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自决权 死亡自决权 评价人数不足

以安乐死为议点的社会医疗制度批判

guo∞
2017-12-27 16:59:58
此书荐言开篇提要,此书并不是针对安乐死的支持与否的角度来开展作者的讨论的。
    作者儿玉真美从日本国安乐死的立法草案出发,引申世界各国的各类关于安乐死的立法例和相关的实践案例,表面上看,她试图从多个角度探讨安乐死是否“应该立法”的问题,但实际上,从书的后半部开始,作者的笔锋一转,引出其所要批判的实际客体——现今社会的医疗制度。甚至,从行文布笔,我也不认为她不支持“安乐死”这一让患者免去痛苦离开世间的方式,但她,也许推崇的是一种社会的自给式“安乐死”,而不想看到以立法的形式认可安乐死的实践。
    书的前半部分内容主要是瑞士、美国等有进行安乐死立法行动且有相关立法的国家的立法例和相关案例,有安乐死立法制度的国家大都存在着深刻矛盾和司法实践的争议问题——人性与利益。一方面,出于人性本质善良的思考,有团体全力支持安乐死制度的立法成功和施行,但另一方面,施行医疗机构为了自身的利益、效率,可能会作出许多损害可能被安乐死的人的切身利益,可能是拖延治疗,也可能是提早“退场”。程序上的规定给予了医师群体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如果要让一个人安乐死,这个人可能会被“两

...
显示全文
此书荐言开篇提要,此书并不是针对安乐死的支持与否的角度来开展作者的讨论的。
    作者儿玉真美从日本国安乐死的立法草案出发,引申世界各国的各类关于安乐死的立法例和相关的实践案例,表面上看,她试图从多个角度探讨安乐死是否“应该立法”的问题,但实际上,从书的后半部开始,作者的笔锋一转,引出其所要批判的实际客体——现今社会的医疗制度。甚至,从行文布笔,我也不认为她不支持“安乐死”这一让患者免去痛苦离开世间的方式,但她,也许推崇的是一种社会的自给式“安乐死”,而不想看到以立法的形式认可安乐死的实践。
    书的前半部分内容主要是瑞士、美国等有进行安乐死立法行动且有相关立法的国家的立法例和相关案例,有安乐死立法制度的国家大都存在着深刻矛盾和司法实践的争议问题——人性与利益。一方面,出于人性本质善良的思考,有团体全力支持安乐死制度的立法成功和施行,但另一方面,施行医疗机构为了自身的利益、效率,可能会作出许多损害可能被安乐死的人的切身利益,可能是拖延治疗,也可能是提早“退场”。程序上的规定给予了医师群体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如果要让一个人安乐死,这个人可能会被“两个法官赐死”——医师、法官,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实是利益的冲突和协调机制的不完善,有法谚曰:“任何人不能是自己的法官”,套在医师上亦为可行。毕竟,患者的“安乐”与其是有相关利益发生的。
    在此书的后段,儿玉先生她站在了一名母亲的角度,即她自身为出发点,对现在的医疗体系进行批判,这一部分也是书本的本旨所在。为什么对身障儿童的治疗问题有歧视?为什么医师会随意地忽视身障儿的感情流露呢?这些问题都是令人深思的,关乎理性,更关乎一种人文关怀。
    安乐死,立法与否,对于一个健康的人并不重要,但对于那些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痛不欲生的人,是至关重要的。我认同安乐死主要是要考量被施以措施的人之意愿,尊重他们本人的意思表示。但无意识的人如何?难道由别人来替他们决定吗?这些问题在现在是难以回答的,正如作者所述,无意识的人未必真的“无意识”。若安乐死立法,可率先从一部分群体入手,如重症缺意识清醒的人,尊重其意愿。关于无意识的患者这一部分群体,需要从利益调整机制入手,完善各机构之间的权利、权力间的制衡。让医师真正的能够“公正判断”,降低错误的发生率。没有什么立法是从一开始就能完善的,尤其是关乎生命这一基本人权的立法,立法的脚步需要前进,为由寻找最合适的道路,才能解决安乐死问题的纷争。
    此外,医疗制度和“医德”也是需要重新认真考虑之事宜。不想安乐死的人因为不妥当的医疗而想安乐死,这跟随意确定一个人的安乐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安乐死制度的病根,也许就是现在医疗制度和技术的缺失和不完善。治标治本,才是安乐死问题解决的最终出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亡自决权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