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Blackmun's Superme Court Journey

Dany
2017-12-29 12:07:41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Dany(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342424106/

前言:这是一篇写与2014年的写给自己看的书评,当时发在豆瓣主页上,觉得可以挪到这,一起分享~

在开始讲正文前,我必须写下几句。其实鼓励我开始真正写下一点书评(好吧,如果称得上是书评的话),是另外一本李笑来的书——《把时间当作朋友》。虽然里面的那句“记住,你并不孤独。”让我印象颇深并深以为然,但讲到今天的这个开始是另一段关于“写作”的内容:“这里提到的写作能力,不是写小说的能力,不是写诗歌的能力,不是写剧本的能力,也不是写散文的能力,只是写作能力中的最基本的一种——写出简洁、有效、准确、朴素、具体的说明性和说理性文章的能力。” “从人类的整体发展情况来看,除了“文学”,文字还有更多其他的责任,如传递信息、积累经验、共享知识等,而且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后者可能更为重要。” 李笑来或许自己也很好的实践了这一点。因为我觉得这本《把时间当作朋友》大到总体编排,细至上述那段话总给人稍显拖沓、冗长的感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Dany(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342424106/

前言:这是一篇写与2014年的写给自己看的书评,当时发在豆瓣主页上,觉得可以挪到这,一起分享~

在开始讲正文前,我必须写下几句。其实鼓励我开始真正写下一点书评(好吧,如果称得上是书评的话),是另外一本李笑来的书——《把时间当作朋友》。虽然里面的那句“记住,你并不孤独。”让我印象颇深并深以为然,但讲到今天的这个开始是另一段关于“写作”的内容:“这里提到的写作能力,不是写小说的能力,不是写诗歌的能力,不是写剧本的能力,也不是写散文的能力,只是写作能力中的最基本的一种——写出简洁、有效、准确、朴素、具体的说明性和说理性文章的能力。” “从人类的整体发展情况来看,除了“文学”,文字还有更多其他的责任,如传递信息、积累经验、共享知识等,而且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后者可能更为重要。” 李笑来或许自己也很好的实践了这一点。因为我觉得这本《把时间当作朋友》大到总体编排,细至上述那段话总给人稍显拖沓、冗长的感觉(笑来老师,这里完全没有任何批评之意,要讲的正是我认同的“写作”的更多责任),但是正如作者本人所说,文字除了文学,还承载着更为朴素的作用:去传递、分享、记录。每次看完一本书、一部电影,我们多少会有一些感叹,但总是混沌的在脑海中稍许盘旋后,就放下了。可是这么做总让自己感觉稍有不安,仿佛对不起这本好书,这个好故事。继而我们点开豆瓣读书,看上一眼评分、一篇评论,看到贴心处会心一笑,这不正是自己的想法,此时先前的那些不安仿佛顿时没有了,接而心情愉快的转向下一本、下一部。好似前面的那份“对不住”就减轻了许多一般。如此这番接二连三,我们“仿佛”看了些许,读了许多,但回头一看之时,心下细想之际却什么也没留下。故此,这一次我下定决心为自己定下1个月6本书的计划外,我也下定决心开始写一些“书评”。我想我还是一时无法改变注重他人的看法的习惯,所以发在这里,并且暂且选定的是是“仅自己可见”,无论如何给自己将压力减到最小,就是为了自己能如实的进行记录。好吧,让我们回来见见我们的大法官。

