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会,知性,静寂

silence alien
2017-12-27 看过

时光如水。冬风凛冽,车窗上的弥漫的氤氲雾气,遮蔽着本应清晰澄澈的世界… 最近在读Michael Polanyi的Science, Faith and Society,体悟颇多。尘世有太多辛苦,只能通过阅读、写作慰籍孤寂的心灵…

波兰尼写道,“如果我们抱着坚定的普遍意向(universal intent)去追寻个人知识的话,它彻头彻尾就是先验的(a prior)。 ”个体知识(person knowledge)毫无疑问是由经验知识和先验知识组成,波兰尼将之区分为言传知识和默会知识(tacit knowledge),而相较於言传知识,默会知识则更加神秘莫测,令人产生探究的兴趣。

Michael Polanyi将支援意知(subsidiary awareness)与焦点意知(focal awareness)相区分。焦点意知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个特定细部来认识,而不是将其作为整体的一部分来加以意知。传统、经验知识、习惯和科学,大多是焦点意知,而属于形而上的philosophy,metaphors、myth、religion等则趋于支援意知。这些sense都是人类知觉不可或缺的部分,不应有所偏废。

波兰尼的知识论体系,是西方哲学难能可贵的theroy。相较于叠床架屋、繁复琐碎的早期经验主义、理性主义哲学的缺憾,Michael Polanyi的知识论无疑更有说服力。建立在缺失subsidiary awareness、如同流沙上的普遍贵国认知体系,只剩下可怜的焦点意知,实在令人无语凝噎!

言尽於此。在贵国,当言说成为一种evil的表征时,真话往往是通往囹圄之路。当你试图独立thinking,那么你就要做好被当作low-end population的准备… 只能用negative liberty对抗荒谬的世界,枯叶在风中凋零,这是难以尽述的悲凉…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科学、信仰与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学、信仰与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