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城時代的偶然和必然

厓山陳橋須臾事
2017-12-28 14:14:54

起自东汉末年的董卓之乱,以及后来的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导致中原地区历经了三次大规模不间断的动乱,汉族人口锐减四分之三。胡族趁势南下,大有变中原大地为牧场之势。但北魏王朝的出现扭转了中原地区不断混乱的局面。

如果说北魏的历史意义在于平城时代,那么平城时代的价值就在于太和改制,而太和改制的首功之人就是文明太后冯氏。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孝文帝拓跋宏的汉化改革以及由此所开创的洛阳时代,却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太和改制以及它背后的倡导者文明太后。也许因为冯氏是女人,所以历史学家总是把目光聚焦在关于“母后干政”的话题上。即使是本书作者也不吝篇幅地详细介绍了这个专题。其实从胡族社会的角度看,女人从政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反倒让我觉得不解的是,在汉文明处于最低谷的时候,胡族非但没有趁胜胡化汉族地区,拓跋鲜卑反而成为“胡化的终结者”。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汉文明强大的生命力和向心力以及历史的眷顾命运的垂青。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历史意义,每个时代的历史意义又止于这个时代赋予它的责任。平城时代是光辉的,它既是胡族社会汉化运动的阶段性总结,又是汉胡文化互相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局面的

...
显示全文

起自东汉末年的董卓之乱,以及后来的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导致中原地区历经了三次大规模不间断的动乱,汉族人口锐减四分之三。胡族趁势南下,大有变中原大地为牧场之势。但北魏王朝的出现扭转了中原地区不断混乱的局面。

如果说北魏的历史意义在于平城时代,那么平城时代的价值就在于太和改制,而太和改制的首功之人就是文明太后冯氏。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孝文帝拓跋宏的汉化改革以及由此所开创的洛阳时代,却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太和改制以及它背后的倡导者文明太后。也许因为冯氏是女人,所以历史学家总是把目光聚焦在关于“母后干政”的话题上。即使是本书作者也不吝篇幅地详细介绍了这个专题。其实从胡族社会的角度看,女人从政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反倒让我觉得不解的是,在汉文明处于最低谷的时候,胡族非但没有趁胜胡化汉族地区,拓跋鲜卑反而成为“胡化的终结者”。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汉文明强大的生命力和向心力以及历史的眷顾命运的垂青。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历史意义,每个时代的历史意义又止于这个时代赋予它的责任。平城时代是光辉的,它既是胡族社会汉化运动的阶段性总结,又是汉胡文化互相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局面的发端。从这个角度看,平城时代又是承前启后的。既然要启后,那么就必然会在适当的时机退出历史舞台。我以为,平城时代的终结既是历史的必然——中原经济已然在恢复,大同盆地自身的局限性已经不能满足历史发展的需要,同时又有历史的偶然——孝文帝拓跋宏急于摆脱文明太后的阴影,远离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范围。我想,从一个年轻的刚刚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皇权的最高统治者的视角来看,无论他多么雄才大略,后者在他心目中的分量绝不会低于前者的力量。

历史总是在必然和偶然的交织中前进,每个历史人物都有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改变历史的进程。所以,历史本身是不会有轨迹可循的,它的每一次滚动都是偶然的,然后人们在这种偶然中找到必然的因素。也许我们只有承认历史的偶然,才能更好地认识它不规律的躁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魏平城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魏平城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