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 7.8分

如唱大戏

孟善辞
2017-12-27 19:01:48
其实这个比喻还是不大准的。

乩身

有个朋友写了类似于梗概的东西,我看了之后,一是主角的命运确实悲惨,二是虽然悲惨,但隐隐又觉得好笑。

一岁半的女童瞎了,于是父母不要她,这对父母得是很穷的。这样贫穷的父母,爷爷却有能力独立抚养孙女,那么这对没有良心的夫妻为什么不早来剥削老人家?按道理,这两家人是不应该如此生分的。

另外,爷爷死后常勇也长大了,完全可以嫁人了。如果父母在世,为什么不操办着把她打发走?没良心的奔着钱去,有良心的挑个好人,但不管怎样彩礼可以收一笔吧。


爷爷如果有条件,该把家安在闹市。盲女独居,闻人硬闯便立刻大喊,指名道姓:是不是谁谁谁?某某某在自家炕上吗?长此以往肯定会遭人讨厌的,但短期可以护住自身。

其实,身体残疾沦为下贱,但依然有着作为人类的欲望和梦,这个点很好的。但通过这种刻意虐待的方式去表达,反而失了乡土气。杨德明从满眼欲望,到萎了之后的体贴入微,到肉体痛苦导致的暴虐卑微,到临死之前的狂野柔情,性格变化为女主人公服务的痕迹明显。



东山宴

我比较喜欢的。人与人之间,对恶意,对利益的敏感,有说服力。有些痕迹重的地方


















...
显示全文
其实这个比喻还是不大准的。

乩身

有个朋友写了类似于梗概的东西,我看了之后,一是主角的命运确实悲惨,二是虽然悲惨,但隐隐又觉得好笑。

一岁半的女童瞎了,于是父母不要她,这对父母得是很穷的。这样贫穷的父母,爷爷却有能力独立抚养孙女,那么这对没有良心的夫妻为什么不早来剥削老人家?按道理,这两家人是不应该如此生分的。

另外,爷爷死后常勇也长大了,完全可以嫁人了。如果父母在世,为什么不操办着把她打发走?没良心的奔着钱去,有良心的挑个好人,但不管怎样彩礼可以收一笔吧。


爷爷如果有条件,该把家安在闹市。盲女独居,闻人硬闯便立刻大喊,指名道姓:是不是谁谁谁?某某某在自家炕上吗?长此以往肯定会遭人讨厌的,但短期可以护住自身。

其实,身体残疾沦为下贱,但依然有着作为人类的欲望和梦,这个点很好的。但通过这种刻意虐待的方式去表达,反而失了乡土气。杨德明从满眼欲望,到萎了之后的体贴入微,到肉体痛苦导致的暴虐卑微,到临死之前的狂野柔情,性格变化为女主人公服务的痕迹明显。



东山宴

我比较喜欢的。人与人之间,对恶意,对利益的敏感,有说服力。有些痕迹重的地方,比如鲇鱼梗。会有一闪而过的怀疑:黄土农民真会有这样的感受吗?但不算太出戏。



无相

受资助的女学生,和资助她的孤独的老先生,这本身很有发展力。但何以这个女孩的贫困老家,女性都要去“拉偏套”呢?

在传统的婚姻关系中,男性必然看重的是所生子女是否是自己的。这是人类的生殖本能,也是所谓女性贞操所要保护的东西,因此刚出嫁的大姑娘,还没有生下孩子(传统价值观里倾向于儿子)之前,不可能出卖肉体换钱。作者描绘的是一个更古老的群婚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女性贞操观更为淡薄。

简而言之,是对子女(血脉)保证的渴望产生了贞操观,不可能是相反。

退一步讲,如果已婚女性系在生下长子之后拉偏套,以文中描绘的拉偏套之普遍,性资源似不稀缺。如不稀缺则不能得到足够收益,养家糊口。一个社群中妓女数量总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因为物以稀为贵,性资源也一样。

作者想表达的,或许是女孩出身蛮夷落后,她自卑自珍。但我觉得要达到这个目的,她有一个出卖身体的母亲就足够了,刻画一个拉偏套之村有点过犹不及。东山宴里重命轻节的感觉就很真实,换一个角度写,这种朴实健康还值得歌颂。

或者说,一个过分看重她的母亲也好啊。考上大学,走出山村的金凤凰,简直是剥离了性别的存在。她的高中是在镇上甚至县上读的吧,那里的价值观和山里老家,和南方大学有什么区别?

虽减华丽,力度更重。



祛魅

前面都很好的,拿把斧头出来就有点...不到位。




我看过草叶葳蕤

几乎读不下去。不管怎样,总是女性(不论年纪大小都会在某时对男性产生母爱般的情感),不甘于现在,对爱的渴望,卑微,做爱,或高耸或下垂到裤腰带的乳房。隐隐透露一股渴望苦难渴望奉献的M气质,和严歌苓有一点相像。




因父之名

简单故事复杂化,所有的对话完全不像是角色能说出来的。结局也扯,又是一把斧头(镰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盐的更多书评

推荐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