是它们实存性。由基本定理、基本命题等构成的科研成果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种最大的可能性:作为一种特定知识的科学是以本质主义立场进行表述的。
最后,即使我们忽略对维特根斯坦思想的诸多质疑,也难以确定,作为最抽象思辨对象的哲学如何能够以工具性的方式直接应用于具体科学之中。如果维特根斯坦对“语言共同体”的强调是正确的,那么科学与哲学本身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语言共同体。在把纯哲学范畴应用于科学哲学的研究时,必须首先考虑两者作为语言共同体的同构性。而库恩则自觉略过了这段讨论。
难以确定,这样一种本质主义立场是如何在科学团体的研究过程中变为非本质主义立场的。即使它是可能的,我们也至少需要证明,在最根本意义上,非本质主义的立场优先于本质主义。而作者仅仅通过列举一些例证来表明这一立场。这并不是充分的证明方式,只是建立于不完全归纳基础之上的“阐明”。
对范式概念的第三个质疑,可能与第一个质疑有关,然而又不完全是第一个质疑的重复。库恩将“范式”推到了相对于规则的优先地位,但这种优先性经不起进一步提问。在确立科学共同体的连续性时,库恩认为可以通过“直接检查范式”的方式来统合科学团体下的一个个研究者。但这种“统合”究竟是怎样的呢?库恩给出了另一个相对明确的概念:相似。通过检查当下科学研究与范式的相似性,一个独立的科学家可以找到自己的学统归属。但这种“相似性”的规则是什么呢?库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根本拒绝提出这个问题。他认为,有“相似性”这个概念就足够了。进一步提出并回答“相似性的规则”问题,实际上再次否认了范式的优先性。
这种回答方式与其说是解决问题,更有可能是避免问题。通过模糊问题的解答,并否认提出进一步问题的合理要求,库恩最终以一种近乎蛮横的方式确立了范式的优先性。
四、小结
本文通过简要梳理库恩《结构》第五章《范式的优先性》的主要问题意识及阐述脉络,展示了范式概念在常规科学中的优先性地位。但正如前文所述,这种优先性可能会受到来自各个层次的不同批评。笔者认为,《结构》本身更像是一个未完成的文本,缺乏较好的连贯性与一致性。同时,库恩的理论,尤其是其范式概念,为科学界提供了颇有深意的启发,深化了我们对科学技术本质的理解,尽管他本人持有一种非本质主义的立场。从范式的眼光看待问题,要求我们首先对范式概念有一个基础的理解。但我们又不必完全拘泥于这一观点,陈陈相因。形成自己的科学哲学观,和理解他人的观点,从而与他人进行平等对话至少同样重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科学革命的结构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学革命的结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