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包公案 6.8分

关于“公案小说”的几句话

young
2017-12-26 19:51:50
小时候家里可以通过卫星电视收到香港的卫视中文台,在九十年代这是非常少见的。当时特别爱看这个台的《包青天》和《钟馗捉鬼》两部电视剧,内容都是一些因果报应的案子。由此开始听《七侠五义》《小五义》《施公案》等评书,后来又看了《三侠五义》的小说,当时觉得都非常精彩。但等到读了研究生,真正要研究古典小说了,再回头看,觉得还是比较平庸的。等到为了“研究”开始读“四(五)大公案”小说的时候,甚至都有高罗佩说的那种“味同嚼蜡”的感觉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小说实在太敷衍了事了。
所谓“敷衍了事”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求助“神迹”,二是求助“刑讯”。对于第二点,我倒是能理解,因为这是当时的社会现实在文学作品中必然的折射,时代问题,难以突破。但对于求助“神迹”我真是想不通,所谓的“神探”主要不是靠“探”,而是靠“求”来完成侦破的。比如下乡巡视,路过一地,马前挂起一阵旋风,“神探”就会立即警觉起来,然后就立刻会在周围发现尸首之类。再如夜做一梦,梦见一只羊闯入公门,第二天就会下令看看境内姓杨的有没有冤情等等。更有甚者,“神探”技穷,便找算命先生打上一卦,再根据卜辞来寻幽探密。不一而足,大多类同。
后来小说读多

...
显示全文
小时候家里可以通过卫星电视收到香港的卫视中文台,在九十年代这是非常少见的。当时特别爱看这个台的《包青天》和《钟馗捉鬼》两部电视剧,内容都是一些因果报应的案子。由此开始听《七侠五义》《小五义》《施公案》等评书,后来又看了《三侠五义》的小说,当时觉得都非常精彩。但等到读了研究生,真正要研究古典小说了,再回头看,觉得还是比较平庸的。等到为了“研究”开始读“四(五)大公案”小说的时候,甚至都有高罗佩说的那种“味同嚼蜡”的感觉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小说实在太敷衍了事了。
所谓“敷衍了事”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求助“神迹”,二是求助“刑讯”。对于第二点,我倒是能理解,因为这是当时的社会现实在文学作品中必然的折射,时代问题,难以突破。但对于求助“神迹”我真是想不通,所谓的“神探”主要不是靠“探”,而是靠“求”来完成侦破的。比如下乡巡视,路过一地,马前挂起一阵旋风,“神探”就会立即警觉起来,然后就立刻会在周围发现尸首之类。再如夜做一梦,梦见一只羊闯入公门,第二天就会下令看看境内姓杨的有没有冤情等等。更有甚者,“神探”技穷,便找算命先生打上一卦,再根据卜辞来寻幽探密。不一而足,大多类同。
后来小说读多了,反而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咱们现代的读者,是拿现在的推理、刑侦作品,来框古人的创作。文学价值先放在一边不论,这种比较其实就有失公允。咱们现在看推理、刑侦小说,关注的重点在推理的过程,或刑侦的技法,以及内在的逻辑。但古人坐在勾栏瓦舍中听书,听的是说书先生借奇案和因果营造出的神秘氛围。所以,公案小说不完全等于推理小说或刑侦小说,拿一个作为标准去评判另一个,显然不公。
那么,这种传统公案小说是不是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呢?我倒觉得不是。比如今年很火的网剧《河神》,就颇得传统公案小说的精髓。有公案,有推理,有刑侦,融合得还不错,尤其是每集片头都说一篇书,很有传统特色,比生硬的前情回顾要精致、用心。当然,这部剧失之虎头蛇尾,结尾实在太匆匆。类似的还有《神探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之类,也不错。
最后,就是公案小说令人捉急的文笔问题。这个没有疑问,文笔就是差。但如果细究缘由的话,估计也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口头性质”比较重,多重视以各种形式进行表演,反而侵蚀了它的“文本性质”,所以看起来总觉得粗制滥造——总是作者匆匆地讲故事,从来不让故事中的人来细细讲故事——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再一个估计就是重“教化”的原因,使得作者们把经历都放在怎么安排教化人心了(尤其是酸儒作者的作品),反而忽视了文学所本应具备的一些特征。
当然,这仅是就大面儿情况的一种概观,好作品还是非常多的,其中以“三言”为代表,文学性、思想性、史料性都很好,颇值得一读。如果想看看具有现代风味而内容又很古典的类似小说,首荐荷兰汉学家高罗佩的《大唐狄公案》(也译作《狄仁杰探案传奇》),相当不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包公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