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冒险,五个梦境

格子
2017-12-26 15:08:46
也许,陈崇正原本想讲一个沉实、丰满、气韵连贯、体量不小的故事,他甚至已经搭好了故事的骨骼,半步村、停顿客栈、木宜寺,以及这片土地上生生死死的村民和过客,这些都泄露了讲述的野心。只是,写作的诸多选择和溢出将原先宏阔的预设拆解了、解构了,取而代之的是,五个“轻逸”的故事参差摇曳而出,正如陈崇正自己对“好小说”的期许一样,高空深海,他要写“能飞天入水的小说”。现在,《黑镜分身术》轻装上阵了,它以五段轻盈的姿态呈现,像五个梦境。也像五条路,从五个方向抵达半步村,或是空路或是水路,它们在轻逸的质感中让这部小说接近飞翔和潜游的可能,这未尝不是一种惊喜。

《黑镜分身术》奇幻而荒诞,读起来冰凉、黏腻,但也温柔。这是一部暗色系的低温小说,作者精心营建了一处土地,它到处都袅袅地飘浮着玄秘雾气,覆盖半步村,也让生长在这里、无意中踏进这里的人们微醺一般摇摇晃晃地落入一个世外之境。它暗黑,藏着某种惊心的埋伏,蛊惑你向黑暗的内部走进去。内部,却是剥掉这一层玄幻而直指人性的终极问题,譬如,人之存在的困境,人性的复杂幽深,生命的轮回往复。

他知道,这样的创作是“一种冒险”,但这也是“一种内心选择的必然”。



...
显示全文
也许,陈崇正原本想讲一个沉实、丰满、气韵连贯、体量不小的故事,他甚至已经搭好了故事的骨骼,半步村、停顿客栈、木宜寺,以及这片土地上生生死死的村民和过客,这些都泄露了讲述的野心。只是,写作的诸多选择和溢出将原先宏阔的预设拆解了、解构了,取而代之的是,五个“轻逸”的故事参差摇曳而出,正如陈崇正自己对“好小说”的期许一样,高空深海,他要写“能飞天入水的小说”。现在,《黑镜分身术》轻装上阵了,它以五段轻盈的姿态呈现,像五个梦境。也像五条路,从五个方向抵达半步村,或是空路或是水路,它们在轻逸的质感中让这部小说接近飞翔和潜游的可能,这未尝不是一种惊喜。

《黑镜分身术》奇幻而荒诞,读起来冰凉、黏腻,但也温柔。这是一部暗色系的低温小说,作者精心营建了一处土地,它到处都袅袅地飘浮着玄秘雾气,覆盖半步村,也让生长在这里、无意中踏进这里的人们微醺一般摇摇晃晃地落入一个世外之境。它暗黑,藏着某种惊心的埋伏,蛊惑你向黑暗的内部走进去。内部,却是剥掉这一层玄幻而直指人性的终极问题,譬如,人之存在的困境,人性的复杂幽深,生命的轮回往复。

他知道,这样的创作是“一种冒险”,但这也是“一种内心选择的必然”。对陈崇正而言,这或许是一次沿途与目的地都不明确的写作旅程。但显然,他执意要沿着这条路往前走,甚至没有路,自己来开路,或一意孤行,但这是一位作家在精进的过程中必要的自觉。就是在“想象的极限”之外,如何展开写作的尝试与努力。《黑镜分身术》的旅程是艰辛而诱人的,陈崇正为自己设置了难度,它让一个耽于幻想、放纵幻想但却不沉溺幻想的作家在纯文学的场域里,卯足了劲儿,放大了胆子,去拓展自己创作的边界。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黑镜分身术》的书封上,“黑镜”与“分身术”之间有一个停顿、一个空隙,这让我突然想到故事生长与发展的地标场所——“停顿客栈”,它又似乎是作者在暗示我们,“停顿”在整本书里都是一个无需明言但甚为重要的存在,就好像“第二时空”,一个在隐约之间在时空的缝隙中就会被漏过去的所在。

尽管《黑镜分身术》可以被化在“幻想小说”的范畴内,但说到底,它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思,是一次次对现实生活与问题的轻逸滑入又旋即离开,是五个梦境,是一个故事的五种讲法。它始终贯穿着饱满而连贯的情绪,《分身术》是其中一个梦境。

教辅书推销员施阳来到半步村小学推销图书,故事的一开始便是离奇而荒诞的,施阳来到的地方是一座所有的猪都变成三条腿或者五条腿的村庄,他遇到一个找猪的小女孩,一个患有夜游症的客栈老板,以及,一个在客栈偶遇的失去恋人不久的女人——徐静,她有些神秘。短暂交集后,施阳决定同徐静一起去看月眉谷的面包树,这不是一次艳遇之旅,相反,施阳遭遇了他无法预见和解释的一连串奇遇。故事从现实出发,逐渐向意外挺入。《分身术》的幻想称得上奇崛。云里雾里的一趟,施阳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一切又好像是冥冥中注定。过于繁密的细节与枝杈让这个故事丰满妖娆,但也消除了它被完整讲述的可能性,甚至到结尾,施阳把一切回忆讲与“我”时,说出一句:“我这样胡扯八道一番,你就真相信我出来一趟还能有艳遇?你不觉得徐静可能只是我寂寞的分身,或许她压根儿就没有存在过。”

以为看到了谜底,却因这一句,周身寒战。也许,作者不过是用了“幻想”的装置,他真正感兴趣和要说出的,归根到底,是人的际遇与遭遇,是人的困顿与挣扎,是人的希望与绝望。

就像《分身术》中,小和尚悟森忽然寻死时从口袋滑出的一本《时间简史》,书的扉页上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这一生,预言了所有的死与绝望,也预言了离别,然后用悲壮的身影去践行它,仅此而已。最巨大的勇者,不是虽千万人吾往矣,而是虚妄已了然,却微笑着置身其中。”

在书的序言里,陈崇正用“雄浑而克制”、“驳杂而深邃”定义一个好小说的质地,我深以为然。很多时候,想象力的边界昭示着作家用文字拓展疆域的可能性,从这点来看,陈崇正值得期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镜分身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镜分身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