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有眼光 你要找到好的爱情

布衣麻七
2017-12-26 看过
昨天收到书,又想起了过去无数的逗逼时光。

  起初选择用文字来做记录,就是想博个乐子而已,现在想想当时的无意之举,还是挺满意的,起码年老之后再翻看,可能真的会笑掉假牙。

  不过那会儿我只对我的二逼同事们怀有深切的(划掉)感情,至于秉哥,直到结婚,对他的认知仍然是,好人,非常好的人。感情么。。。就算到现在,我也少有半天不见人就想他想他很想他这样浓烈的情感,总的来说,我俩相处是比较愉快的,因为当时经过缜密(大雾)的判断,我发现,我俩很符合以下特征:

  1、三观一致。一致,不是正,他对某些问题,看法也挺偏颇雷人的,恰好我三观也不那么伟光正,这一点在最大程度上,杜绝了很多鸡毛蒜皮的矛盾发生。

  认识一对情侣朋友,就因为彭加木到底有没有消失在罗布泊里而吵架分手。旁观者都替他俩闲得蛋疼。

  2、规划一致。我不要小孩,他尊重女性应有的自主生育权;我会一直工作不做全职太太,他让我自己决定;我坚持二人世界不要牵扯双方家庭,他接受的教育看法也是如此。非常契合。

  3、成熟的感情观。他不是处男我也不是处女,我们没有情感洁癖,他有前任而且一直有联系(他有两位前任都有业务往来),我跟我的前男友们虽然联系不紧密,偶尔也会说话,没有老死不相往来,双方都能接受。

  4、相同的道德感。老实说我这个人没什么道德感——这个没道德感,不是说不讲道德,而是说,我不会拿对自我的要求,去要求别人,别人讲不讲道德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不会因为他人不讲道德就义愤填膺——不过我道德感的确是比一般人低,所以也无权去置喙别人。

  孝敬父母,道德拥趸最多的一条吧,如果按这个标准,我一垒也进不了,直接出局。好在他并不以世俗道德来要求我,他与他的父母关系亲密,却不会以此为基准要求我。

  换句话说,和他结婚,我只需遵守和他的婚姻契约即可,其余要不要做个好儿媳等附加条件,那都不是我的义务。

  谁的父母谁孝敬。我(他)要孝敬好了,那是我(他)的加分项,我(他)若只愿意保持客客气气,那也是我(他)的权利。

  5、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俩的性格和行为,很!相!似!他是做管理的,我是做执行的,我俩都喜欢今日事今日毕,绝不拖延至明天,而且眼里都看得到事,一有问题,马上处理,不喜欢问题扩大,再推诿拖拉。

  人毕竟是独立个体,成长自不同的家庭,接受不同的教育,最后在人海茫茫中,两个出身不同却行为相似的人遇见了,你说这个比率能有多大?

  今天早上因为想到这点,我还问了他一个非常无聊的问题:“如果有一个女孩,比我美,又有钱,更孝敬你爸妈,跟你各方面都默契合拍,你会不会爱上她?”

  秉哥:“应该会。”

  我:“所以你承认,你对我的感情并不专一,对吗?”——这种假设有罪论真的非常愚蠢,大家请不要学习,谁爱问这种问题建议可直接将其拍死[二哈]

  秉哥:“你忽略了概率的问题,这样的女生,尤其是性格和行为都很一致的,我只遇见一个。”

  不管他是不是认真的,我总之当情话听了,哈哈。

  在我朴素的认知里,人是会变的,审美会变,情趣会变,品味会变,今天种种的骄傲,也许明天就会来打脸,婚姻绝对不是感情的保险(说坟墓的那位同学,我也不认同你)。基于这个常识,我从不敢寄希望于别人,希望对方不改变,从一而终死心踏地,幸运度可堪于中六合彩。

  与其期待这微乎其微的可能,不如自己掌握主动权——在这段关系里,我们最好是保持独立的个体,我不要求你从属我,我也不会从属你,这样即便有一天分开,也能保持最大限度的体面。你最好还保持当初吸引我的那些优点和魅力,倘若你懈怠,倘若你优秀不再,甚至以爱的名义,以婚姻的名义反向约束我,倘若是这样,我就可能会离开你。
2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金牌客服董董恩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牌客服董董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