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杂志怎么做才迷人

伊夏
2017-12-27 10:21:01

文学适合变成杂志吗?

先不谈优劣,你能说得出名字的华语文学杂志有哪些?《收获》?《当代》?《十月》?

先不谈频率,哪怕想得起来的最近一次购买,是什么时候?

这些问题也同样可以指向我,我也同你们一样,理直气壮地答不出来。

不过这不影响我们平日里不缀阅读的都关乎文学,无论诗歌小说戏剧散文,都离大家不远。只是好像当文学与杂志相碰撞,就变得比较奇怪和尴尬。

谈到杂志,我们想到的往往是上图这种排版的读物,而文学常常意味着较长的篇幅与体量,是行云流水绵延不绝的文字,这些东西要变成杂志,岂不是要被图片、插画或其他形式排挤到边缘去了?

关于这个,其实做mook就是最好的答案,《读库》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读库》创办的三年前,也就是2003年,海峡那边的台湾,已有一本立志成为“华文世界核心作家创作平台”的刊物推出,这就是

...
显示全文

文学适合变成杂志吗?

先不谈优劣,你能说得出名字的华语文学杂志有哪些?《收获》?《当代》?《十月》?

先不谈频率,哪怕想得起来的最近一次购买,是什么时候?

这些问题也同样可以指向我,我也同你们一样,理直气壮地答不出来。

不过这不影响我们平日里不缀阅读的都关乎文学,无论诗歌小说戏剧散文,都离大家不远。只是好像当文学与杂志相碰撞,就变得比较奇怪和尴尬。

谈到杂志,我们想到的往往是上图这种排版的读物,而文学常常意味着较长的篇幅与体量,是行云流水绵延不绝的文字,这些东西要变成杂志,岂不是要被图片、插画或其他形式排挤到边缘去了?

关于这个,其实做mook就是最好的答案,《读库》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读库》创办的三年前,也就是2003年,海峡那边的台湾,已有一本立志成为“华文世界核心作家创作平台”的刊物推出,这就是《INK印刻文学生活志》

这本杂志的心思

知乎上有关心这杂志十几年来屹立不倒,是否盈利的读者,得到的长篇回答里,有一个小标题,叫做“不死的嗜美灵魂”。这本厚度相当,开本传统的杂志,也的确配得上这个赞誉。

此杂志总编辑初安民,将自己比喻成一个“打灯光的”。他“希望将聚光灯打在那些优异的作者身上,若因此带来一个文学的盛世,那该有多么好。”

其实盛世不盛世的,已经不求了,但印刻展开的这一片文学的天地,倒是好得要命。

我手上是2012‧一月號,副标题是“披文蕩胸臆·唐諾”。上面两张照片,署名摄影师是Hohotai(广州的朋友说,莫不是粤语的“好好睇”?)。

因为喜欢唐诺,也已经做了太多次微信文章来推介他,但我从未在网络上找到这两张明显凸显他气质的图像。这几张照片,是配着一个访谈的,其实文学访谈的配图往往很难,许多作家羞赧,而文本又冗长,像这几张这般合宜,教人看着适当的,已是很难。

而内页的排版设计,文章之间的逻辑联系与栏目设置等等,都做的妥帖。唐诺之后是张大春,然后来到叶兆言,再跟着台湾一些年轻作者的短篇小说,像吃一场会点菜的主家安排的宴席,软硬肥瘦荤素,都照顾到位。

另有一个舒心的点,也是个人趣味,就是整本虽是繁体,但是以横版排布,所以内地读者看着也不费力,甚好。

写此文时稍查了些资料,豆瓣是有关于这本杂志的小站的,又有豆友贴出下述网站,这个网站可以看到每一期的部分文章,稍稍试用,蛮好。

印刻,舒讀網路書店

《INK印刻文学生活志》内页的少量广告也基本都是文化向或文创类,而它的封面人物也面向寰宇,绝不死守一地。这些坚持,说是情怀或者固执都行,喜爱非常了。

这杂志也有一个承诺,就是不销毁过期杂志,只要想买,每一期过刊都能买到,这也是文学期刊的魅力。文学比其他的,更难过期。所以只要你有心去找路径买(我是在香港书展买的),想收入的应该都能尽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印刻文學生活誌》2012‧一月號:唐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