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疾苦无数,世界温柔如初

summer
2017-12-27 看过
Summer的读书札记:《解忧杂货店》
浪矢雄治,解忧杂货店的店主,他应当有一双温柔的眼睛,略泛苦涩,饱含善意。少年的他,曾与相爱的女孩子相约私奔,那是一场女主角被迫缺席的独角戏。三年后,他写信给女孩儿,他说“我竟然扰乱了当时还是学生的你的感情,而且还差一点让你和家人分离”,他很“抱歉”,他希望女孩儿可以幸福。老年的他,岁月侵蚀的也仅仅是容颜,因为孩子们的天真问题而开了那间“解忧杂货店”却又偶然收到了一封严肃的来信,他选择用真诚与善意为那些来信人解忧。
三个少年,为了逃避警察查巡而躲藏进解忧杂货店的偷车贼,他们也是来自同一个孤儿院的小伙伴。在这个不平凡的夜晚,解忧杂货店的时空发生了奇妙置换,他们意外地收到了穿越时空的信。成年人的烦恼在少年人的眼中是那么不值一提,而那几封出于好奇的敷衍回信竟然也能传递到投信人手中。当生活在未来的三个少年“预知”到来信人“鲜鱼店的音乐家”会因救人而丧生火海的命运,他们知道无法改变他的命运,只能写道“有人会因为你的乐曲得到救赎”,“请你务必要相信这件事到最后”。这是少年们唯一能做的,对“音乐家”的致敬。当收到曾经也在孤儿院生活过的“迷茫的汪汪”的来信时,少年们粗鲁的回信里都是他们对这位天真善良的女孩儿的担忧。命运是一个圆圈,或者说东野圭吾的小说是一个圆圈。原来,当年的“迷茫的汪汪”竟是三个少年刚刚行窃的对象,他们选择相信善良的“迷茫的汪汪”不会摧毁孤儿院,他们选择相信的是世界温柔的一面。毕竟少年们作案初衷也是以善为名——为了孤儿院能够继续生存。

解忧杂货店收到的每一封来信都是陌生人无解的忧愁,在来信人的信里、在浪矢雄治的回信里、在三个少年小偷的回信里我读到了太多太多。

来自保罗列侬的信:我们年少时自以为是的决绝也可以是插进别人胸膛里的利刃。爱,是不可言明,是无法描摹,是不能书写,如果你感受不到爱的存在或者感到爱在流失,不要妄自菲薄,因为我们人类在“爱”上热衷于自欺和欺人。

来自绿河的信:如果你曾经的决定让你陷入两难,给自己一个拥抱好吗,然后告诉自己:敢作敢当。

来自鲜鱼店的音乐人的信:即使是上帝,也不能夺走一个人梦想的权利。

来自月亮兔的信:你所爱的人不应该成为你的理由与借口,承认自己的欲望并不是可耻的事情。

来自迷茫的汪汪的信:谈及美貌与金钱的都不是爱情。勿忘初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