我是不是不该将第一篇书评落到这本书上?不管了,还是让我们勇敢的和这位“任何一个资历尚浅的大法官所梦想拥有的最有智慧、也最和蔼可亲的兄长。”见面吧(p255)这是一段来自联邦最高法院的另一位大法官戴维.苏特在1994年4月6日,Blackmun在白宫宣布辞职后发来的一封亲笔信。此时在大平洋彼岸的一个80年代末期出生的法律人,很庆幸在这个2014年的3月里,认识您。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门口,我仿佛一个游客一般,站在这幢白色的建筑物前,仿佛就能透视的看到其中一间间办公室里伏案的大法官,忙碌的法官助理。审判席上,九位大法官听取辩论,传递纸条,后者有对辩护律师的着装评价“今天着短布裙”,或者有对检查方的表现评分“A-”,或者还有对首席的抱怨“伯格总是喋喋不休”。最为充满硝烟甚至决定美国历史的是那间走廊尽头的会议室么,九位法官依序而坐:首席法官艾伦.伯格(Burger)自然坐在长长会议桌的一端,此时资历最深的是我们的布莱克,他坐在会议桌的另一端,此时的Blackmun还是这里资历最浅的大法官,而且他需要负责看门。法官助理或其他职员敲门传话时,他必须起身处理各类杂务。(p63)还有三位我记录的记忆摘要是:自由派、两个威廉+一个黑人:威廉.道格拉斯(Douglas),是的,正如我的笔记中摘录的,道格拉斯大法官似乎很喜欢揶揄我们的首席伯格法官,同时他也是为自由派。威廉.布伦南(Brenan),民主党人。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ell),首位黑人法官。剩余三位分别是与布莱克差不多年长的约翰.哈伦(John.Haren),以及拜伦.怀特(White)和波特.斯图尔特(P.Stewart)。每一位坐在这个会议室的大法官无论是党派不同、学术专攻不同甚至信仰不同,此时都担负着宪法的使命,为这个国家的每一件重大的司法事件投下手中的一票。

联邦最高法每年有其相对固定的开庭期,一般为每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开始至次年的6月底,剩余7、8、9三个月为夏季闭庭期。在开庭期,联邦最高法院在庭审结束后,进行初步投票,由多数方(>=5)的一方形成一份多数意见,少数方(<=4)的一方出具异议意见。然后在大法官之间发函传阅,提出评论或修改意见,争取更多大法官Jion in。最后进行正式投票。多数方中的大法官虽然认同判决结果,但不认同认定判决的思路、证据、理由等也可由本人撰写协同意见。每一位大法官的文书都将被完整记录与整个判决。 就这一点,我确实非常感慨。感慨首先来自其独立性。在这个九张席位中,每个法官拥有绝对的独立投票权利,尽管我在阅读通书后,还是能发现某类法官总是经常投出相同立场的票,但这一点都无法质疑其作为九分之一的独立性。就像Blackmun在进入最高法的初期,甚至被外界戏称为首席伯格的影子,“明尼苏达双胞胎”,但很显然,Blackmun的每一次投票都经过其专业的分析,以及独立的大脑分析决定立场。这种立场的重复或许对独立性的判断或多或少有着那么点影响,那我觉得其比例也应该是不影响最终做出独立性认定的判断的。再者是其专业性及敬业性。通本书的案例多的确实令人脑容量预警,何况每一个作者简洁描述的案件背后都是美国当时最为棘手、影响深远的案件。就如本书写作的节奏一般,案件总在我刚刚有点理清之后,立马又接着一个案件。作为一个读者来说,我要做的仅仅是阅读这几段或者几页的案件分析,这几天的阅读中我无数次冒出这样的想法:哎呀,算了么好了,就加入多数方的意见吧。哎呀,算了么好了,就Jion多数意见/异议意见么好了,何必还要在独立发表一篇协同意见/异议意见。我总是发出这样的感叹,而这些深处案件漩涡本身的大法官们,每次都能坚持精确的表达自己的专业意见。每每在自己出现上述想法之时,紧接着就看到大法官们的坚持,我总是羡慕着大洋彼岸的这个国家。1970年代的中国正处于混乱之际,而对岸的这幢白色建筑里,却有着如此九位大法官,无论如何,他们都在推动者美国的法制一步步向前。

“罗伊案” (Roe v.Wade)

