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学功夫 心学功夫 目前无人评价

原《心学功夫——致良知中的阳明哲学》后记

氐耑仌咅肖久闰
2017-12-27 看过

按:此书原题《心学功夫——致良知中的阳明哲学》,正式出版时,出版社出于丛书体量、编排等方面的考虑,删除了副标题、前言、附录及注释,后记也有删改,经作者允许,现发布于此。

本书并不是一部严格的学术著作,因为我在对很多论述的处理上并没有完全执行学术的标准。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本套丛书对于篇幅的限制,很多重要的议题无法展开;然而,更为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本套丛书对于通俗性的要求。我时常在想,如果儒学研究有一种走出学院从而向大众普及的诉求,那么一种完全按照学术标准执行的论述方式是否是儒学研究的唯一选择?事实上,生活化的文本时常是中国古代儒家重要的思想载体,它们不用拘泥于严格的论证形式,从而可以在活泼泼的日常语言中流露出儒者的妙语神思。正是这些生活化的文本,使我们深刻体会到儒学是一种生活化的哲学:儒学并不是纯粹的理论研究,而是通过理论的说明从而指导理想生活的实现。

但是,在现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以一种完全脱离学术规范的写作方式去讲述古圣先贤的智慧,又具有很大的危险,这对阳明哲学尤其如此。阳明哲学中有很多看似高妙玄奥的境界话语,这些话语很容易满足那些读书不求甚解者肆意讲述哲学的欲望。在这些人口中,阳明哲学获得了一种心灵鸡汤式的解读,变成了一片可以任性憧憬的美好光景。如此一来,原本最讲事上磨炼、实践之功的阳明哲学就变成了空谈境界、不务功夫的精神鸦片。我害怕本书的读者对阳明哲学产生这样的误解,因此本书在写作形式上保留了学术著作的体例,并且引用、分析了很多阳明先生的原文,目的在于使读者对阳明哲学保留一种严谨的态度,并且能够沉下心来,以敬畏的态度、真切的功夫进入阳明先生的功夫世界。

当然,这样的一种做法可能会使本书不如读者所期求的那么通俗,但我认为,面对古圣先贤的智慧,下点儿“功夫”是必要的。事实上,我在写作过程中一直在大众的普及性和专业的学术性之间纠结,相信很多读者也能够体会出这一点。我不敢说普及性和学术性之间是必然有矛盾的,因此我也不敢说在这样的心灵状态中创作出的作品是成熟的,但无可否认的是,正是这个哪怕是不成熟的心路历程为本书注入了我那段时间最真实的生命情状。

古圣先贤的智慧是活泼的,因此它不能囿限在学术老先生们的文笔中,在一定意义上,它或许更需要青年学子们的声音。主编汪建初老师当初正是这样鼓励我参与到本套丛书的写作当中。本书是我的处女作,我也写出了青年学子应有的“狂”气。在书中,我提出了很多在本书篇幅限制内,乃至我现有的学识内都不可能详尽论证的哲学观点。人们常说,青年时期说过的话到老来常常会后悔,所以小孩子多说无益。这一来自父辈的教诲我会时常谨记于心,但撰写专著毕竟与普通的“说话”不同,它是注入了生命情感、生命意志、生命体验的创造活动。因此,就像一个画家在不同的生命阶段有不同的“代表作”一样,到老来我或许会觉得此书幼稚可笑,也或许会觉得此书不乏真知灼见,但不论如何,写作此书时的生命情状已不容复制,它已成为了我青年时期学术生命的真实载体,对我而言就已经具有了某种永恒的价值。

选择哲学作为我一生的事业,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在这方面,我十分感谢父母对我一直以来的理解和支持,是他们给予了我这份坚持下去的信心。当然,我更要感谢我的导师朱人求教授,是他带我步入了中国哲学的殿堂,并给予了我最悉心的学术指导,他在百忙之中为本书撰写的长序也让我万分感动。对于本书的出版,首先要感谢汪建初老师对我的赏识和鼓励,另外还要感谢田俊兄,他审阅了所有的书稿,并做了细致的校改工作。当然,为了集中精力撰写本书,我也牺牲了一些朋友聚会、班级活动的时间,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各位同学对我的谅解,正是大家给我的关心和爱护使我获得了一段难忘的学术时光。

在我日后的学术生涯中,本书一些核心的哲学理念应该还会延续。此刻,我的耳畔仿佛响起了建南楼里的钟声,那种厚重、低沉、含忍的声音缓缓绵延向整个厦大,成为所有厦大人的时间刻度与历史沉淀。我想,这或许就是一个学者最美妙的人生图景……

王凯立 2017年3月5日记于厦大学生公寓海韵12号楼


原《心学功夫——致良知中的阳明哲学》前言

王阳明年表(原《心学功夫——致良知中的阳明哲学》附录)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心学功夫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