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向日葵盛开在平凡之中

一只胖球球
2017-12-26 看过

读久了外国作家的小说,突然拿起这样恬静的文字,反而有一种舒缓和宁静。如果不是这本书,我可能就要错了一个用平凡的话语,诉说热情灵魂的女子。李娟,1979年出生于新疆,“向日葵地”在阿勒泰戈壁草原的乌伦古河南岸,是李娟母亲多年前承包耕种的一片贫瘠土地。

也许正是这一片炙热的土地,孕育了李娟这样朴素的灵魂,孕育了她简单而又明亮的文字。初读这本集子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很普通,很平淡,平淡到感觉就像是邻居之间的谈话家常。“勤劳乐观的母亲、高龄多病的外婆,大狗丑丑小狗赛虎,鸡鸭鹅,以及日渐华盛,却被鹅喉羚毁了再种,种了又毁的九十亩葵花地……”是的,李娟就写了这些,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但就是这些平淡的生活琐事,才让我感到真切的感动。

我们常常会读大家的作品,或者读诺贝尔的作品,这类作品的文学性很高,无论是从对世界的角度看,还是从人性的起点出发,这些作品带有一种“目的性。”这个目的性是积极的,旨在更好的塑造人类的品性,发掘人性中的弱点和阴暗。但李娟的作品不带有如此强烈的利益性,也有可能是中国大多数人含蓄而又淡泊的个性,很多散文家,文学家的文集都很简单,透明,真真切切。

“清晨我去看它。朝阳从地平线隆起,光芒从背后推来,身不由已地向前走啊走啊。假人先生越来越近,纹丝不动,迎光而立,孑然一身。这个夜里它经历了些什么呢?明明昨天才诞生,但此生已经比我漫长。他坚定地沉默,敛含无穷的语言。我掏出手机拍摄,他正面迎向镜头,瞬间撑起蓝天。取景框瞬间捕捉到了天地间唯一的契机。天空洞开,大地虚浮,空气响亮,所有向日葵上升。快门的咔嗒声开启了最隐密的世界之门。我看到假人先生抬起头来……但是一移开手机,门就关上。葵花地若无其事,每一枚叶片绝对静止。只有假人胳膊上挂着的塑料瓶轻轻晃了一下。”

这段描写十分动人,而且难以捕捉。生活在如此恬静的向日葵地里的李娟和母亲,她们只有劳作和生活,像着明天看齐朝望。正式这样不含有任何目的的纯粹,才让李娟的文笔如此干净剔透,有时简朴甚至生活也能孕育出美丽的花朵。李娟用她的文字,用她身边人的素材,简单勾勒了一副阿勒泰地区独有的人文风貌,不急不慢,潺潺而流。

有人说李娟的文字想要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有些是对环境的担忧和对生存的疑虑,有些是对勤劳人民的赞叹。也许文字背后的东西值得探讨,但我却更愿意沉醉在文字的表明,生活哪有那么多东西需要艰苦卓绝,需要极力呼吁?简单的文字,简单的描写,哪有那么多深度供你“显摆?”。

生活就是这么简单,放下暂时的功利,只是简单阅读,大自然值得敬畏,而生活值得品味。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