既然看的是Blackmun的最高法之旅,我想谁都无法将这个案件略去不表。即使就本书而言,其也单独以“遭遇罗伊案”和“拯救罗伊案”连个单独的章节来描写这个极具“布莱克门”标志及历史性的案件。而以我能做的,应该仅能叫做描述吧。1969年,德克萨斯州的一名2l岁的女子诺玛·麦克维刚刚失业,却又怀孕了,她当时的状况根本不允许她再有一个孩子,她想合法的放弃这个孩子,但是当时德州法律禁止堕胎,最高将被判处10年刑期,因此没有医生敢为其实施堕胎手术。无奈之下,她找到了两名女权律师,她们意识到这个案件终结前孩子可能已经降生了,对麦考伊来说即使胜诉对她来讲也没有实际意义了,但是她们依然决定要进行这场诉讼。麦考伊化名简.罗伊,将执行得州禁止堕胎法律的达拉斯县检察长亨利·韦德告上法庭。(p2)“我们从此将涉足堕胎领域”,1971年,保有记录习惯的Blackmun在自己的笔记上如上记录。此时的H.B大法官内心显然是矛盾着的,无奈但又充满着期待,历史已将他和他的八位伙伴推到这个尖锐而敏感的命题之上。在美国诉武奇案、多伊诉博尔特案的试水后,最重要的是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Griswold v.Conneticut)案对于“隐私权”概念的认定,联邦最高法在罗伊案审理中认为,“作为基本权利的隐私权范围之广,最易把妇女是否有终止妊娠的权力包括在内。”(p113)在Blackmun形成的多数意见中,“认定妇女孕期的前三个月由于胎儿不具有“母体外存活性” (viability),所以孕妇可在与医生讨论之后自行决定是否堕胎;怀孕三个月后,政府得限制堕胎,但是只限以保护孕妇健康为必要;在胎儿具有母体外存活性(第24到28周)之后,政府保护潜在生命的利益,达到了不可抗拒利益的程度,除非母亲的生命或健康遭遇危险,否则政府可以禁止堕胎。”(该段概括来自维基百科 罗诉韦德案 词条),而该“三个月”的认定,也为Blackmun此后带来很大争议。最终,道格拉斯、布伦南、马歇尔、鲍威尔、斯图尔特及布莱克门、伯格加入多数意见,怀特和伦奎斯特发表异议意见。尽管最终最高法以7比2的较大差异对罗伊案进行了投票认定,且其他6位大法官均在多数意见上进行签字,但因Blackmun撰写了该案的多数意见并进行宣判,从此罗伊案成为了Blackmun的标志。而Blackmun从最初仅为保护医疗人员因堕胎的不确定性遭遇刑罚,至宣判后遭遇各方的异议甚至攻击,到最后为为女权出声,并最终坚定不移的捍卫罗伊案成果。

这一路走来,从他的记录来看,Blackmun显然是未曾预料到此后的事态发展的(包括他对废除死刑后的乐观判断亦如此),但正如本书最后写到:“他并非被动随波逐流,只是被潮水带入一个自己始料未及的领域。一旦抵达目的地,他会迅速脚踏实地,开展工作,其表现方式,是任何人也无法预料的。他的人生,并非由一连串偶然因素构成,但是,正式各种因缘际会,以及人民的反应,激励他不断丰富自己的人生。”(p262)。这一点,我觉得印象深刻。我想,一个人要每次都要准确的为自己寻找一个人生方向,似乎总是有困难的。“随波逐流”在现在的人眼中,总有着一种“平庸”、“没想法”等显然带有贬义的解读,但正如Blackmun那样,质疑的不应该是“随波逐流”本身,重要的是你随波逐流之后到达的地方,需要脚踏实地的站稳,并且努力的耕耘,“不期而遇”的收获自然在你已经站稳并且扎根的脚下。我们应该做的是在过程中不断丰富自己,而不是每天都琢磨的寻找一个伟大的目标。是这样么,Blackmun大法官先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