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7分

黑泽明与芥川龙之介 ——《羅生門》

鄉裡土老逼
2017-12-27 19:18:24
黑泽明与芥川龙之介
——《羅生門》


1950年,黑泽明拍摄电影《罗生门》,影片改编自日本已故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两篇小说《竹林中》和《罗生门》,《罗生门》文笔洗练,敏感善思而又才华横溢的芥川仅用3千余字就深刻刻画了主人公从善恶之间的摇摆到一念之间决定从恶的心理过程,冷峻之气扑面而来;《竹林中》多1千余字,全文采用多角色回溯同一事件的叙事手法,在三个主人公的独白中勾勒出一个盘根错节、扑朔迷离的杀人案件,黑泽明采用《竹林中》的故事情节构成电影的主体框架,并凭借其无与伦比的天赋与创造力,以光为丝,以影为梭,在作曲早坂文雄神秘而深邃的音乐下,编织出芥川小说中那曲折且阴暗的人心。影片一举夺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垫定了黑泽明在国际电影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兵荒马乱、黎庶涂炭、瘟疫滋蔓的日本平安朝,京都正南的罗城门破败得只剩下半垣残壁,狐貘聚居,无人认领的尸体都被遗弃在罗生门里,啄死人肉的的乌鸦群飞,嘶哑的叫声撕裂了天空,无人愿意接近这样阴森凄惨的罗生门。一个暴雨滂沱的日子,一个樵夫、一个僧人、一个杂役无奈只得在城门下避雨,他们的言语拼凑出一个发生自密林中的凶杀与强暴




...
显示全文
黑泽明与芥川龙之介
——《羅生門》


1950年,黑泽明拍摄电影《罗生门》,影片改编自日本已故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两篇小说《竹林中》和《罗生门》,《罗生门》文笔洗练,敏感善思而又才华横溢的芥川仅用3千余字就深刻刻画了主人公从善恶之间的摇摆到一念之间决定从恶的心理过程,冷峻之气扑面而来;《竹林中》多1千余字,全文采用多角色回溯同一事件的叙事手法,在三个主人公的独白中勾勒出一个盘根错节、扑朔迷离的杀人案件,黑泽明采用《竹林中》的故事情节构成电影的主体框架,并凭借其无与伦比的天赋与创造力,以光为丝,以影为梭,在作曲早坂文雄神秘而深邃的音乐下,编织出芥川小说中那曲折且阴暗的人心。影片一举夺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垫定了黑泽明在国际电影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兵荒马乱、黎庶涂炭、瘟疫滋蔓的日本平安朝,京都正南的罗城门破败得只剩下半垣残壁,狐貘聚居,无人认领的尸体都被遗弃在罗生门里,啄死人肉的的乌鸦群飞,嘶哑的叫声撕裂了天空,无人愿意接近这样阴森凄惨的罗生门。一个暴雨滂沱的日子,一个樵夫、一个僧人、一个杂役无奈只得在城门下避雨,他们的言语拼凑出一个发生自密林中的凶杀与强暴,其中表露出的人心的残酷比瘟疫、灾难、战乱更为可怕,罗生门里游荡的厉鬼、怨灵在听完樵夫和僧人的叙述后都被吓得四处逃散。
影片初始,黑泽明便将摄影机对准了太阳,这在当时被视为禁忌,人们甚至认为这样做会让胶片直接被烧毁,而离经叛道的黑泽明却抓到了在繁芜交错的枝叶间时而强烈夺目,时而隐匿不现的阳光,这些阳光与樵夫行走密林间27个巧夺天工的镜头以及逐渐紧张的日本民乐营造出了神秘而压抑的氛围,诱惑着观众去密林里一探究竟。正如僧人的喃喃自语“生命如少女一般真实,又如晨露一般短暂”,一阵宿命般的微风吹起了树林中骑马少女的面纱,故事便徐徐铺陈开来。
芥川的小说大体上可分为三段,而黑泽明改编成了四段,使得故事更为复杂。多襄丸把自己描绘为一个足智多谋、英武神勇的多情大盗;在真宫砂的供词中,人们看到的是日本男权主义下柔弱无力被欺压到极致的女人;在还魂巫女的金宫武弘的证词中,一个为维护尊严而自杀的不屈武士的形象让人予以敬畏;而樵夫刻意隐瞒了自己对凶器,一把华贵短刀的偷盗行为。
当事三人各执一词,供词除了女人被强盗强暴,凶器是短刀外几乎没有一致,当樵夫作为目击者说出看似是事情原貌的证词时,观众早已怀疑甚至不愿意相信那曲折阴暗的人心了。
黑白的色调,密林间的隐魅的阳光,镜头强烈的速度感,对人性直白而深刻的揭露使得电影完美的表现了芥川小说中那非常强烈的诗的特质。
一个朋友曾经这样评价芥川,我认为十分贴切,“眼极冷,心极热,眼冷,所以是非不管,心热,是故悲悯天人。”
我认为芥川心中应该存在那样一个常人没有的阴暗角落,他时常身处其中,细细揣摩地狱的景象,而他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地狱就是芸芸众生所身处的人间,他的代表作品几乎没有例外,都是表现人间里比地狱更为可怕的骇人景象,所以在35岁创作的巅峰时期,对人类毫无希望的芥川,选择了服毒自杀。
小说《罗生门》里,在未入罗生门前,落魄的无名家将(低级武士)善恶之心摇摆着,在罗生门里看到老妇一根根拔死人头发的同时,他心中对罪恶的反感愈来愈强烈,更加坚定了自己宁饿死也不做强盗的决心,而听了老妇对作恶理由理所当然般的阐述,转瞬之间,家将便摇身一变成为魔鬼,“听着听着,他的勇气就鼓起来了。这是他刚在门下所缺乏的勇气,而且同刚上楼来逮老婆子的是另外的一种勇气。”
“那末,我剥你的衣服,你也不要怪我,我不这样,我也得饿死嘛。”他抢走了老妇的衣服,消失于罗生门外沉沉的夜色中。
在很多电影评论中,对于《罗生门》的介绍都是改编自小说《竹林下》,而我认为黑泽明将电影命名为罗生门,并将故事放在罗生门下展开的用意,并不仅仅是通过罗生门这个诡异恐怖的意象强化《竹林中》那样对人心的拷问,其精髓在于影片的结尾中樵夫类似于家将一念之间的转变。
在影片的结尾,连出家修行的僧人都对人心感到害怕,而杂役的观点是人心本恶,故认为僧人是大惊小怪,这时出现了一个被遗弃在罗生门里的婴儿,杂役理所当然的剥了他身上的衣服,“我不剥他的衣服,自然有别的人来剥,为了生存下去,我当然要抢先一步。”而樵夫在被杂役指出掩盖偷盗了名贵短刀的事实,带心情稍平缓后却接过了僧人手中的婴儿,“我已经有6个孩子了,多一个孩子抚养也不算什么。”
如果说小说《罗生门》里,人间地狱的极致,在于主人公无名家将一念之间的转变,那么在电影《罗生门》,天堂就在樵夫接过婴儿的一瞬,在看尽别人包括自己内心的黑暗扭曲之后,樵夫还是选择从善,那是如盛开在淤泥里的莲花般美到极致的善意,影片结尾,樵夫缓缓走出罗生门,天气放晴了,阳光照在怀着抱着婴儿的樵夫身上,散出了类似佛陀的金色的光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生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